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章 寡人还没有出招,你们就全都倒下了!
    田光等人虽然不是第一次施展地泽二十四阵法,但却是第一次将阵法推演到这种前所未有的境界。手机端 m.t.当他们纵身向着莫尘杀去的时候,只感觉对于阵法蓦然有了全新的领悟。

    隐隐之,他们感觉自己好像融入了天地,融入了那苍茫广袤的无尽大地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他们甚至生出了一种掌控一切的感觉。好像只要自己动念之间,能让天地倾覆。那种前所未有的充斥与强大,让众人不由沉迷其。

    而在众人沉迷其的时候,地泽二十四阵法在数十位绝世高手联手之下,其发挥出了震撼世人的可怕威能。

    只见,浩瀚数里的大地虚影横贯新郑城,将大半个城池笼罩其。前所未有的强大气息直冲九霄,之绝世神兵更加锋利无,甚至硬生生斩开了苍穹厚重的阴云!

    一时间,苍穹形成了一副旷古未有的盛景。

    新郑城空的厚重乌云被从斩破,金灿灿的阳光宛若飞瀑般从斩破的缝隙飞洒而下,宛若一道从九天坠落的金色飞瀑。在金色飞瀑的两侧,厚重的乌云宛若海浪般翻滚,其电闪雷鸣声势骇人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农家的地泽二十四阵法竟是如此可怖。他们望着苍穹的可怖异象,脸满是惊骇的神色,连东皇太一都忍不住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好强,难怪以白起的修为会不敌农家。

    东皇太一凝视着苍穹的异象,眼闪过一抹凛冽的杀机。农家的人不能留了,这般阵法实在太过可怖,将来必成大秦的绊脚石。

    不过,你们还是先过了这一关再说。

    东皇太一瞥了眼凌空飞跃的农家高手,以及快要抵达天坛的莫尘,脸多了几分冷色。

    众人在愣了一下之后,相继从苍穹的异象回过神来。荀子等人脸色大变,惊呼道:“大王,小心!”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自己的提醒到底有什么用处,莫尘又是否能听到。但他们看到农家这般惊天动地的威势,却是怎么都无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大王,护驾。”

    “禁卫军何在,护驾。”

    大晋的武百官清醒过来,满脸惊骇地望着空的农家高手,面容都为之扭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异象,可怖可惧!

    如此高手,可敬可畏!

    天啊,大秦到底从哪里找来的这般高手,简直好像传说的仙神一般。

    众人心惊骇万分,望着莫尘依旧无动于衷的身影,简直快要忍不住哭出声来。大王啊,咱们能注意一下现在的形势吗?

    苍穹,农家众高手的气势仿佛没有极限的攀升,让那浩瀚的大地异象越发的清晰了起来。其山川延绵无尽,江河奔涌不息,隐隐还能从山林看到异兽奔跑。

    “哈哈,原来这是地泽二十四的真意,我懂了,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地泽二十四,自成一方小天地,原来我们一直都错了!”

    “好,吾等今日得天地之助,明悟了地泽二十四的真意,这天下还有谁能够与我农家抗衡。”

    农家众堂主感受到体内攀升的真气,以及对天地全新的感悟,只感觉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。今日的一场顿悟,至少省去了自身十数年的积累,算没有神农手札之事,这也是难得的机遇啊。

    众人心欢悦,看向莫尘的眼神多了几分戏虐与轻松。

    看来东皇太一所言非虚,他的能力无法同时对多人起作用。又或者他那恐怖的能力,已经对付东皇太一的时候用尽。

    众人念头转动,随后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今日当是农家威震天下之日!

    他们纵身来到天坛附近,距离莫尘已经不足十丈的距离。如此短暂的距离,对众人来说已经是随时可以发动攻击的距离。

    田光脸露出一抹冷笑,手的长剑缓缓举了起来,好像在拖动千斤铜鼎般沉重。

    伴随着他的动作,苍穹的大地虚影向着下方坠落,给人一种天地倾覆的感觉,让人生不出丝毫的抵挡之心。只能如同蝼蚁般,在颤抖与恐惧默默死去。

    远方,焱妃望着农家惊天动地的威势,以及莫尘无动于衷的身影,脸露出一抹急色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在搞什么,难道真的想死不成?焱妃心气急,也顾不得身旁相斗的阴阳家长老们。

    她脸露出一抹狠色,看到周围丝毫没有手软的众长老,最终选择了硬抗大司命一掌,纵身向着大阵外逃出。焱妃脱离大阵,强压着翻滚的热血,俏脸带着几分不正常的潮红,向着农家众长老杀去。

    只是焱妃的速度虽快,又岂能快过已经发动袭击的田光。

    田光满脸杀机,正打算一剑挥下斩杀莫尘,以成农家的无威名。但在这前所未有的重要时刻,他脸色蓦然一白,突然感觉肚子里犹如翻江倒海一般。

    一股强烈的冲击感从腹传来,让田光体内的真气都不由乱了起来,高举了长剑的双手更是忍不住微微颤抖。在那一刻,他甚至想要抛下手的长剑,捂住肚子压制想要发泄的冲动。

    该死,到底什么情况!

    难道昨日吃坏了肚子,可是以自己如今的修为,算是面对世间大部分的毒药,都能将之轻易的当饭吃啊。

    田光额头冷汗淋淋,脸色变得苍白无血,只能艰难地压制腹的翻腾。

    在田光强行压制的时候,一只米粒大小的飞虫完全无视了天气的严寒,以及农家地泽二十四阵法的可怖,无声无息地飞了苍穹。

    飞虫只是随处可见的普通虫子,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气息,自然不会引起众人的注意。它飘飘然飞到田光面前,在对方目瞪口呆的神色,冲入了他的鼻孔之。

    “阿嚏。”

    飞虫进入鼻孔,田光只感觉鼻子万分难受,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双手突然抽筋,不受控制地挥舞了下来。只是长剑挥舞的方向,却并不是莫尘所在的地方,而是身旁的农家高手!

    只见苍茫浩瀚的大地从天而降,宛若万丈高山自九天坠落。那位农家高手还未反应过来,已经被可怕的压力碾成了齑粉。随着那位高手的陨落,地泽二十四阵法顿时被破。

    只是阵法虽然被破,但已经释放的招式却并未消失。那广袤无边的大地虚影来势汹汹,向着下方的农家高手镇压而去。

    因为阵法突然被破,农家众高手皆是受到了反噬,以至体内的真气出现了瞬间的混乱。若是平日也罢了,最多不过一两息的时间能平复,可此时却不亚于受到了死神的召唤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广袤苍茫的大地从天而降,伴随着一阵震动新郑城的巨大轰鸣,天坛附近地数十位农家高手,甚至来不及反抗,在可怕的威能下化为了齑粉!

    一时间,广场陷入了死寂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消失无踪的农家高手,心只剩下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晋王,当真是天命所归,受命于天不成!

    东皇太一能说是意外,但农家高手死于一个喷嚏,这有些搞笑了吧?数十位纵横天下的强者,竟然因为自己人的一个喷嚏,甚至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,被瞬间秒杀成渣!

    众人想到这里,看向莫尘的眼神充满了敬畏。

    甚至连阴阳家的诸位长老,还有那些来自道家人宗的高手,此时也完全傻在了那里。对方甚至都没有出手,自己这边已经损失了超过一半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这他娘的,还怎么打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所有人惊骇欲绝的时候,莫尘终于来到了天坛顶端。他双手捧着祭天诏书,神色肃穆地将之投入了燃烧着烈焰的铜鼎之内。

    霎时间,一道金光升腾而起,化作通天彻地的金色光柱,从天坛所在直冲九霄。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