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章 千里截杀
    三天后,前往洛阳的水道上。

    宽阔的水面纵横里许,因骄阳初生显得雾气升腾,宛若朦朦胧胧的仙境。十数艘巨大的楼船航行在宽阔的水路上,缓缓拨开清澈的河水,发出舒缓的哗哗声。

    一阵清风拂过河面,带起一阵淡淡的馨香,不知是来自岸边的果树,还是湖泊中的青莲。

    高大楼船阁楼中,两道人影在阁窗前相视而坐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成熟冷艳,精致的瓜子脸没有一丝瑕疵,肌肤细腻更胜白玉,双眸狭长给人一种冷漠无情的感觉。她身着淡紫色长裙,身材性感而又妖娆,充满了成熟女性的美丽。此人正是江湖鼎鼎有名的高手,魔门阴癸派阴后祝玉妍!

    祝玉妍红润的樱唇微启,抿了口杯中热气腾腾的茶水,而后淡然地看向对面的长公主,平淡道:“本尊来迟,还望公主见谅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俏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,柔声道:“祝门主这是哪里话,能得到门主的相助,已经是妾身的荣幸。门主此时来的正是时候,何谈来迟之说?”

    祝玉妍神色平淡,道:“我们之间的交易,还望公主莫要忘记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眼眸中闪过一抹异色,俏脸上的微笑不曾发生任何变化。她玉手拂过垂在身前的秀发,微微陶醉地嗅了口杯中飘出的茶香,微笑道:“祝门主难道还担心小女子使诈不成,长生不老药之事门主自当明白真假才对。”

    祝玉妍明眸微动,看向水面上飘荡不定的雾气,陷入了失神。

    千年前,阴阳家曾炼制出数枚长生不老丹,当年大晋征伐东瀛时,曾在那里发现阴阳家的踪迹,以及长生不老丹的线索。可惜当年天纵奇才的光武帝历尽一生,也未曾找到长生不老丹的踪迹。

    若非数十年前有人在川府之地发现了不死人的踪迹,怕是依旧没有人会相信,这世上真的存在长生不老丹。

    可惜,悠悠数十载的光阴,不死人的踪迹惊鸿一现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其中所有的线索,都被人为的破坏了。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,人们才越发坚信长生不老丹的存在,以及传说中有着无数不死人大军存在的龙帝之墓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人找到龙帝之墓的线索,就如同没有人知道始皇陵何在,但所有人都坚信它们的存在!

    故而天下九州早有传闻,得龙帝之墓者,可得天下。得始皇陵者,可得永生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始皇陵中为何会有永生之谜,若是真的有永生存在,始皇帝为何会早早逝去。但所有人都愿意去相信,只因为那是千古一帝的始皇陵!

    祝玉妍想着,不动神色地瞥了眼长公主。

    始皇陵又藏在什么地方,为何连大晋皇室都不知道这个秘密。传闻只有大晋护国法师知道,可是百年前一战护国法师失踪,再也没有人知道始皇陵的秘密。

    难道其中真的隐藏着不可说的秘密,还是说传言始皇帝终究会归来,并非妄言!

    祝玉妍眼眸神光闪烁,心中却是不大相信这等预言。始皇帝若是会归来,天下何至于四崩五裂,大晋又何至于落入这般田地?

    两人陷入了沉默,阁楼中再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半响后,楼船的另一间房间中。

    祝玉妍眉头微挑,神色有些凝重地紧盯着婠婠,凝声道:“那人当真如此说?”

    婠婠见祝玉妍神色大变,心中蓦然生出几分微妙的感觉。难道那人说的是真的,天魔功当真残缺不全?

    她心中疑惑,也没有表现出来,恭敬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祝玉妍眉头紧皱起来,冷艳的面容变幻不定,似是陷入了沉思,又好像在考虑什么很重要的事情。她沉默了片刻,凝声道:“立刻追查此人的踪迹,一定要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婠婠闻言微愣,迟疑道:“师父,难道。”

    祝玉妍坐在了靠背椅上,玉手无力地扶着额头,叹道:“那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,如今除了少数人知道之外,不该有别人知道才对。五百多年前,我阴癸派圣女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,最终不仅导致圣门至宝邪帝舍利失窃,更是连累当初的门主身死。

    因为此事,我阴癸派的势力受到重创,镇派神功更是失去了最后两重。后来虽有先人将之补全,但终究还是差了许多。此人既然知道我阴癸派神功失传,极大的可能与当年那人有关。

    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此人,追回圣门失窃的至宝以及我阴癸派的镇派神功。”

    婠婠听到这里,才恍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阴癸派的镇派神功,早已经失传数百年的时间,难怪自己会没有耳闻。不过那人为何会知道,难道真的与当年那人有关?

    婠婠心中好奇,问道:“师父,当年那人到底是谁,竟然如此害我阴癸派,实在是可恨。”

    祝玉妍脸色冰寒如铁,眼中带着几分关爱地看了眼婠婠,冷声道:“此人名曰徐福,一身修为深不可测。婠儿日后若是碰到此人,定要小心为上。终有一日为师会练成天魔功,亲手手刃此人,为我阴癸派先辈报仇!”

    徐福?

    婠婠微微颔首,心中呢喃了几声,将此人记在心中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江南洞庭湖。

    洞庭湖碧波千里,一望无际的湖面在骄阳下反射着动人的明媚,宛若喜笑颜开的少女。鸟儿从湖泊上空飞过,带起阵阵欢悦的歌声。

    清风拂过湖面,荡漾起阵阵的漪涟,又带着淡淡的水草清香。

    一艘不到两丈的小船在湖面缓缓飘荡,也没有人掌控航向。若非其中传说的炊烟,怕是都要被人当成一艘无人的空船了。

    小船划破湖面,向着南方缓缓行去,当真是一副悠然出尘的景象。

    只是顺着小船向后看去,却能看到大片的死尸漂浮在湖面,将方圆数百米的湖泊染成了红色,依稀还有许多破碎的船只碎片随波追流。

    小船上,莫尘悠闲地依靠在甲板上,淡淡地瞥了眼满脸慈悲圣洁的师妃暄,随意地问道:“妃喧,这是第几批了?”

    师妃暄口诵往生经,听着莫尘的问话,叹道:“第七批了,此次前来的是道家人宗弟子!”

    “道家人宗。”

    莫尘呢喃一声,双眸冷漠地看向苍穹。

    第七批了,想来他们也快到了吧?

    道家人宗宁道奇,江南宋家天刀宋缺,净念禅院了空,慈航静斋梵清惠,不知此次到来的是何人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