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章 不可思议的神预算
    虽然莫尘还没有看出具体的问题所在,但自从参悟了云中子的炼器术基础解析后,他对炼器等相关的东西,已经有了异乎寻常的直觉。

    莫尘顾不得继续探查哪里出现问题,赶忙对柳妖娆传音道:“实验有问题,必须立刻终止。”

    柳妖娆闻言一愣,满是惊愕得看向神色凝重的莫尘。

    这,实验有问题?

    柳妖娆眉头紧皱,望着广场四壁上微微闪烁的血红色纹路,以及广场上瑟瑟发抖的鬼魂,脸上多了几分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单从目前的景象来看,实验应该属于一切正常才对。而且就算实验真的出现了问题,莫尘又是怎么看出来的?

    柳妖娆心中迟疑,但是看到莫尘认真地神色,脸上带着几分紧张地问道:“这可不是开玩笑,你真的确定?”

    莫尘认真地点了点头,道:“我曾经学过一些阵法与炼器术,眼前的阵纹排列出现了问题。如果不立刻结束实验,怕是要出现变故。”

    阵法与炼器术!

    柳妖娆满脸惊愕之色,心中越多的多了些诧异。

    修行界说大不大,说下不小。

    但整个银河系修行界,敢自称懂得炼器术的人,绝对不会超过一百人。而能在炼器术上有所有成就,并且炼制出威力强大的法宝的大能,更是不足一掌之数!

    毕竟,地球修行界曾经断层了不知道多少年,如今虽然凭借银河系的浩瀚资源,已经恢复了几分往昔的风采,却也有太多的东西失传于那场可怕的灾难之中。

    至少以柳妖娆对修行界的了解,除了一些最顶尖的修行界大能,手中或许有着一两件法宝之外,普通的金丹强者也是靠着科技手段加强实力。

    她迟疑了一下眉头微皱地联系起此地实验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不到十数秒的时间,一位看起来三十许的青年,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身着白色研究服,眉头紧皱成了一团,还未来到两人身前,就声音急促地低声道:“妖娆,到底怎么回事?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求老师开口,让你们前来参观实验成果。要是真的出现了不必要的情况,老师的脾气你可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柳妖娆脸上露出淡淡的无奈,对莫尘翻了个白眼,开口道:“这位是研究所的王副所长,也是秦老唯一的弟子。这一位是我朋友莫尘,他对上古时期的阵法与炼器术有所研究。刚刚我们参观了一下这个实验,他感觉其中或许有些隐患。”

    柳妖娆虽然选择相信莫尘,但终究还是不敢把话说满,只能委婉的表示实验可能存在意外。

    王副所长闻言,有些诧异地看向莫尘。

    对上古阵法与炼器术有所研究?

    这个时代,整个银河系敢自称对上古阵法与炼器术有所研究的大科学家,只怕也不超过十个人存在。而敢在自己老师面前如此说的人,则整个银河系都没有一个!

    老师研究了一百多年,也只敢说对上古阵法等有着些许的了解,但时常自语尚未触摸到皮毛!这个人,其年龄不超过三十岁,也敢自称对上古有所研究?

    王副所长心中不满,又多了几分怒火。

    他没好气地瞪了莫尘一眼,转而看向柳妖娆,解释道:“妖娆,你应该明白,上古阵法与炼器术大多已经失传。而且老师之前研究的视频你也看过了,我们的实验很顺利!”

    王副所长在实验很顺利上加重了语气,不满地瞥了莫尘一眼。

   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黄毛小儿,也敢在老师最擅长的专业无言乱语。要不是看在柳小姐的面子上,自己早就喊护卫将他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柳妖娆脸色有些尴尬,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反驳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上一次的实验很顺利,否则也不会千里迢迢找莫尘前来参观成果。只是此时面对王副所长的训斥,却也找不到反驳的话语。

    毕竟,莫尘也没有说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不是。

    其实柳妖娆心中对于莫尘的说辞,还是有些几分的怀疑。只是碍于对方的面子,才没有第一时间反驳。

    故而此时在王副所长的训斥下,她瞥了眼没有说话的莫尘,无力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这家伙,不会是故意玩老娘吧?

    王副所长见柳妖娆神色尴尬,瞥了眼抚摸着实验广场墙壁的莫尘,冷淡道:“妖娆,我那里还有重要的实验,就不陪你们多聊了。但有一件事,我还是要提醒你。老师的脾气,你是知道的。若是再发生这种事情,我可帮不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看都不看莫尘,转身向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莫尘经过一段时间的探查,终于找到了实验的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他神色平淡,望着转身离去的王副所长,平淡道:“你们上一次实验使用的鬼怪,应该全都是最普通的小鬼。其中在试验场所坚持最长的一个,是十五秒左右的时间,而坚持最短的一个只有不到八秒。

    实验结束之后,所有鬼怪皆是呈现能量耗尽的反应,对人类无法造成任何伤害,甚至短时间内完全失去了行动力。”

    柳妖娆听着莫尘的话,荡漾着秋水的明眸不敢置信地看向那认真的侧脸,樱唇微开久久无法闭合。

    他,怎么会知道!

    天啊,这些数据与自己得到的实验结果,基本上没有什么差距。可是不应该啊,那个实验视频自己并没有给他看过!

    柳妖娆满脸懵逼的望着神情平淡的莫尘,要不是知道这个实验室的严密性,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泄密。

    王副所长脚步一顿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不满地瞪了莫尘一眼,哼道:“这些简单的数据,只要是看过实验视频的人都能得出。”

    莫尘神情平淡,继续道:“八秒钟后,会有第一个鬼怪发狂。十三秒后,广场上的那只恶鬼会陷入狂暴。十八秒后,其实力会短暂进阶到厉鬼层次,比且陷入可怕的狂暴状态,而后彻底摧毁这片试验场地。”

    王副所长闻言微愣,有些惊愕地看向莫尘,那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傻瓜白痴,又好像是看一个疯子。

    这人,是不是脑子有病啊?

    连研究所最先进的光子研究智脑,也无法推断出具体的研究数据。难道他就凭一双肉眼,就能比研究所最先进的智脑还要厉害,能够观摩出实验结果?

    荒谬,实在是荒谬!

    王副所长气急而笑,道:“好,我倒要看看,这实验怎么出现问题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研究所的另一处,一间有着上百人的研究观察室,其中的研究员有男有女、有老有少。

    观察室中央是一个大型的投影台,将广场上的一切全部投影其中。

    数十位身着白色研究服的人立在投影前,紧张地注视着广场上的所有变化,甚至连温度的一点点波动,都要认真记载到档案之中。

    在投影台的前方,立着一位面容带着细微皱纹的老人。

    他身材高大魁梧,虽然面容已经显露出老态,头发也已经变得花白一片,但双眸开合间,依旧透射着让人不敢直视的精芒。此时他面容肃穆,双手撑在投影台上,虽然没有言语,也没有任何的表示,却透着一股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巨大压力。

    众人透过身前的投影,看着广场上莫尘与王副所长的争执,纷纷小心地看向老人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众人太明白,老人最讨厌的两件事,一是别人对自己的实验指手画脚,二是盲目的对没有进行的实验下定论。

    而不巧的是,在众人眼中,莫尘已经将老人最讨厌的事情,全都做了一遍!

    他们想到这里,看向莫尘的眼神中,充满了怜悯与默哀。

    这人也不知道与柳小姐有什么关系,对实验大放厥词也就算了,你就不能找个没有人的地方?

    你这么牛,难道不怕被秦老打死?

    秦老脸色有些阴沉,没好气地哼了一声:“现在的小孩子,真是越来越过分。等试验结束之后告诉妖娆,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。

    妖娆这丫头,品味真是越来越差了,连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也能看上。小王那孩子成熟稳重,到底哪里配不上她了。”

    众研究员嘴角微微抽搐,对于始终想要为徒弟拉红线的秦老,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只见广场中形势突变,一只小鬼突然发狂!

    众人看到这里,不由瞥了眼时间,顿时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八秒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