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章 前往百越
    徐州城,长公主府邸。

    布置简约的客厅中,莫尘与长公主隔着矮案而坐,两人身前摆放着一方棋盘。其上烟白二子在每一个角落都厮杀的难解难分,以至于整盘棋显得凌乱不堪,而又充满了杀机。

    长公主从棋盘中回过神来,抬首看了莫尘一眼,微笑道:“外面都已经乱翻了天,公子还有雅致陪云裳下棋。”

    莫尘神色随意,不在意地笑道:“该来的总是要来,如今大局已定,长公主也该离开了吧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玉手拂过秀发,明艳的俏脸上露出动人的笑容,轻笑道:“和氏璧已经被长孙大娘等人安稳的送到洛阳,本宫等的人也都已经等到,确实是该离开这是非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的大军刚刚抵达徐州,想来那些自以为和氏璧还在自己手中的家伙,应该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贪婪。如今该来的大多已经到来,明日也是时候启程前往洛阳,等待那些家伙上钩了。

    就用你们的血,来重振我大晋声威!

    长公主脸上露出一抹冷色,不动声色地将一枚白子放在棋盘上,却正是陷入了烟子的围困。只是烟子一旦吃掉这些白子,看似获得了巨大的胜利,却有着全局倾覆之危。

    她微笑着看向莫尘,柔声笑道:“不知小女子这棋,可还入得公子眼中。”

    莫尘瞥了眼棋盘,深深地看向长公主,微笑道:“公主好气魄,如果这也算小女子的话,怕是天下九成的男儿都要羞愧吧。”

    莫尘也不得不承认,长公主的胆识与气魄,确实非凡人能比。

    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长公主千金之躯却敢拿自身为诱饵,故意引诱那些叛党分子出手,实在是难得。而且她明修浅道暗度陈仓,自己坐镇徐州等待宇文化及的到来,却暗中派人将和氏璧带往了洛阳,实在是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长公主微笑不语,似是接受了他的赞赏,又好似根本不曾在意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片刻,长公主突然问道:“公子明日可打算随本宫同往洛阳?”

    莫尘陷入了沉默,随后微微摇了摇头,叹道:“故人已经不在,前往洛阳又有什么意义。天下虽大,何处为家?”

    若是紫女还在,自己倒是可以前往洛阳,想办法借此机会重振大晋。

    只是紫女现在不知踪迹,即便是前往大晋又能如何,单凭一己之言也不会有人相信。而且如今天下形势复杂,不知潜藏了多少暗流。以自己现在的实力,面对天下高手也没有碾压的优势。

    倒不如趁此机会先完成盘古传承,到时天下何人可与自己匹敌。

    说来,始皇陵倒是一个不错的助力,可惜当年为了防备九天玄女复生捣乱,以及其他的有心人的寻找,将之藏在了苍穹上。而想要找到始皇陵必须凑齐三样东西,和氏璧、青莲剑、星盘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找到这些,即便自己知道始皇陵在天上也无能为力,只能估计大概的时间点在泰山之巅碰运气。

    不,或许还有一个办法,白凤!

    莫尘想到弄玉曾经收养的白凤,脸上露出了沉吟之色。

    自己离开之时,白凤已经有了成妖的迹象。而且它身怀凤凰血脉,如今应该还在世。如果能找到它的话,或许也能有一些用处,至少能得到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当年自己离开之后,白凤前往了南蛮百越之地。不知道千年时光过去,它是否还在南方那处。

    长公主听着莫尘的话,看到他脸上的伤感之色,眼中闪过一抹异色。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似乎不像在说谎,难道他真是师祖等待的那个人?

    不行,此事太过重要,看来只能回去再想办法了。师祖在世的消息绝对不能透露出去,否则那些人定然不会善罢甘休。而且以师祖现在的状态,哎。

    长公主叹了口气,不再去想这些。

    她沉吟几许,认真道:“如此本宫只能祝公子一切顺利,将来公子若是闲极无聊,可以来洛阳游玩一番。我大晋的大门,永远为公子的敞开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笑道:“借公主吉言,但愿此行能够一切顺利。至于洛阳,他日定然会前往拜访。”

    洛阳自然是要去,只是暂时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处理。

    一百年前紫女突然失踪,其中定然另有隐情,只是不知是九天玄女复生所为,还是这个世界的其他势力出手。这些消息或许长公主会有一些消息,只是以她的性格想来也不会告诉自己。但愿白凤能够知道一些消息,否则也只能前往洛阳再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翌日,莫尘驱使着马车,缓缓驶出了徐州城。

    城门处,长公主身着亮银色战甲,将曼妙的娇躯勾勒的越发有型。她透过车窗向莫尘望去,微笑道:“本宫在洛阳等着公子,祝公子此行一切顺利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颔首,笑道:“也祝公主此行顺利,希望公主能够狩猎到满意的猎物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闻言,俏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她瞥了眼莫尘身旁冷淡的师妃暄,轻笑道:“本宫在这里,也祝公子能够狩猎到满意的猎物。说来师仙子不仅是慈航静斋的圣女,更是天下少有的绝世佳人,公子日后可要怜惜一些才是。但愿下次再见到公子时,我们冷清高贵的师仙子已经能够尝到为人母的乐趣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蠢丫头,不是给她自己找老祖宗吗?

    如果师妃暄真的大了肚子,到时候可就有趣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娇笑声从远处传来,却见绾绾晶莹的玉足踏着一道雪白无暇的丝带,从远方飞来。

    她玉手轻掩红艳的樱唇,绝美的面容上满是美艳的笑容,咯咯笑道:“那慈航静斋之主梵清惠,二十年前可是天下第一美人,不知多少公子侠士为其着迷。公子若是有兴趣的话,不妨来个师徒双收,到时必然是一段江湖佳话。”

    婠婠说着,调皮地对师妃暄眨了眨眼睛,就好像人家很看好你们的呦。

    师妃暄听到这里,再也按耐不住心头的杀机。

    她能够忍受对自己的羞辱,但听到婠婠如此羞辱自己如同母亲般的师父,却是怎么都无法冷静下来。此时她脸色好似万载寒冰,死死地盯着婠婠,恨不得以目光将她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婠婠故作害怕地拍了拍胸口,娇笑道:“师仙子这是生气了,还是期待着能够师徒共侍一夫哩?咯咯。”

    婠婠说着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第一次逗弄师妃暄,但每次都能让她找到快感。

    莫尘摇了摇头,瞥了眼师妃暄满是怒色的面容,大笑道:“好,本公子日后定然会带着她们师徒,前往阴癸派拜访婠婠姑娘。”

    婠婠闻言,大眼睛眯成了两道月牙,开心地道:“若真到了那日,婠婠定然扫榻相迎。我阴癸派别的不敢说,这这调教不听话女人的手段可是多着呐。公子如果需要帮忙尽管开口,奴家一定会帮公子调教出两位贤妻良母。”

    莫尘不过随口说说,没想到婠婠真的来了兴致,不由好笑道:“小丫头,你的天魔功秘法残缺,有那功夫考虑调教师妃暄师徒,倒不如想想如何解决自身的麻烦吧。不说了,两位保重。”

    莫尘话音落下,马儿呼啸一声,向着远方疾驰而去,只留下两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婠婠柳眉紧皱,看着莫尘离去的方向,眼中闪过一抹疑虑。

    天魔功残缺?

    自己怎么不知道此事,而且他此时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