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章 长生者,沉睡的兵马俑
    五彩祥云变化,化作一张遮天蔽日的面容。【】

    从下方向着苍穹上望去,隐隐之中就好像被一层迷雾遮挡,让人根本看不清云霞后的面孔。

    女娲明眸盼兮犹如两汪清澈的湖泊,又好像深邃无比的星空。她从下方所有人身上扫过,最终停在了莫尘身上。

    当女娲的目光看来,莫尘顿时感觉天地都寂静了下来,整个人就好像受到了无形的压制,甚至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他望着苍穹上朦胧的面容,虽然明知道那只是女娲用来传信的一缕意念,并没有任何的意识,但还是忍不住心头惊骇,为对方的修为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女娲虽然也是复生归来,但是修为明显强过九天玄女太多!

    就在莫尘失神的时候,苍穹上遮天蔽日的五彩祥云宛若滔滔海浪,转瞬没入了神光异彩的祭坛之中。

    随后,一道庞大的神念顺着祭坛,涌入莫尘的脑海之中:“十八年后,五彩石会降临此界,玄女妹妹可通过五彩石离开。”

    之后,大量关于五彩石,以及如何离开此世的信息涌入,让莫尘不由僵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妖刀姬立在一旁,神色复杂地望着莫尘,幽幽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刚刚那股让九天玄女失败的力量,当是命运大道的力量!

    命运大道,诡异莫测。

    这世上能够操纵命运的人屈指可数,他到底是谁?

    妖刀姬想到束缚自身的那股浩瀚的伟力,以及莫尘身上隐藏的无数秘密,不由陷入了失神之中。她直到现在都想不明白,莫尘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切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半个时辰后莫尘才算消化了女娲带来的信息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眉心,勉强恢复了几分神志,看向身旁小心守候的妖刀姬,神色温和地问道:“嬴政,如何了?”

    妖刀姬微微摇头,道:“妾身并未注意,想来可能是趁乱离开了。不过他承受了妾身一刀,即便是逃走也命不久矣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点头,不在关注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如今自己的修为封印已经解除,就算嬴政完好无损也是丝毫不惧,更何况对方已经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莫尘沉默了下来,回想起女娲传递的信息,脸上多了几分凝重,道:“回去吧,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。”

    七天后,大秦边境,军营大帐。

    芈月侧卧在矮榻之上,脸色阴沉如水,再也没有了以往的妖艳与娇媚。

    云中君身体微微颤抖地跪在下方,小心道:“东皇大人,大王如今陷入了涅槃之境,处于一种似生似死的状态。小人虽然用尽了办法,但实在无力唤醒大王。”

    芈月闻言,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营帐中的气氛,也越发的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云中君跪在地上,只感觉宛若一块大石压在心头,不由生出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。他额头上遍布细密的冷汗,鬓角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。

    就在云中君心中惶恐的时候,芈月弹指将一方淡青色的玉瓶抛到他身前,平淡道:“从今日起,世上再没有阴阳家云中君,只有世外方士徐福。带着它,还有阴阳家的典籍,即刻离开神州。”

    云中君望着身前的玉瓶,嗅着那股熟悉的药香,听到芈月略显疲惫的话语,脸上满是震撼之色。

    这是,长生不老药!

    他抬首不敢置信地看向芈月,眼中充满了茫然与不解。

    此次虽然炼制出三枚长生不老药,但云中君却从来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也能有幸分到一颗。那可是他连做梦,都不敢去想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,东皇大人让自己带上阴阳家的典籍,为何有种在交代后事的感觉?

    云中君想到这里,慌忙地跪在地上,颤抖道:“东皇大人,属下。”

    芈月脸上带着几分无奈,叹道:“晋王实在是太强了,连获得了皇帝传承的政儿都不是他的对手,这世上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挡大晋的步伐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论多强,终究还是人,是人就要生老病死。

    既然我们无力将他杀死,那就让时间来为我们解决这个可怕的敌人。接下来,我会安排政儿沉睡血煞城。千百年后,当政儿再次苏醒,这天下终将还是大秦的天下!”

    芈月说着这里,娇媚的面容上多了几分煌煌之威,就好像苍穹上的骄阳般神圣耀眼。

    云中君满脸激动之色,恭敬地叩首道:“徐福明白了,定然会为大王安排好一些,等待大王的再次苏醒!”

    芈月挥了挥手,满脸的伤感与无奈,叹道:“去吧,大晋的兵锋怕是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云中君神色复杂,郑重地行了五体投地的大礼,九叩首之后才恭敬地离去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血煞城。

    血煞城建造于一片戈壁之中,城池纵横十余里之巨。其中的建筑布局诡异莫名,从上空向下望去,甚至给人一种活物的感觉。城池通体为透着邪意的烟色红,在城池中铭刻着密密麻麻的诡异纹路,犹如无数游走不定的蝌蚪。

    五十万精锐秦军,在秦将王翦等人的率领下,缓缓走入了城池。

    城池中央,是一座烟红色的宫殿。

    宫殿高大巍峨,烟红色的色泽让它平白多了几分沉重与血腥。它安静地耸立在这座诡异的城池之中,散发着淡淡的阴寒气息。

    芈月身着紫色的束腰长裙,静静地眺望着这座诡异的城池。

    在宫殿前的广场上,五十万大军安静的立在那里,宛若一座座不朽的丰碑,为这座阴暗诡异的城池平添了几分生机。

    少司命安静地立在芈月身后,眺望着下方数十万大军,神色平淡而又冷漠。

    就在芈月观望着大殿外的景象时,蚩尤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:“快开始吧,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。大晋的军队已经快要来了,若是被他们发现这里的秘密,一切可就全完了。晋王的手段之可怕,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抵挡。”

    芈月闻言,深深地吸了口气,道:“是啊,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转过身去,望着大殿中央的青铜棺椁,妖媚的面容上露出慈祥的笑容,柔声道:“政儿,高祖母怕是不能再看护你。以后的路,只能靠你自己去走了。”

    芈月说完,淡淡地瞥了眼少司命,道:“你一定要记住本尊的吩咐,绝对不得出现丝毫差错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向着大殿内走去。

    只见在大殿上方,摆放着一方破碎的石台,正是封印了蚩尤头颅的封印。

    芈月走到石台旁,双手按在早已经遍布斑斑裂纹的石台上,血色的真气从手掌上汹涌而出。随着她的动作,石台就好像燃烧起了血色的火焰,一道烟色云烟从遍布裂纹的石台汹涌而出,从芈月的玉手向上攀爬,宛若一条条烟色狰狞的灵蛇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的功夫,芈月身上已经遍布烟色的纹路,让她多了几分诡异与邪恶。

    当芈月全身都被烟色的魔纹覆盖,突然昂首大笑了起来:“本尊终于复生了!”

    只是她话音还未落下,脸色突然为之一变,咆哮道:“不对,你骗我!”

    芈月脸上神色变幻,冷声道:“蚩尤,你不仅已经老了,还变得糊涂了。你忘了我们是敌人,而不是朋友。你真以为自己不死不灭,可笑。”

    芈月说着,瞬间来到少司命身前。

    两人默默对视一眼,芈月眼中带着几分怜惜与复杂。

    你,真的很像她,一样的沉默,一样的孤寂。或许就是这种相同的心境,你才能继承她的力量吧?

    少司命紫水晶般的明眸清澈无暇,没有丝毫感情地与芈月对视着。

    芈月深吸了口气,玉手按在少司命的眉心处,叹道:“本尊要走了,你以后。”她停顿了一下,才继续说道:“或许,你应该学会开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少司命明眸闪过一抹异色,安静地立在那里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阴阳寂灭!

    芈月双眸微闭,身上燃烧起血色的熊熊烈焰,一股雄厚的真气向着少司命体内涌去,让她的修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。

    “贱人,你们都是贱人。啊,本尊不死不灭,不会死的!”

    蚩尤感受到芈月正在燃烧的灵魂与身躯,想要逃出她的身躯。但面对同样修行天妖屠神法的芈月,注定了蚩尤的所作所为只是徒劳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蚩尤终于明白过来,芈月何为会修行天妖屠神法。她是想要以自身为囚笼,将自己与她牢牢的联系在一起,而后彻底的燃烧!

    只是蚩尤虽然明白了过来,却也已经再也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,芈月的身躯渐渐化作一道虚影,就好像水中飘渺的倒影。她深深地看了少司命一眼,叹道:“长生,有时候或许更是一种痛苦,但愿你以后不要怪罪本尊。”

    芈月说着,脸上带着祥和的笑容,化作漫天光点消散于天地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她仿佛看到那位将自己领入修行之道,最终将阴阳家托付给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师父,芈月没有让你失望!

    芈月双眸微闭,所有的光点泯灭在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伴随着芈月的消失,一阵阵古老而又苍凉的诵唱在城中响起。

    随后整座城池好似活了过来,一道深紫色的华光宛若倒扣的海碗,将血煞城完全笼罩其中。无数等待在广场上的士兵,眼中不受控制的流出血泪。他们还来不及发出惊恐的声音,就纷纷化作了一团团燃烧的火炬。

    不过两息的时间,广场上无数鲜活的生命已经消失,化作了一尊尊栩栩如生的陶俑!

    当城中所有的生命消散,血煞城突然剧烈晃动起来,宛若陷入流沙的生灵,缓缓沉入到大地深处。

    少司命立在神殿的阳台之上,望着死寂一片的城池,以及城池上方的紫色天幕,不由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自己也不知道,为什么要叹息。

    少司命沉默了片刻,紫水晶般的明眸闭了起来。随后,她身上的气息渐渐沉寂下来,化作一尊同样没有生机的陶俑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当自己再次醒来,会是何年何月。也不知道,未来等待自己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或许,她从来都不会在意这些!

    地面上,血煞城原本的位置,只剩下一片荒凉的戈壁,以及一道巨大的浅浅坑洞。

    若非亲眼所见,怕是没有人会想到,这里曾经立着一座雄伟的城池。

    伴随着狂风呼啸而过,这片浅浅的坑洞很快被飞扬的灰尘与砂砾所淹没,渐渐再也寻不到丝毫踪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