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章 仙子落难
    师妃暄闻言,差点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教我什么叫江湖险恶!?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乘人之危,好不好!

    师妃暄差点被莫尘气哭,但终究还是带着几分期待,希望对方只是与自己开玩笑。毕竟以自己现在的状态,莫说想要将对方击杀了,根本就连动个手指头都苦难无比。

    对方若是真的想要做什么,自己可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她心中忐忑不安,神色僵硬地低声笑道:“公子莫要与妃喧开玩笑了,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说着,俏脸上浮现两抹娇艳的羞涩,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。想她堂堂慈航静斋圣女,江湖正道有名的青年才俊,如何能说出那等污秽的字眼。

    女奴什么的,太可耻了有没有!

    莫尘放下书卷,随手挑起她精致的下巴,神色淡然地紧盯着那双明眸,平淡道:“你看本尊的样子,是像在和你开玩笑嘛?”

    师妃暄望着莫尘冰冷的神色,以及宛若星空般深邃的双眸,不由心神一阵颤抖。

    她从未见过对自己如此冷漠的眼神,在他眼中自己不再是江湖称颂的慈航静斋圣女,也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人,甚至都称不上一个人吧?

    他,真的会杀了自己!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危机冲击着心灵,让师妃暄放弃了微弱的幻想。她贝齿紧咬樱唇,充满绝望地看向莫尘,冷声道:“我师妃暄纵然是死,也不让你这等邪魔得逞。”

    死!

    莫尘嘴角微微翘起,脸上多了一抹冰冷的笑容。他斜睨了师妃暄一眼,探手向着她的头顶抓去,冷笑道:“死,有时候只是一种奢望。在本尊面前,哪怕你心中万分不情愿,但你的身体依旧会很诚实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师妃暄听到莫尘的话语,看着他的动作,满脸惊怒地怒斥道。

    只是她话音未落,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,就感到一股可怕的意志冲入自己的心神,而后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徐州。

    徐州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,在如今这个乱世更是备受关注。

    大晋皇室权威衰落,虽还能勉强控制长江到黄河的大部分区域,但在一些边缘地区也只是一个形式。当然,在徐州这种兵家必争之地,大晋皇室还是有着相当强大的力量,足以镇压宵小叛逆。

    巍峨的城门处,有上百全副武装的大晋士卒把守。他们个个透着森寒的煞气,显然不是一般的士卒可比。

    在城门外,因为守卫的严密检查,有上千人在此等候。

    “这是发生了什么事,怎么检查突然这么严格了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怎么回事,听说前段时间长公主殿下在扬州遇袭,若非殿下运筹帷幄,早已经有了安排,差点可就出事了。现在殿下来到了徐州城,检查自然是严密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还有这回事?”

    “哼,这算什么。你们可知,当初袭击殿下的都是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哦,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隐情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隐情,据闻当初袭击殿下的有慈航静斋圣女师妃暄,南蛮妖族圣子龙且,江淮大寇李子通、杜伏威等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怎么会有这么多高手?

    慈航静斋圣女师妃暄,那可是江湖鼎鼎有名的青年高手,更是无数青年才俊疯狂追求的仙子。妖族圣子龙且生性残暴,但一身实力甚至可以堪比老一代的人物。江淮大寇更是了得,不仅自身实力不凡,手下更是高手如云。这些高手同时袭击长公主殿下,难道又是大事发生不成?”

    “听说长公主殿下寻到了和氏璧的踪迹,这些人,哎。也不知道长公主殿下如今怎样,但愿一切安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,安好,你们也太小看长公主殿下了。

    此战李子通、杜伏威等人受到飞凤军的埋伏,只有少量精锐逃了出去。南蛮圣子龙且被长公主殿下手刃当场,慈航静斋圣女师妃暄不知所踪。长公主殿下不过是略施小计,就灭了这些叛逆。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喧闹的时候,一辆普通的马车缓缓驶入城门处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,立刻停下。”

    城门守卫挡在马车前,一手按在刀柄上,神色冷漠地注视着马车,冷喝道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却见马儿不耐的打了个响鼻,乖巧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后车帘被缓缓拉开,露出一张宜喜宜嗔的绝世容颜,正是被世人认为失踪多时的师妃暄。她神色淡然地跪坐在马车一侧,宛若侍奉主人的侍女。

    在马车内侧,莫尘身着烟色长袍,神色淡然地依靠在车厢上。

    城门守卫看到师妃暄,握住刀柄的右手蓦然一紧,眼中闪过一抹震惊。

    师妃暄!

    她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莫尘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,温和道:“我主仆二人远道而来,乃是为了前往洛阳探亲,不知将军可否行个方便?”

    主仆二人?

    城门守关满脸茫然,有些诧异地看向神色平淡的师妃暄,心中不由多了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认错了,她并不是师妃暄?

    守将眉头紧皱地看向师妃暄,紧握刀柄的大手上青筋微微跳动,问道:“她是何人?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一笑,瞥了眼神色冷漠的师妃暄,随意道:“妃喧,人家可是在问你是名字,怎么能这么没有礼貌?”

    妃喧,师妃暄!

    守将闻言脸色大变,猛然退后一步,吼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只是他话音未落,师妃暄神色平淡,眼中却充满羞愤地低声道:“妾身慈航静斋师妃暄,如今只是主人的女奴!”

    莫尘脸色微冷,哼道:“妃喧,主人如何教你的。作为一只乖巧的女奴,对待朋友要露出如沐春风的笑容。你这般哭丧着脸,可是忘记了规矩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娇躯微颤,眼中闪过一抹惊恐之色,脸上露出僵硬的微笑。

    守将正欲喊人将两人拿下,听到师妃暄的自我介绍,以及莫尘毫不留情的训斥,脸上顿时满是懵逼之色,后面的话也不由咽了下去,傻傻地骂道:“我日!”

    这他娘什么鬼,慈航静斋的师仙子,怎么就成了别人的女奴?

    师妃暄声音虽小,但莫尘的声音却相当洪亮。而且城门处人满为患,故而几人的话语被很多听到。

    一时间,城门处一片死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