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章 七秀坊
    始皇帝一千零七年,神都洛阳。

    洛阳作为千年古都,见证了大晋的诞生、繁荣与衰落。

    虽然如今的洛阳早已经不是天下中心,但其繁华热闹依旧,不曾因九州的纷乱而落寞。

    夏日凌晨,骄阳慵懒的躺在天边。

    数以千百计身着玄铁战甲的兵马自城门蜂拥而出,向着洛阳南方的地方的而去。战马健壮,奔腾有力,带起阵阵青烟,转眼消失在城门处。

    城门外,来自天下九州的旅客望着奔腾而去的军队,纷纷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“奇怪,竟然是玄甲铁卫,这可是大晋最精锐的部队。除非在国家危难之时,这支部队绝对不会轻易动用。难道出大事了,否则怎么会动用他们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奇怪,自从一年前传出始皇陵出世的消息,大晋就没有一天安生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,始皇陵不过是个传说,谁见过真正的皇陵在哪里。而且当年始皇飞升之后,所谓的皇陵也就没有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好说,据闻始皇陵的消息是从公输家后人手中传出。当年公输家与墨家合作,历经百多年的时间,耗费了数以千万的珍宝锻造了前所未有的始皇陵。虽然之后再也没有始皇陵的线索,但这次的消息是从公输家泄露,想来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只是毕竟已经过去一千多年,想要找到始皇陵可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们呐,始皇帝那是何等人物,就算他们找到了始皇陵,只怕也不过是徒劳无功。说起来,这次领军的好像是宇文大将军,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扬州。

    扬州作为沟通南北的重城,在这乱世依旧显得相当热闹。虽然其不能与神都洛阳相比,但其繁华程度也足以让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莫尘行走在扬州城的街道上,望着路上不时出现金发碧眼的西方人,还有好似烟炭一样的昆仑奴,眼中露出淡淡的惊讶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瘦小的人影出现在身旁。

    那人面容略微有些消瘦,脸上还带着不健康的土黄色,双眸滴溜溜地转动看起来颇为机灵。他来到莫尘身旁,恭敬地躬身道:“这位公子可是第一次来扬州,不知您有什么事情要办。小人自小在扬州城长大,对这里那是比对自己都熟悉。您要是什么小事,尽管吩咐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满脸渴望地看着莫尘,双唇紧紧抿住,显得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莫尘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也好,先带我去扬州最热闹的酒楼。”

    那人闻言,双眸顿时亮了起来,笑道:“好嘞,大爷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扬州天下第一楼。

    天下第一楼高六层,通体使用上好的红木为主料,并辅以精铁锻造而成。其内布置典雅,而又不失大气。一楼大厅与二楼各自摆放着数十张桌子,能够满足大部分人的需求。而三层以上,则是各种包厢。

    时间虽然才刚刚临近饭点,但天下第一楼大厅中的桌子,却大半已经有人。其中有远道而来的商家,也有手持刀剑的江湖人士。

    莫尘独自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,手中把玩着晶莹的酒杯。他望着酒杯中荡漾着波纹的酒水,倾听着大厅中沸沸扬扬的喧闹声,脸上多了几分失神。

    未曾想到,自己竟然已经离开千载时光。悠悠千年时光过去,也不知这世上是否还有故人。

    或许,都没了吧?

    金丹的寿命极限是八百年,除非能有延长寿命的灵药,否则想要以金丹境活上千年,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事情。

    莫尘叹了口气,将酒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柔美的轻笑在他身边响起:“这位公子何故在此独饮美酒,莫不是遇到了伤心事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侧首望去。

    却见一位身着鹅黄色衣衫的妙龄少女立在自己身旁,她面容虽然有些普通,但那双眸子宛若上好的玉石雕琢,又好像能工巧匠精心打磨的镜子,能够映照出人心。少女的身材高挑,看起来与莫尘也是不逞多让。

    她见莫尘侧首,拱手笑道:“小女子七秀坊叶芷青。”

    七秀坊?

    莫尘眉头微皱,脸上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叶芷青见状,掩嘴笑道:“七秀坊乃家师近年所创,故而在江湖并无什么名声,先生未曾听闻也是常事。眼下天下第一楼已经客满,唯有公子这里尚有空位,不知公子可否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瞥了眼其他地方,这才发现天下第一楼竟是已经客满。

    他微微颔首,平淡道:“请便。”

    叶芷青听到莫尘同意,脸上露出欢悦之色。

    最近扬州太过热闹,因为始皇陵遗宝的事情,引动天下九州风起云涌。现在扬州各处的客栈都已经爆满,莫尘若是不同意,她也只能继续等候。

    还好,碰到一个好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叶芷青心中欢悦,优雅地坐在莫尘对面,满脸温和地对他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莫尘嘴角微翘,露出淡淡的笑容回应,随后再次将目光放在了酒楼外。

    叶芷青见状,不由露出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这人真是好生奇怪,明明看起来年岁不大,但却相当的老成沉稳。而且自己从他身上感受不到丝毫气息,也不知道是他修为太高,还是敛气功夫高明。

    看来师父说的果然有道理,九州浩瀚英杰无数,自己需要走的路还很长。

    一顿饭罢,两人未曾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叶芷青优雅地擦去嘴角的污渍,看了眼眉宇间透着哀伤的莫尘,迟疑道:“小女子不知公子遇到了什么难事,但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。人生在世注定了充满苦厄,没有什么会是一帆风顺。公子不妨暂且放下忧愁,向着更远的方向看去,或许会是另一番天地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微愣,有些诧异地看向叶芷青。

    他随后反应过来,轻吐了口气,微笑道:“是啊,未来更加美好,多谢姑娘提醒。”

    或许,也该回去看看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