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章 交出她们,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
    小院的阴暗处。

    青丘雅秀眉微蹙,淡淡地瞥了眼苍穹,心中多了几分杀机。

    该死,是大夏国的人,难道自己暴露了?

    她心中惊疑不定,看了眼被莫尘带走的苏媚儿,多了些许的犹豫。

    如果大夏国真是为了自己而来,那现在出去寻找媚儿肯定会连累到她。若是自己还在全盛时期,就算是大夏出动最强的舰队围剿,那也是丝毫不惧。可是现在自己身受重创,实力连万分之一都没有,别说是保护媚儿离开了,连自己都不一定能保护的了。

    苏媚儿被莫尘拉着走出了十数米,这才想到小院中还有着青丘雅。

    她贝齿微咬樱唇,脸上露出犹豫之色。自己离开之后,这小院肯定会交给其他人使用。雅雅姐现在还有重伤在身,到时候万一被人发现可怎么办?

    莫尘感受到苏媚儿的变化,脸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,侧首看向她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刚刚还一副惊喜万分的模样,怎么现在反而有些犹豫了?

    苏媚儿低垂着脑袋不敢去看莫尘,小手紧张地揪着轻纱般的衣带,低声道:“小院中还有一位姐妹,我担心自己走了之后,她可能会。”

    苏媚儿说着,有些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她自己也明白,青丘雅的来历非同寻常,并且对人类有着极大的敌意,是极大的隐患。她在说出来之后,其实就已经有些后悔。因为她突然想到,如果不是自己的话,青丘雅或许已经离开这里了。

    莫尘眉头微皱,沉吟了两秒,认真道:“你想带她走!”

    苏媚儿满脸为难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自然是想要和青丘雅一起离开,因为这是为数不多对她好的人。但苏媚儿又实在担心,青丘雅会因此对莫尘不利。虽然青丘雅对她真的很好,让苏媚儿体会到了亲人的感觉,但长久以来顺服的观念,让她对青丘雅想要一统天下的理念,又实在完全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灵儿乖巧地趴在莫尘后背,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,好似对其他的事情并不感兴趣。她含着大拇指,晶莹的双眸始终没有离开苍穹,其中透着满满的羡慕与渴望。

    那个大家伙,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耶?

    呜呜,可是大哥哥说过,灵儿要是随便吃东西,就再也不要人家了。妈妈已经不要灵儿,要是大哥哥也不要灵儿的话,人家就要继续饿肚子。

    灵儿真的不想继续饿肚子了,可是真的好想尝尝啊!

    就在现场的气氛有些沉闷的时候,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:“媚儿,不要为了姐姐去求别人。记住姐姐的话,这世上你能够依靠的,永远只有自己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微怔,心中多了几分惊疑。

    奇怪,为什么之前没有感应到!?

    他眉头微皱,侧首向着身后望去。却见一位高贵清冷的美人,身着淡青色的束腰长裙,我见犹怜地立在小院门前。其身后火红的狐尾微微摇摆,也不知是为了媚儿能够离开这里感到开心,还是习惯性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,莫尘从对方眼中看不到丝毫的情绪,只能感受到无尽的平静,又或者是冷漠。

    一只奇怪的狐狸精!

    莫尘心中疑惑,但想到现在的危险形势,也明白没有太多的时间耽误。他看了眼苏媚儿复杂的神色,道:“好,带她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一只狐狸精是养,两只狐狸精也是养,最多就当养只宠物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狐狸精,有些诡异啊!

    能够无声无息的侵入自己这么近的距离,怕是普通的金丹强者都无法做到吧?莫尘心中警惕,但考虑到现在不是细细追究的时候,也只能暂时放下心头的疑惑。

    苏媚儿闻言,复杂地看了莫尘一眼,其中透着几分惊喜与幸福,还有淡淡的害怕。

    公子真的答应媚儿了,可是。她转而可怜兮兮地看向青丘雅,其中透着几分哀求。

    青丘雅见此,无奈地叹息一声,终究是不忍看到媚儿伤心。

    算了,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,如果大夏真的是为了自己而来,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。至于以后,如果媚儿能够安好,自己再离开也不迟。

    青丘雅微微颔首,冷冰冰地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几人再也没有说话,莫尘找了一辆飞车,载着两人向羽化仙门的方向而去。玄铁暗卫紧跟在莫尘身后,也相继离开了东京的范围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们离开之后,朱雀使撑着精致的红色纸伞,身姿曼妙地依靠在墙壁上,满脸好奇地眺望着几人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了,玄铁暗卫跟着那小子做什么?

    凤清舞眺望着莫尘离去的方向,黛眉紧紧皱成了一团,精致的俏脸上露出几分迟疑,低声道:“老太婆,你确定有人在跟踪他们?”

    朱雀使闻言,顿时如同炸毛的猫咪,怒视着凤清舞咆哮道:“死奶牛,不要以为胸大就了不起。本姑娘青春年少,可是永远的二十五岁!”

    凤清舞不屑地撇了撇嘴,昂首不去看她,哼道:“也不知道是谁,输的光洁溜溜被赌场扣下,差点被人拉去拍片还债。就你这种人,还好意思说自己青春年少,烂赌鬼。还有,我胸大就是了不起!”

    朱雀使脸色微红,倔强地高昂着脑袋,不屑道:“你这种小屁孩懂什么,本姑娘这是赌品好。再说了,以老娘的实力,脱光躺在那里他们也只能看着!”

    凤清舞翻了个白眼,懒得和朱雀继续争辩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莫尘离去的方向,眼中闪过一抹担忧之色。那个家伙不管怎么说也救过自己的性命,就这么看着终究是不好。

    她向下方的飞车跃去,道:“老太婆,我们也去看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朱雀使看着凤清舞离去的身影,火红的明眸多了几分冷静与沉思。这小丫头的状态不对,难道她认识刚刚的那小子。

    算了,反正闲的无聊,去看看热闹也不错。

    想我银河赌圣朱雀,现在竟然沦落到给人当保姆,实在是太可怜了,呜呜。

    朱雀使撑着纸伞,满脸自哀自怨的神色,在虚空闲庭闲步,比凤清舞的飞车还要迅速。

    而就在两人离开之后,四位宛若仙子般的美人抬着一顶被白色帷幔遮掩的轿子,紧随他们身后消失在夜空之中。

    太平洋上空,距离东京千里外的空阔海面,一处无名的小岛。

    说是小岛,其实其占地面积不到一千个平方,随时都可能消失在潮汐之下。莫尘将飞车落在小岛上,带着满脸疑惑的苏媚儿等人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苏媚儿紧张地跟在莫尘身旁,双手不安地搅动着衣带,低声道:“公子,我们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不明白,莫尘为何会在这里停下来。

    莫尘没有解释,抬首看向虚空,冷声道:“跟了这么久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就见苍穹闪过一道氤氲的白色神芒,将方圆十数里的天地笼罩其中。飞车刚刚若是继续行驶,显然就要撞在那充满诡异的屏障上。

    同时,一艘小型战舰出现在几人上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