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章 这混蛋,绝对是故意的!
    一刻钟后,研究所中一间防守严密的实验室内。

    这间实验室占地数千平方米,其中又分为试验区与休息区两大类。而相比较休息区,试验区的划分更加细致,又分为数个有着特殊作用的小房间。

    而此处试验区,正是秦老往日里负责研究与实验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只有极少数的人才有资格进入,可以说是整个实验基地防守最严密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其中一间约莫三百个平方,总体还算比较空旷的实验室中,秦老带着莫尘等人参观着自己的实验室。

    莫尘走入房间,神色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,心中其实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这种世界最顶尖的实验室,哪怕只是太阳系最顶尖的实验室,他还是第一次进入。对于这种汇聚了当下最顶尖科技的实验室,莫尘心中如何能够好奇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可是研究当下科技的一个重要途径。

    莫尘打量一番,却见在实验室两侧的试验台上,摆放着各类实验模型。其中不仅有铭刻着阵纹的机甲模型,更有铭刻着神异阵纹的飞船,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秦老走在他身旁,充满感情地看向房间,道:“我研究了一辈子的上古阵法,并将之与当前的科技联系起来。这个世界很少有人明白,阵法其实就是修行世界的科技语言。那一个个的阵纹,何尝不是修行世界的独特科技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有些意外地看了秦老一眼。

    这老头果然有些本事,竟然能将阵法研究到这一步。难怪仅仅是大半个月,他就能参悟一部分东京遗迹的防御阵法。虽然阵法并不完善,还出现了一些小问题,但也足以展现出他的本事。

    莫尘念头转动,侧首看向身旁不远处的一个三尺高机甲。机甲通体以蓝色和少量的白银色为主,造型非常普通,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。

    秦老见状,走上前去解释道:“这是我们最新的研究项目,一种全新的战斗型机甲。这种机甲若是研究成功,则可以解决陆地战机甲与宇宙战机甲的不兼容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对星际三大强国而言,这种技术已经在高端机甲领域普及开来,但对其他中小国家来说,却是始终难以跨越的重点。

    可惜实验虽然接近成功,但始终差了一点。哎”

    秦老说到这里,脸上不由露出淡淡的无奈、

    王副所长跟在两人身后,始终警惕的看向莫尘。他实在是有些不明白,秦老为什么要带莫尘来这里。这里可是整个研究所最核心的地方,汇聚了研究所数十年来的心血。甚至可以说,很多东西连柳老爷子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莫尘轻轻抚摸了机甲,顿时无数信息涌上了心头。其中不仅有机甲使用的基础材料信息,更有大量关于机甲上使用的阵法纹路信息。

    金系为主,水系为辅!

    以金系阵纹加强机甲的机体,让它能够更好的适应宇宙空间,以及星球陆地等复杂环境的。令以水系阵纹为辅,更好的保护机甲驾驶人员,让他们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,适应地面环境与宇宙环境的差异。

    秦老见莫尘的动作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当他见莫尘收手之后,赶忙低声道:“不知,大师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莫尘平淡道:“金系为主,水系为辅,很不错的想法,可惜用料太蠢了一些。既然选择金系为主,基础材料有为何要以水系为主!”

    秦老听着莫尘的话,双眼顿时亮了起来,看向他的神色越发多了几分恭敬。

    大师,真是真正的大师!

    仅仅是摸了一下,就看透了自己在机甲上的布置。这等可怕的能力,简直是匪夷所思!

    同时,秦老心中再也没有疑虑,对莫尘在阵法上的研究,只剩下深深的敬佩与震惊。他听到莫尘后面的训斥,不仅没有感到生气,反而态度越发的谦卑恭敬。

    只是秦老还没有开口,王副所长脸上露出几分不满,低声道:“基础材料明明是金属,怎么就成了水系?”

    莫尘还未说话,秦老脸上露出几分怒色,骂道:“蠢货,世间万事万物皆有其属性,这金属看似是金,实则对水属性的能量有着更强的导向性。

    哎,老头子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,世间任何材料都有其特殊的属性。早知道如此,或许这全新的机甲早已经问世!”

    王副所长被秦老骂了一顿,听着他后面的自语,顿时满脸的无辜与委屈。

    搞了半天,您也是刚明白啊!

    秦老尴尬地看向莫尘,恭敬道:“这是我的弟子王守成,先生称他小王就行了。都怪在下无能,没有将之教好,之前若有冒犯之处,还请先生担待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老说着,躬身拜道,却是满脸的惭愧。

    柳妖娆站在几人身后,望着态度恭敬的秦老,听着他谦卑恭谨的话语,忍不住眼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要是老爷子看到这一幕,怕是会以为秦老被人掉包了吧?记得上次老爷子有急事想要见秦老,但因为一个实验的缘故,可是被晾在外面足足等了三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直到老爷子忍无可忍,擅自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被秦老拿着棍子赶出了实验室!

    而那一次,秦老足足半年的时间没有理会柳老爷子,让他哭笑不得却又万分无奈。最终还是柳老爷子带上从星际重金收来的阵法残篇,才算得到了秦老的原谅。

    说起来,自己还真没有见过秦老对谁如此恭敬过。

    哪怕是当年前来邀请秦老的大夏国使臣,也仅仅是得到了秦老稍微委婉的回答。比如:滚!

    莫尘瞥了眼满脸尴尬的王守成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去,继续向着其他的东西看去。

    虽然秦老这里的东西大多都是一些半成品,但莫尘却感觉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。他第一次对云中子的炼器之术该如何使用,有了明确而又坚定的目标。

    这些,不正是最好的未来!

    莫尘看向实验室中各种奇形怪状的试验品,心头多了几分难以诉说的激动。

    星际时代的科技很强,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事情。但云中子的炼器术,哪怕只是最基础的炼器术,若是能够与现在科技结合。同样没有人敢想象,会爆发出何等可怕的威能,毕竟那可是洪荒大罗金仙总结出来的炼器经验啊!

    莫尘从一个个实验品上扫过,不断地做出点评。

    “飞船的基础构架很不错,但阵纹上的选择却互相矛盾,简直蠢到了极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的空间阵纹,偏偏要掺杂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真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“水火不相容,直接将水火阵纹刻在一处,你是想要自杀吗?”

    秦老紧跟在莫尘身后,听着他毫不留情的评价,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灿烂,神情也是越发的恭敬。他就好像一个懵懂的学徒,努力去记住师父所说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词,生怕自己遗漏了什么。

    王副所长与柳妖娆两人呆呆地站在门口处,听着莫尘对秦老毫不留情的批评,脸上只剩下呆傻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听不懂莫尘在说什么,但看到秦老被人训孙子一样的骂,居然还满脸的开心之色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其中充满了茫然,总感觉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王守成跟随秦老学习数十年,可以说从小被秦老骂到大。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见,有人敢如何和秦老说话。最让他不敢置信的是,秦老还一副恭敬的神色,甚至生怕被人骂的少了!

    王守成眨了眨酸痛的眼睛,看向莫尘的眼神,充满了敬仰。

    先生,真神人也!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莫尘逛完了秦老的实验室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。经过这一次的参观,他自身也是获得了极大的收获,甚至可以说对炼器术与科技的结合,有了全新的发现与目标。

    当两人再次回到实验室大门前的时候,秦老满脸的兴奋之色,躬身道:“听先生的一席话,真是胜过十年的研究。不知,先生对之前提出的那些问题,可有什么更好的建议。”

    秦老说着,满脸期待地看向莫尘。

    经过这两个多小时的接触,他发现莫尘对于上古阵纹的了解,以及古老炼器术的研究,简直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甚至可以说,他就是一部活生生的修行界科技史诗。

    秦老甚至都有些怀疑,这世上真的还有莫尘不知道用法的阵纹,又或者不了解的基础材料。

    正因为莫尘近乎无所不知的表现,让他心中始终坚信。莫尘既然能轻易看出问题,定然不会没有解决的办法,至少也会有一个解决的思路!

    要是能得到大师的帮助,自己的研究将会获得前所未有的突破,地球的科技必将在最短的时间内,攀升到银河系的顶尖水准。

    而这些以往需要数百上千年的研究,现在只需要得到一个人的帮助!

    如此让人激动人心的事情,让秦老如何能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莫尘瞥了眼时间,故作疲惫地打了个哈欠,随意道:“天色都这么晚了,也该回去睡觉了。说起来,我走的匆忙,家里可是忘记留人看守了。”

    莫尘说着,在秦老懵逼的神色中,向着实验室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秦老满脸无奈,但是看到莫尘离去的背影,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这,人家也没有义务帮自己不是?

    可是你把所有的问题都提了出来,却全部卡在最关键的那个点上,这样真的合适吗,合适吗!

    这家伙,绝对是故意的!

    秦老心中崩溃,满脸欲哭无泪的神色。眼看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,对方却不负责任的跑了!

    这世上,还有比这更操蛋的事情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