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章 师仙子这般打扮,还差一点东西!
    莫尘闻言愣了一下,不由有些诧异地看向师妃暄。他沉默了一下,嘴角微微翘起露出淡淡的笑容,温和道:“你,永远无法与她相比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没想到莫尘会给出这种答案,不由眼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她没好气的白了莫尘一眼,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之前想说的话也咽了下去。这个男人绝对是一个混蛋,还是完全不解分情的混蛋。

    师妃暄心中不爽,白了莫尘一眼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莫尘见此,随手挑起师妃暄精致的下巴,平淡道:“一个女奴,如何能与公主相比。”

    对于师妃暄的打算,莫尘心中隐隐也能猜到几分。这个女人可不是简单的人物,其心性与谋略绝对不容小看,更何况慈航静斋还有以身饲魔的传统。

    师妃暄听着莫尘的话,脸色不由冷了下来,眼神中透着淡淡的恼怒与羞愤。她大口喘着粗气,身前的高耸微微颤抖,侧首不再去看莫尘。

    莫尘微微一笑,不再理会她。

    师妃暄的感觉,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。他如今只为完成两个目的,一是为大晋长公主解围,另一个则是以师妃暄为诱饵,吸引天下高手来袭。

    盘古传承的任务,莫尘可是早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完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徐州城一处大宅院。

    婠婠慵懒地坐在客厅主位,晶莹的玉足在半空晃荡,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。她诧异地看向城门守将,惊讶道:“你说什么,有人将师妃暄收做了女奴,而且还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口承认。”

    城门守将满脸苦笑,无奈道:“师妃暄虽然是叛逆,但其风华绝代让人难以忘怀,小人绝对不可能看错!”

    若非亲眼所见,他也难以相信,慈航静斋的师仙子竟然会当别人的女奴!

    只是事实摆在眼前,由不得他去怀疑。

    婠婠满脸笑容,秋水般的明眸荡漾的开怀的笑意,心中充满了好笑与兴奋。

    堂堂慈航静斋的师仙子,竟然成了别人的女奴,真是太有趣了!

    想来慈航静斋的人得到这个消息,脸色一定会非常有趣。这些自语正道的家伙也有今天,真是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不过此事似乎有些奇怪,此人到底想要干什么,竟然在大庭广众下羞辱师妃暄。以慈航静斋的实力,对方此举不亚于自杀。

    除非对方有自信,能在以慈航静斋为首的正道势力追杀下逃生。可是这般强大的高手出现在江湖,以前不该没有消息才对。

    婠婠想到这里,黛眉不由皱了起来,却是想不明白莫尘的目的与身份。

    看来此事还需要自己亲自走一遭,不过能看到师仙子落魄的样子,也是一件趣事。

    徐州城,一处客栈。

    此时本该喧闹的客栈,却是寂静的让人不安。若是以为因为其中无客,才会这般景象,那可就大错特错。当走进去才会发现,其中早已经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只是众人默默地垂首吃饭,同时小心地看向二楼,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却见在二楼靠窗的位置,莫尘带着师妃暄坐在那里。师妃暄当真犹如乖巧的女奴般,立在他身旁为他斟酒夹菜。而莫尘仅仅是坐在那里,享受着师妃暄的侍奉。

    客栈中不乏江湖之人,早在两人刚刚进入酒楼的时候,就有人认出了师妃暄的身份。故而众人虽然没有说话,但那不可思议的眼神,与目瞪口呆的神情,却是暴露了他们内心的震动。

    他们之前只以为师妃暄是与哪家公子相约而游,全然没有想到会看到这般不可思议的景象。毕竟那可是堂堂慈航静斋的圣女,江湖中鼎鼎有名的仙子,怎么会如同奴婢一般伺候人。

    莫尘两人好似没有看到其他人的异色,大大秀了他们一脸的狗粮。

    他将杯中酒水饮尽,侧首看向师妃暄,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番,笑道:“师仙子的这副打扮,却还差了一点!”

    师妃暄柳眉微皱,冷淡的看向莫尘。

    她心中明白,对方当众说出这种话,一定是又想到了什么办法羞辱自己。她虽然心中不甘,但面对莫尘的控制却也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冷声道:“公子以为还差点什么?”

    莫尘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,神色平淡道:“还差一只项圈,就更加符合仙子的身份了!”

    师妃暄听到这里,不由神色大变,满脸怒色的看向莫尘!

    这家伙,把自己当成了什么,宠物、牲口?

    她心中气急,恨不得将莫尘碎尸万段,但是面对根本无法抵抗的控制,却只能俏脸带着淡淡的笑容,回应道:“公子说的极是,妃喧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话音刚落,酒楼中瞬间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众人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两人,一个个就好像看到了外星人一样。这真是那个风华绝代的慈航静斋师仙子,不是低贱的暗娼!

    “不,这绝对不是师仙子。”

    “师仙子风华绝代,更是慈航静斋的圣女,如何会说出这般低贱的话语。怕是最下贱的娼妓,也说不出这等不要脸的话语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故意装扮成师仙子的面貌,干出这般下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片喧哗,有人满脸茫然的与周边众人低语。有人直接站了出来,满脸怒色地看向莫尘两人,紧盯着师妃暄怒喝道。

    莫尘见众人的反应,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瞥了一眼神色冷漠的师妃暄,轻笑道:“看来有人怀疑妃喧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还没有开口,之前跳出来的儒生满脸怒色,抽剑向着两人斩去。

    他纵身跃上半空,宛若大鹏展翅般轻盈,速度之快让人只能看到一缕流光。长剑撕裂空气,发出慑人心神的呼啸,摧残的剑芒宛若神兵利器,让人观之胆寒。

    “是他,江南儒生念流水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,此人可是江南有名的年轻高手。据闻他曾经公开说过,此生非师仙子不娶,难怪会如此失态。”

    众人见那儒生犀利的动作,顿时有人认出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莫尘面对破空而来的剑芒,神色平淡毫不在意。他轻轻晃动手中的酒杯,望着其中荡漾着碧波的美酒,平淡道:“妃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