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章 傻丫头,本尊教你什么叫江湖险恶!
    那声音刚刚落下,却见一道人影自远方而来。

    其身材高挑,娇躯凹凸有致,算不得多火爆,却也充分的展现了女性的柔美。她面容精致宛若画中仙,肌肤晶莹更胜羊脂白玉,眉心处一点殷红的莲花印记,为她平添了几分的圣洁。

    那双眸子晶莹平淡,宛若世间一切都已经不被其放在心上。高挺的鼻梁秀气而又不失坚毅,与小巧的樱唇相映成辉。

    她脚踏一朵粉色莲台,自天边飘然而来,充满了飘渺的仙气。

    姬云裳立在马车上,冷着脸看向疾驰而来的佳人,冷笑道:“师妃暄,用不着在本宫面前装模作样。和氏璧本就是我大晋世代相传的印玺,为何要交给尔等叛逆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神色淡然,瞥了眼姬云裳,平淡道:“和氏璧象征天意,乃是人主之物。大晋龙脉已断,天意已失,何必逆天而行。长公主是聪明人,自当明白天意不可违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姬云裳长裙飘飘,秀发在寒风的吹拂下在空中飘舞。

    她听着师妃暄的话语,脸上露出一抹不屑与冷漠,坚定道:“天意,那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我大晋皇族从不信天意,更不信你们这些自语正道之人口中狗屁不通的万民之意。天若灭我,我便逆天而行。民若叛我,我便屠戮众生!”

    师妃暄神色微变,眼中多了一抹杀机。

    大晋长公主,果然不愧是大晋帝国的柱石,其心性之坚定简直比男儿还要可怕。万幸她是女儿身,将来不可能继承大晋帝位。不过此人太过危险,若是不能将之早早除去,将来怕是会有麻烦。

    师妃暄心中多了几分杀机,神色冷漠道:“和氏璧蕴含天下万民的大志愿,以及天地加持的大意志。任何人在和氏璧十丈之内驱使真元,都会有陷入走火入魔的危险。公主带着和氏璧逃了这么远,不知还有几分功力?”

    姬云裳神色微变,冷声道:“杀你,足够了!”

    她说着,随手将盛放着和氏璧的木盒放在车顶,而后足尖轻轻一点,化作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向着师妃暄杀去。

    金龙腾空而去,可怕的威势让方圆里许的天地为之一寂,无数野兽颤抖地跪在地上,飞鸟从半空中僵硬的坠落在地,竟是被活生生吓死。

    师妃暄黛眉微蹙,低声道:“大晋皇室的皇道龙拳,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等的武学。”

    剑气长河!

    师妃暄虽然心惊姬云裳的实力,却也丝毫不畏惧。她玉指轻捏剑诀,身前凭空出现一道百丈剑气。

    剑气凛冽森寒,又宛若山峰从天而降,向着威势惊人的金龙斩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龙爪与剑气相撞,发出一声闷雷般的巨响。

    却见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在半空扩散开来,带起可怕的狂风向着四面八方呼啸。直道两旁高大的树木宛若受到重击,在一声声沉闷的巨响下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两人转眼交手十数招,姬云裳的动作不知为何微微一顿,被师妃暄一剑斩在脊背上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金龙昂出痛苦的龙吟,宛若从天而降的流星般向着远方坠去。

    师妃暄见状,眼中闪过一道寒芒,正打算追上去赶尽杀绝。却见一道人影从远方疾驰而来,向着马车上的和氏璧抓去。

    那道人影身着烟色纱裙,娇艳的面容始终挂着浅笑,明眸盼兮好似情人低语。

    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那晶莹的玉足,在灿烂的骄阳下闪烁着淡淡的荧光,宛若名家以最极品的美玉雕琢而成,让人忍不住想要细细把玩。

    师妃暄见到来人,不由神色微变。

    绾绾!

    绾绾玉手轻掩樱唇,桃花般娇艳的面容上带着浅笑,得意笑道:“咯咯,绾绾多谢师仙子,这份大礼我阴癸派可就收下哩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玉臂轻轻一挥,手臂上的丝带宛若灵蛇般撕裂虚空,向着车顶的木盒抓去。

    师妃暄冷哼一声,玉手对着下方轻轻一挥,一道凛冽的剑气破空而去,向着绾绾杀去。

    剑芒速度太快,绾绾若是继续抓向和氏璧,就必然要被剑气所伤。可她若是转而抵挡师妃暄的攻击,则又无法获得和氏璧。

    绾绾终究不是普通人,没有被宝物迷糊心智。她纵身向后跃去,灵蛇般的水袖向着森寒的剑气而去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两者相撞,发出金铁交击的声响。

    绾绾闷哼一声,不自觉地退后两步,才算散去了师妃暄的劲气。当她回过神来,却见师妃暄已经立在马车上。那方珍藏着和氏璧印玺的木盒,也已经落在了师妃暄的手中。

    绾绾神色微变,而后玩味地看向师妃暄,娇笑道:“人家早就听闻师仙子冰雪聪明,那仙子不妨猜猜你手中的到底是何物?长公主早知道师仙子要来,可是特意准备了一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闻言微愣,感应到木盒中那股诡异的气息,以及体内开始躁动的真元,断定绾绾不过是想要诈自己。

    这世间除了和氏璧,难道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有这般诡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就在师妃暄心神微动的时候,突然一道针刺的感觉从掌心传来。同时伴随着掌心的针刺感,她体内的真元蓦然沉寂下来,身体渐渐变得无力起来。

    师妃暄感应到身体的异变,顿时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不对,中计了!

    逃!

    师妃暄没有丝毫犹豫,将木盒向着远方抛去。却见她以手为笔,在虚空书写着神文,转而身体蓦然化作漫天金色的蝴蝶,凭空消失在众人眼中。

    绾绾见此,不由眉头紧皱,冷哼道:“哼,道家人宗的梦蝶之遁,宁道奇这老不死的还真是舍得。”

    算了,她中了我阴癸派的九阴寒毒,以后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。还是要尽快与长公主回合,不知其他的计划进行的如何了。

    绾绾探手抓住和氏璧,纵身向着远方掠去。

    至于那辆孤零零的马车,从头到尾都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。只是绾绾并不知道,她恨不得将之大卸八块的师妃暄,此时正在马车之中。

    师妃暄躺在马车中,感应到绾绾离去的气息,忍不住轻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转而看向莫尘,苍白的面容带着歉意,低声道:“多谢公子相救,才让妃喧免去落入恶人之手。”

    莫尘神色淡然,随手放下手中的书卷,打量着师妃暄柔软的面容,而后微微颔首:“不错,长得还算标志,倒也有资格当本尊的女奴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闻言先是一愣,随后目瞪口呆地看向莫尘,清澈的明眸微微眨动,就好像在问是不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女奴,我堂堂慈航静斋圣女给你当女奴!?

    莫尘斜睨师妃暄呆傻的神情,平淡道:“傻丫头,本尊今天心情不错,教你什么叫江湖险恶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