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章 大晋长公主
    叶芷青见莫尘满脸认真,反而多了几分羞涩。她摆手道:“公子客气了,小女子只是随便说说。如果芷青说错了什么,公子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摇头,感慨地叹道:“世事沧桑变化无常,故人早已不知去向。姑娘之言倒不是没有道理,人总是要向前看。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,那消瘦的人影喘着粗气从外面跑了过来。他怀中抱着一个厚重的蓝色包裹,透过包裹的缝隙,能够看到其中四四方方全都是各种书籍。

    他跑到莫尘身前,将厚厚的书籍摆在桌子上,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,恭敬道:“公子,您要的书全都在这里。小人跑了四家书店,才算把它们找齐嘞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从怀中拿出鼓鼓囊囊的小钱袋,双手捧在身前,道:“所有的书共花了六两银子,这是剩下的银钱,公子可以点点。”

    莫尘随手拿起摆在最上方的史记,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平淡道:“后面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,这些钱你就先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莫尘说完,随意地翻开厚厚的史记,旁若无人地观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人闻言,满脸笑容地将钱袋再次放入怀中,心中充满了喜悦。哈哈,我老六终于交了一次好运,这次看来是找到了大主顾。

    叶芷青诧异地看了莫尘一眼,瞥了眼桌子上厚厚的各种书籍,心中忍不住嘀咕一声:“还真是一个怪人。”

    她心中疑惑,但终究不是好奇之人。

    毕竟两人只是萍水相逢,叶芷青虽然初出江湖,但也不会傻到追问太多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赶快找到长公主,也不知道扬州的形势如何了。

    叶芷青从莫尘身上收回目光,想到扬州近来诡异危险的形势,不由柳眉微微皱了起来,脸上露出些许的担心之色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扬州一处奢华的大宅院。

    宅院占地数万平方米,三进三出的大宅子说不出的气派。高大的红色院墙,透着喜庆的气息,又带着几分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走入宅院之后,却能发现其中三步一岗五步一哨,在隐秘的角落中还隐藏着小巧的墨家机关兽,其防守的严密程度简直让人头皮发麻。怕是当世第一流的高手,也无法轻易闯入其中。

    客厅中,两道人影隔着一张矮案而坐,其中一人正是离开了酒楼的叶芷青。

    另一人面容精致冷艳,鹅蛋脸上光洁无痕,肌肤细腻更胜白雪。

    她双眸开合间精芒闪烁,宛若出鞘的利剑般犀利,让人不敢与之对视。一袭淡紫色的劲装,将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勾勒。乌烟的长发盘成发髻,缕缕青丝垂在肩头,让她看起来又多了几分柔美。

    叶芷青打量少女一番,眼中多了几分赞叹。

    世人皆道大晋长公主姬云裳有人主之资,若非因为其是女流之辈,甚至有希望登临九五之位,重振大晋山河。

    可惜了。

    叶芷青看着英姿飒爽的姬云裳,想到大晋皇室如今的乱局,不由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姬云裳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温和道:“本宫早就听闻,公孙大娘门下的七位弟子个个钟天地灵秀,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。如今见到芷青小姐,方知传闻不假。”

    叶芷青微笑道:“芷青何德何能,敢在长公主殿下面前自称奇女子。这世上若有奇女子,怕是唯有长公主殿下与大周武媚娘公主可言了。”

    姬云裳听到武媚娘,眼中闪过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她转而醒悟过来,现在可不是讨论武媚娘的时候,微笑道:“芷青过谦了,不知公孙大娘如今在何处?”

    叶芷青眉头微皱,凝重道:“师父在扬州城外发现了南蛮妖族的踪迹,担心可能会出现其他的变数,所以特意去查探一番。”

    妖族,它们也敢来凑热闹!

    姬云裳柳眉倒竖,眼中闪烁着凛冽的杀机。

    叶芷青见姬云裳脸色难看,不由露出淡淡的担忧,低声道:“根据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,慈航静斋当代圣女师妃暄也在路上,不日将要抵达扬州一代。据说慈航静斋已经放出话来,大晋龙脉已断乃是天命,执掌和氏璧是祸非福。”

    姬云裳脸色阴冷无比,身上气息突然暴涨,宛若燃烧的火焰般刺目。一股沉重的压力四散开来,两人身旁的矮案因为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,在一声轰鸣中化作漫天碎片。

    “慈航静斋!”

    姬云裳一字一顿地冷声道,脸上杀机凛冽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三日后,扬州城前往洛阳的官道上。

    骄阳高挂苍穹,散发着炙热无比的气息。一辆普通的马车在平坦的大道上缓缓前行,壮硕的青山马行走间不时打个响鼻,好似对现在慢悠悠的速度感到不满。

    莫尘坐在马车中,细细地翻阅着史记,回想起这几天收集到的消息,不由发出淡淡的叹息。

    千载光阴逝去,这个世界的变化实在太大。曾经一统亚欧大陆的大晋帝国,现在却只能勉强控制黄河与长江之间的淮河流域。即便是如此,大晋的政令离开神都洛阳,也要打上一个折扣。

    眼下不说浩瀚的亚欧大陆,单说这神州大地,超过大晋的势力都不止一手之数。

    就在莫尘陷入沉思的时候,一道人影从半空疾驰而过,那呼啸而过的巨大风声,以及凛冽可怕的气息,让拉车的青山马不由陷入惊慌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马儿发出一声惊恐的嘶吼,惊慌失措地向着官道下逃去。马儿突然加快的速度,让马车发出难听的吱吱声。

    半空中。

    姬云裳手持一方尺许的紫檀木木盒,脸色难看地从半空中落了下来。她瞥了眼下方惊慌失措的马儿,径直地落在了马车车顶。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,却见之前还惊慌失措的马儿,竟好似感应到了什么,突然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马儿昂出高鸣,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着远方奔驰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飘渺无痕的冷哼从后方传来:“长公主何必如此,妃暄只为和氏璧而来。公主若是肯交出和氏璧,妃萱定然不会再多做打扰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