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章 婠婠
    只见莫尘话音落下,师妃暄突然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玉手在桌面轻轻一拍,一根竹筷从竹筒中弹了出来。而后只能一声清脆婉转,又带着些许无奈的叹息传来:“去。”

    那根竹筷宛若离弦之箭,散发着淡淡的神芒,向着人在半空的江南儒生杀去。

    “嗤。”

    众人只听一声嗤响传来,就见江南儒生宛若被烈马撞到,向后方倒飞了过去。他飞出丈许之远,重重地摔在地上,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,引起所有人的注目。

    只见江南儒生无力地摔倒在地上,握剑的右手上插了一根竹筷,将之完全洞穿。鲜血潺潺而下,将他身上的衣衫沾染的满是鲜血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到江南儒生的惨状,不由倒吸了口冷气。

    他们小心的看向师妃暄,眼中满是惊骇之色,又带着淡淡的茫然。江南儒生可是年轻一代有名的高手,竟然被人轻而易举的击败,此人的修为简直可怕到了极点!

    这般人物,难道她真是慈航静斋的师仙子!

    众人想到这里,不由看向神色淡然的莫尘,脸色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此人,又是谁?

    就在众人心中不敢置信的时候,一道清脆的娇笑从窗外传了进来。那声音带着奇特的韵律,让人忍不住心中升起绮丽的幻想,又好像能勾起人心中最本能的**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侧首,向着声音的来源望看去。

    却见一位身姿曼妙的绝世美人,优雅地坐在窗户上。

    她洁白无暇的俏脸散发着淡淡的荧光,比之羊脂白玉更胜一筹。那晶莹的明眸盼兮,宛若一汪动人的春水,玲珑的琼鼻微皱,引动绝美的俏脸荡漾起淡淡的皱纹,让人不由担心会留下一缕皱纹,破坏美如梦幻的景象。

    美人依靠在窗户旁,晶莹的玉足完全暴露在空气中,精致的宛若雕塑大家的作品,让人恨不得把玩一番。

    她晃动着玉足,俏脸含笑地看向师妃暄,娇笑道:“在这小小的江湖之中,谁不知道江南儒生爱慕仙子近乎痴魔。未曾想到师仙子这般狠心,为了新欢竟如此对待自己的爱慕者,真真是让人心寒哩。”

    婠婠说着,看向师妃暄的眼神满是调笑与嘲讽。

    师妃暄神色冷漠,就好像没有看到婠婠的调笑。她神色冷漠地看向莫尘,平淡道:“启禀主人,奴婢已经完成主人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莫尘神色温和,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婠婠见状,满脸愕然地看向师妃暄,转而看向莫尘的眼神多了些凝重与警惕。此人到底施展了何等手段,竟然让师妃暄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以师妃暄的傲气,在大庭广众之下称呼别人主人,绝对是难以想象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几人陷入沉默的时候,江南儒生从地上站了起来,满脸失神地看向师妃暄。他沉默了片刻,突然昂首大笑起来,眼中挂着晶莹的泪水,披头散发地向着酒楼外跑去,高喊道:“假的,全都是假的,你不是她,不是她。”

    江南儒生哭着笑着,一路不是跌倒几次,跌跌撞撞地跑出了酒楼,转眼就没有了踪迹,只剩下那凄厉的声音在街头回荡。

    他那凄厉的声音将众人惊醒,让他们脸色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片刻后,众人纷纷离去,酒楼转眼就空出了大半,只剩下莫尘与师妃暄等人。

    婠婠嘴角微翘,精致无暇的俏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直接坐在了莫尘对面。她随手拿起一双筷子,笑道:“因为时间太急,婠婠还未来得及吃饭哩。不知公子介不介意,这桌再多出一人。”

    莫尘神色温和,看了她一眼,微笑道:“你请客。”

    婠婠闻言愣了一下,不由掩嘴轻笑,娇媚万分地瞥了莫尘一眼。

    此人还真是有趣,也不知是哪家的高徒。不过对方的实力,实在是不能小觑。当日师妃暄可是中了剧毒,现在竟然宛若没事人一样。想来那毒,定是此人为她解去。

    如今徐州城风起云涌,江湖各路人马聚集于此。

    此人这般招摇,也不知到底有何目的。长公主的计划已经到了关键处,却是不能让此人坏了公主的计划,乱了我圣教的布置!

    婠婠想到这里,脸上的越发明媚。

    她淡淡地瞥了眼师妃暄,轻笑道:“你这奴儿,当真是不识礼数。奴家可是你家主人的客人,你竟不知招待客人,实在是失礼。你若是人家的奴婢,妾身定要将这没用的奴婢卖入青楼之中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神色冷漠,拿着酒壶的玉手攥的指骨发白。

    只听砰的一声,那白玉般的酒壶被捏的粉碎,酒水顺着她的玉手流淌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师妃暄凛冽地看向绾绾,晶莹的明眸中充满了杀机!

    她能忍受莫尘的羞辱,那是因为秘法的限制,但面对慈航静斋的宿敌,自己命中注定的敌人,却是怎么都冷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莫尘见此,神色平淡地看向婠婠,随意道:“以姑娘的身手,想来也不是普通人,何必为难我这奴婢?姑娘若是有事,不妨直接说出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婠婠闻言微愣,有些惊愕地看向莫尘。

    这人,竟然不识得自己?

    想我婠婠虽然不说名动江湖,但名气也不比师妃暄那家伙弱。不对,这家伙或许是故意为之,装作不认识奴家哩。

    婠婠心中想着,只感觉莫尘越发的神秘,让人完全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她烟白分明的明眸微转,笑道:“妾身长公主麾下婠婠,不知公子可有兴趣前往府上做客?”

    莫尘嘴角微微翘起,微笑道:“你就不怕,我为你带来灾难?”

    婠婠娇媚地瞥了眼师妃暄,俏脸上的笑容妩媚动人,轻笑道:“这样的麻烦,我圣教可是巴不得多来一些。只是公子这般招摇,难道不怕引起慈航静斋反噬。要知道慈航静斋假借天意,可是号称正道魁首。就连那道家人宗掌门宁道奇,都为慈航静斋的美人倾心,甘心为其效力。”

    莫尘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,毫不在意地说道:“我,在等着他们!”

    婠婠闻言,明眸中闪烁着异色。

    此人,果然别有目的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