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章 故人,端倪
    徐州城,一处戒备森严的宅院。

    婠婠随意地坐在椅子上,玉手支着精致的香腮,如画的面容上满是灿烂的笑容。长公主姬云裳神色冷淡,安静地坐在她身旁,认真地听着婠婠的诉说。

    婠婠明眸微动,清脆道:“公主是没有看到师妃暄当时的表情,真是太有意思了!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晶莹的明眸弯成了两道月牙,嘴角也不由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长公主脸上露出一抹凝重,并没有因为师妃暄的遭遇而幸灾乐祸,反而沉重道:“师妃暄哪怕身中剧毒,绝对不是轻易屈服之人。此人能将师妃暄调教到这种程度,其诡异程度我们必须慎之又慎!”

    婠婠闻言,脸上露出几许正色,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莫尘的诡异,她心中自然明白。面对这突然蹦出来的陌生人,婠婠从来没有放松过警惕。

    长公主沉吟了几分,道:“此人既然已经来到宅院做客,我却是需要见上一见。不管此人到底是何方人物,我们现在都不能大意。”

    婠婠神色凝重,道:“公主说的有理,计划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,确是不能出了岔子。师父前些时日传来消息,已经快要抵达徐州城。到时,我们可将那些叛逆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柳眉微微皱起,似是陷入了沉思,又好像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婠婠见状,不由疑惑地问道:“公主可是还有什么疑虑?”

    长公主沉默了片刻,微微摇头道:“是有一些疑虑,不过还是要见到那人再说。若是可以,我们或许能够收获更大的果实。”

    婠婠闻言愣了一下,细如月牙般的柳眉不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长公主才没有说的明白,但她已经隐隐猜到了一些。按照原来的计划,当是长公主以和氏璧为诱饵,引诱那些心怀不轨的叛逆赶到徐州城,将之一网打尽!

    只是现在看来,长公主显然是想要利用师妃暄的存在,引诱慈航静斋等正道更多高手到来!

    婠婠不得不担心,事情若是闹得太大,到时恐怕会功亏一篑,甚至将自己等人也扯进去。此事当见好就收,实在是不易太过贪婪。

    长公主没有再解释,身姿曼妙的离开了房间,向着前院的客厅走去。

    前院客厅。

    长公主与莫尘隔着一张茶几而坐,师妃暄乖巧地立在莫尘身后,就好像忠诚的侍卫。对于师妃暄明显不同的表现,长公主不由为之侧目,眼中越发多了几分凝重与警惕。

    莫尘的手段太过诡异,也让她完全无法理解。她不知道师妃暄到底经历了什么,才会变成这副样子。但长公主明白,那必然是极其惨痛的经历,否则以师妃暄的心性绝对不会如此!

    长公主脸上露出淡淡的浅笑,神色温和地打量了莫尘一番,微笑道:“本宫听闻公子欲前往洛阳探亲,不知是哪方认识。若是有本宫能够帮上忙的地方,公子切莫客气。”

    莫尘紧盯着长公主,神色微微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千年时光,埋葬了太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说起来,此女虽然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,却也算是自己的后人。

    莫尘想到过去的时光,不由轻叹了口气,眼神深邃地摇头道:“多年未曾相见的故人,也不知是否还在洛阳。或许,公主真的能帮上一些忙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看到莫尘的眼神,心中总有一些怪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听到莫尘的最后一句,也没有功夫去理会对方眼神的意思,心中多了几分欢悦。她不怕莫尘开口请求帮忙,更担心对方不想与自己明言。

    对长公主来说,这是一个让莫尘为自己所用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长公主眼眸亮了起来,精致的俏脸上多了几分笑容,温和道:“只要本宫能够帮得上忙,公子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莫尘沉吟的几许,有些迟疑地问道:“我曾经有一位故人,在洛阳玉蟾宫中修行。只是多年未曾联系,也不知现在如何。”

    玉蟾宫!

    长公主听到玉蟾宫的名字,清澈的明眸不由为之一缩,闪过些许的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她有些怀疑,又有些惊愕的看着莫尘,疑惑地问道:“玉蟾宫早在百多年前就已经毁灭,公子是不是记错了名字?”

    莫尘叹息一声,脸上露出淡淡的伤感,没有再言语。

    自己离开之前,紫女一直在玉蟾宫中修行。以她的性格,想来不会轻易离开玉蟾宫。虽然时光悠悠上千年,自己本就没有报太大的希望,但未曾想到连玉蟾宫都已经没了。

    莫尘沉默片刻,略带无奈地叹息道:“时间,最是无情之物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眼中闪烁着异色,看向莫尘的眼神多了几许复杂。她神色温和,柔声安慰道:“本宫见公子似是有些累了,不妨先到客房去歇息一番。”

    莫尘点了点头,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紫女不知所踪,他一时间竟不知自己该去找谁。如今他需要好好的考虑一番,接下来到底该如何行事?

    一刻钟后,后院。

    长公主满脸失神地立在一棵梧桐树下,晶莹如玉的俏脸上露出些许的茫然与复杂。

    难道真是祖师说的那个人回来了!

    可这又怎么可能,都已经多少年了。若不是他的话,玉蟾宫。

    长公主心思纷乱,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。她只感觉心头乱糟糟的,久久无法凝神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她身后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婠婠随意地走到长公主身后,见她复杂万分的神色,俏脸上不由多了几分好奇与疑惑。

    哪怕是当初知道和氏璧的出现会引动天下风云,勾引八方强者纷纷来袭,长公主都未曾露出这般神色。可是她与那个男人到底说了什么,竟然会变得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长公主深吸了口气,见婠婠好奇的神色,沉声道:“那人自称,欲前往洛阳玉蟾宫探亲。”

    玉蟾宫!

    婠婠听到这里不由一愣,满脸诧异地惊呼道:“怎么可能,那里不是一百年前就已经毁了吗?”

    长公主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,同样满脸疑惑之色,不解道:“千年以来,那里只有护国**师一人居住。此人若是前往玉蟾宫探亲,莫非是与护国**师相识?”

    婠婠满脸迷茫,也给不出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片刻,不解道:“对方只要不是失心疯,断然不会说出这种蠢话才对。毕竟当年玉蟾宫毁灭之事,可是轰动了整个天下!

    若非玉蟾宫毁灭,这天下也不会这般乱局。不过也不排除此人故意扰乱视线,长公主还是要慎重为好!”

    长公主有些失神地点了点头,似是在想什么心事。她沉默了片刻,突然开口道:“依婠婠看,他有没有可能与护国**师相识?”

    婠婠闻言,满脸惊愕地看向长公主,晶莹的明眸瞪成了铜铃,就好像在问长公主是不是失心疯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