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章 被囚禁的少司命,神秘的晓梦
    莫尘沉吟片刻,揽住胡美人纤细的柳腰,道:“百越的事情,处理的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胡美人宛若慵懒的小猫,在他怀中微微扭动着性感的娇躯,猫儿般地低吟道:“有着大王的全力支持,幽冥教在百越已经有了相当强大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百越半数之地立刻便可挂上大晋的旗帜。若是大王有需要,幽冥教随时都可聚兵二十万,从后方攻伐秦国。”

    莫尘眉头微皱,眼中闪过几分异色。

    自从当年将焰灵姬等人收服,并先后将百毒王、驱尸魔、焰灵姬、无双鬼四人派遣至百越。如今才不过八年的时间,他们与胡美人手下的那些人,竟然已经壮大到了这般程度。

    幽冥教,似乎有些尾大不掉啊!

    胡美人察觉到莫尘的异色,娇媚万分地嗔了他一眼,娇声道:“奴家都是大王的人,幽冥教自然也是大王的手下。大王若是不放心,将来散去他们便是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摇头,平淡道:“幽冥教不能解散,它还有存在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幽冥教的存在虽然可能是一个隐患,但现在却是收服百越的利器。日后若是天下一统,将它拆分开来便是。

    再说了,只要自己还在这个世界一天,天下何人敢反叛!

    莫尘只是有些惊讶幽冥教的发展速度,却也从不担心它会脱离自己的掌控。

    胡美人听到莫尘话语,俏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,没有继续言语。

    胡美人虽然是名义上的幽冥教之主,但她自身对于权力并没有太大的追求。对她来说,幽冥教只是一个玩物,一个取悦男人的玩物。相比较威震天下,她更喜欢依靠在男人怀中,享受着那份温馨与宠爱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晋王宫。

    莫尘高座王位之上,望着比之十年前明显成熟了很多的韩非,神色平静没有波澜。那副神情,就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韩非望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大殿,以及周边已经没有多少的熟人,心中微微叹了口气。时间最是无情之物,如今又还有几人记得,这里曾经是韩国的王宫!

    韩非沉默了几秒,稍微平复了心情,拱手道:“秦国韩非,拜见晋王。”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淡,直言道:“韩非先生贵为秦国相国,不知秦王为了何等大事,竟然劳先生亲自出马。”

    对于韩非的来意,莫尘自己也是相当茫然。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,嬴政为何派韩非出使大晋,又为何带来了苍龙七宿的宝盒。

    若是早上十年,莫尘还要怀疑嬴政是否想要借韩非之手,乱晋国之朝政。只是如今随着公学在晋国的普及,以及科举制的慢慢展开,别说是一个小小的韩非,就算韩王复生都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韩非拱手道:“韩非奉我王之命,携带重礼前来赎回一个人质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微愣,双眸不由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质,能被秦国重视的人质,似乎只有一个人!

    少司命!

    秦国十年没有动作,莫尘都以为他们忘记了少司命的存在。真是没有想到,如今已经十年过去,秦国竟然会选择以苍龙七宿的宝盒,从自己手中赎回少司命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几息,道:“送使者下去休息,此事寡人稍后再议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王宫一处偏僻的宅院。

    宅院位于王宫的拐角处,地理位置相当幽静偏僻。此处本为冷宫所在,只是自从少司命苏醒之后,就被安置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宅院并不大,总体不过两亩大小。

    其中除了三五间幽静的木屋,就只剩下一个娇艳异常的花园。

    莫尘推开宅院的院门,入目便是一处占据了院落七成面积的大花园。其中百花娇艳,不同时节的鲜花齐齐绽放,给人一种争奇斗艳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花园的一角,少司命安静地坐在一株盛开的牡丹之上,就好像端坐板凳上一样安稳。她曼妙而又不显火辣的娇躯犹如鹅毛,就连细弱的牡丹花径都不曾压弯。

    莫尘抬首向少司命望去,眼中不由露出几分失神之色。

    只见,少司命身着一袭带着紫色花纹,露出晶莹右臂的及膝短裙。她纤细的小腿上穿着一双淡紫色有烟色纹路的丝袜,右腿膝盖处绑着两个精致的铜铃,晶莹的小脚上穿着深紫色的高跟鞋。

    莫尘每次看到少司命的装扮,都忍不住想要吐槽。

    这个不科学的世界,阴阳家居然全都装备了丝袜高跟,还真是潮流的一塌糊涂啊。

    一阵清风拂过,带动少司命紫色的长发微微飘扬,露出下方晶莹更胜羊脂白玉的侧脸。此时她安静地坐在那里,宛若有着优良教育的贵族,透着一种特殊的气质。

    当莫尘走入宅院,少司命微微侧首,紫水晶般的明眸淡淡地看向他,其中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,平静的就好像一块琉璃。

    莫尘与少司命对视,终于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不论是早已经臣服的焰灵姬,还是已经完全沉寂在王妃角色中的焱妃,莫尘都没有将之放过。

    但少司命,是唯一的例外。

    莫尘囚禁少司命十年的时间,虽然偶尔前来与她默默的相处片刻,但却从来没有对她伸出罪恶的大手。他自己越说不清楚,到底是因为什么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少司命是王语嫣的后人,又或许是因为她那股特殊的气质。

    清冷如同皎洁的明月,又好似坠入人间的清澈水晶。她从来没有露出过特殊的感情波动,好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,又好像一位坠入人间的仙子。

    莫尘缓缓走上前去,平淡道:“秦国派出使者,想要赎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花园中争奇斗艳的百花剧烈摇摆,就好像一阵狂风呼啸而过。少司命抬首向他望去,晶莹的明眸闪过一抹亮光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,莫尘隐约看到一分情绪。

    他也说不清,那缕微不可查的情绪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因为这十年来,他第一次从少司命身上,看到了来自于人类的情绪,也第一次真切的感知到,眼前这个小美人还是一个人,而不是无情无欲的仙,又或者没有感情的石头!

    莫尘对她对视半响,道:“三日后,寡人会放你离去。”

    少司命神情平淡,紫色的明眸中没有任何情绪,让人看不出她心中在想些什么。她既没有脱离牢笼的喜悦,也没有离开故地的伤感,就好像对她而言,世间万事万物都没有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莫尘转身离去,走到院门处突然停下了脚步,道:“若是连生命的喜悦都没有,你永远找不到生命的真谛。情感是毒药,但也是你能够成长的助力。”

    少司命神情淡然,望着莫尘离去的背影,明眸中闪过淡淡的异色。

    情感、喜悦,那又是什么?

    生与死,有何区别?

    少司命指尖缠绕着点滴绿色的柔光,轻抚着一朵盛开的牡丹。当她的玉指从牡丹上掠过,却见本来生机勃勃的牡丹花,却在顷刻间化作一缕飞灰消散。

    少司命望着飘散的牡丹花,明眸闪过淡淡的茫然。

    情感,是什么?

    半个月后,道家天宗驻地。

    十年时间过去,道家天宗却没有任何的变化。这里依旧是平静祥和之地,既没有受到大晋的荣耀加身,也没有受到战乱的波及。

    或许唯一的区别,就是后山禁地住着的人,已经变成了晓梦。

    北冥子自从十数年前消失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十年的时间过去,曾经不过三五岁的晓梦,此时早已经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少女。

    晓梦身着一袭淡青色的露肩开叉长裙,长裙的下摆开叉到了大腿处,行走间露出一双修长如玉的美腿。她傲立于山巅,眺望着蔚蓝的苍穹,充满倨傲的精致面容上,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苍龙七宿,终于要开始了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