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章 大海,那可是我的地盘!
    屏障之外,朱雀使等人的身影相继出现。

    朱雀望着身前的屏障,美艳的面容上露出淡淡的惊讶,低声道:“竟然是空间壁垒,玄铁暗卫真是好大的决心,这是必杀之局!”

    朱雀话音刚落,身旁不远处已经多了数道人影,正是那四位宛若仙子般的美人。

    轿子上的帷幔微微起伏,其内传来一阵轻笑声:“为了对付一个只有神通境,而且还是受了伤的小子,玄铁暗卫竟然布下了这等杀阵,真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朱雀侧首看了一眼,撇嘴道:“花间宗无痕公子,没想到你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无痕公子轻摇折扇,平淡道:“你朱雀能来,我无痕为何不能来。咦,玄铁暗卫竟然是为了那两只小狐狸而来,事情似乎更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两只小狐狸,难道是那两个狐女!

    开玩笑的吧,玄铁暗卫会为了两个青楼女子那么大的阵仗?

    朱雀闻言微愣,心中不由多了几分惊愕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,凤清舞终于从远方赶到。她将飞车停在朱雀身旁,看着身前单薄的屏障,以及远方小岛上紧张的形势,脸上露出一抹急色。

    哎,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以自己的实力肯定没法帮上忙,只希望朱雀那个死老太婆能够帮个忙吧?

    凤清舞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侧首看向朱雀道:“喂,死老太,朱雀姐姐,你能不能去帮帮他们?”

    朱雀不满地撇了撇嘴,你以为本姑娘听不出来你想说什么?

    哼,用得着本姑娘的时候,朱雀姐姐叫的那么亲热,用不到人家的时候呐,一口一个死老太婆的。

    朱雀心中不满,哼道:“没用的,谁都救不了他们。这里已经被空间壁垒笼罩,就算是元神大能都无法轻易打破。而且玄铁暗卫显然是有意而来,血无衣更是夏安民手中的第一杀手。”

    无痕公子轻摇折扇,不急不缓地说道:“血无衣不仅有着金丹境界的修为,修行的血魔功更是可怕无比。即便是同等境界的强者,也很少有人是血无衣的对手,更别说他们只有一个受伤的神通境小家伙,以及两个没有用处的狐女。”

    凤清舞听到两人的话,心中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朱雀饶有兴趣地看向屏障之内,脸上露出淡淡的兴奋之色,道:“来来来,清舞你来开盘,我们一起赌一把,看血无衣会用几招解决那小子抱得美人归。

    一招解决,一赔一。无法一招解决,一赔三。

    嗯,这样似乎缺少一点乐趣,不如再加一个选项,那小子绝地反杀血无衣。对,就是这样,本姑娘真是太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哈哈,这把赌局本姑娘赢定了,可笑那个该死的老东西竟然说本姑娘永远赢不了,开玩笑!

    朱雀的话音落下,一道慵懒的声音从虚空传来:“有点意思,我压血无衣一招解决对手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刚刚落下,就见一位身着黑色皮衣的年轻男子凭空出现。他先是随意地瞥了眼空间屏障,随后从朱雀与凤清舞身上扫过,最终落在了无痕公子身上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视,隐隐透着淡淡的敌意。

    无痕公子神色平淡,道:“虚空子,你来的可真快。”

    虚空子慵懒地打了个哈欠,双手枕在脑后,随意道:“你们都已经来了,我又怎么可能不来。七绝教自从建立以来,可是少有这般盛事。七堂一统之日,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七绝教!

    花间宗的无痕公子与虚空盗门的虚空子,竟然都是七绝教的人。看来地球的事情,比自己想的还要复杂。只是七绝教大举出动,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七堂一统之日,难道七绝教要有大动作了?

    朱雀眼中闪过一抹异色,转而就不再考虑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鸣凤宫自从建立以来,因为其构成的特殊性,向来在银河系的各项大小事务中保持中立态度。不论七绝教想要做什么,对鸣凤宫而言都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朱雀也不在意,轻笑道:“无痕公子,不知道想要压什么。”

    无痕公子轻摇折扇,不在意地说道:“无趣,这种赌局本身就没有意义。不过既然朱雀赌圣想要玩玩,那本公子也压一招结束。”

    朱雀闻言,脸上顿时露出了不满之色,哼道:“喂,你们有没有搞错,都压一招结束的话,那我压什么?”

    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,大家都压同一个结果那还有什么意思。最重要的问题是,老娘我赢谁啊!

    无痕公子两人神色淡然,一副你当我们是白痴吗的表情。

    眼前的战斗,根本没有任何悬念好不好。

    凤清舞望着眼前的场景,额头上青筋跳动,恨不得将朱雀拖出去暴打一顿。

    远方的小岛上。

    青丘雅脸色微沉,看向血无衣等人的眼神,充满了冰冷与杀机。

    果然是为了自己而来吗?

    她心中杀机凛冽,瞥了眼依偎在莫尘身旁的苏媚儿,眼中闪过一抹异色。

    或许,这也不是一件坏事。

    媚儿这丫头心性太过柔弱,又没有什么进取之心,若是能够凭借此事让她脱离这个男人,认清实力的重要性,倒也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青丘雅想到这里,抬首看向血无衣,冷声道:“放他们走,我们留在这里!”

    血无衣淡淡地瞥了青丘雅一眼,其中透着淡淡的惊讶。

    这个狐女,似乎有点意思!

    苏媚儿听到这里,贝齿紧咬樱唇,满脸不舍地看向莫尘,低声道:“多谢公子这些时日的照顾,媚儿永远不会忘记。他们既然是为了我们而来,公子还是赶快离开吧。媚儿,媚儿不想连累公子。”

    苏媚儿说着,眼中满是恐惧与不安,但俏脸上还是露出了勉强的笑容,似是在安慰莫尘自己并不害怕,又好像是在安慰她自己。

    莫尘看了苏媚儿一眼,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。他抬首从上方的玄铁暗卫上扫过,最终落在不远处的血无衣身上,坚定道:“一切有我。”

    血无衣神情平淡,双眸不含丝毫感情地看向莫尘,就好像在看一缕微不足道的灰尘,平淡道:“愚蠢。”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是一场没有意外的狩猎。

    一个神通境的小子,虽然在地球这小地方算个人才,但他还能翻天不成。若非大人有令,两个狐女必须安然无恙的带回去,这种小事根本不需要自己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血无衣念头还未落下,心中忽然生出前所未有的危险感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待他反应过来,莫尘就已经开始了行动。他根本没有与血无衣等人废话的打算,直接施展出最强的绝招。

    化龙!

    莫尘身上的气息瞬间爆发,宛若高挂苍穹的骄阳般,将方圆数十里的海洋映照的一片通透。可怕的气息肆虐,让虚空都不由颤抖起来。与此同时,他身上覆盖了一层细密的金色龙鳞,头顶也不知何时生出了两支狰狞的龙角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