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章 咦,我这是拐了嬴政的未婚妻
    新郑城外,一处荒山之。

    东皇太一立于山巅,烟色的长袍宛若不朽的山岩。凛冽的山风呼啸而过,却连那薄薄的衣角都无法带动。

    在东皇身侧是一位身着白色长袍的老人,其身后则跟着一位看起来颇为年轻的男子。两人气质缥缈出尘,立在山巅之,自有一股飘渺仙气,让人不由生出崇敬之感。

    他们正是道家人宗当代掌门缥缈真人,一位名震天下九州的绝世高手。而他身后的那个年轻人,则是他唯一的真传弟子逍遥子。

    飘渺真人虽然已经八十高龄,但肌肤细腻宛若婴儿一般,双眸晶莹宛若玉石雕琢,身透着无尽的生机,没有丝毫老人的衰老之相。他一举一动宛若天成,带着一股特殊的道韵,充满了祥和的气息。

    东皇眺望着远方的新郑,平淡道:“这是道家人宗当代最杰出的弟子逍遥子,年纪轻轻已经有着神通境的修为,倒是个不错的修行苗子。飘渺真人有此佳徒,看来夺回道家圣物雪霁有望。”

    飘渺真人神色平淡,道:“东皇太一,你知道我为何而来。”

    东皇太一没有太多言语,随手将一卷竹简抛给了飘渺真人,平淡道:“这是道德经真迹,由尹喜亲笔记载的老子真言。报酬已经给你,莫要忘记我们的约定。”

    东皇说着,身影无声无息地消失,若非空依旧没有完全散去的声音,好像没有人来过一样。

    当东皇消失,逍遥子满脸迟疑道:“师父,我们真的要与阴阳家合作吗?”

    飘渺真人紧握着道德经真迹,静静地眺望了苍穹,叹道:“不是我们需要与阴阳家合作,而是天宗已经选择了晋王。我们只能选择与阴阳家合作,与秦国合作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闻言,默默地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道家天人两宗的争端已久,甚至可以延续到老子尚未去世的那段时间。数百年的恩怨纠葛,早已经化作了无法缓和的争执。

    天宗,人宗,必须要有一个结果!

    飘渺真人轻笑一声,道:“逍遥莫要担忧,此次不仅有我道家人宗出动,更有阴阳家的全体高手,以及农家侠魁带领的六堂强者出动。如此多的绝世高手汇聚,当是旷古未有的盛事,莫说一个小小的晋王,算是再加他手下的诸子百家强者,也是断然无法阻挡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闻言,脸露出一抹惊诧,惊呼道:“农家,他们怎么会与阴阳家搅和在一起。当年秦国名将白起之死,可是农家那些人的手笔。听闻白起与阴阳家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,难道传说有误不成?”

    飘渺真人叹息一声,脸的神情多了几分感慨,柔声道:“天下攘攘,皆为一个利字。阴阳家是这个世界底蕴最深厚的学派,他们掌握了太多的隐秘与神秘。东皇太一能够拿出我们不能拒绝的宝物,自然也能拿出农家无法拒绝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愣了一下,失神地呢喃道:“可是,东皇太一不是号称天下第一人吗?为什么还要聚集如此多的高手对付晋王,难道连东皇太一都没有把握不成?”

    若是连东皇太一都没有把握对付的人,那又会强大到何等程度?逍遥子想到东皇太一汇聚的可怕阵容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脸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韩王宫。

    距离登基大典还有两天的时间,莫尘终于搬到了修缮完毕的王宫之。

    当然,随他一同搬到王宫之的除了红莲公主,以及来到新郑不的赵国公主等人,还有牛皮糖一样的焱妃。对焱妃来说,在王宫之寻找一处喜欢的地方将之占为己为,完全是再简单不过是的事情。至于客气,这种东西完全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莫尘坐在书房之,手捧一卷记载苍龙七宿些许端倪的竹简,默默寻找着有用的线索。

    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,房门缓缓地从外面打开,随后看到焱妃贼兮兮探出小脑袋,俏脸带着几分紧张地向书房窥探。

    莫尘瞥了她一眼,道:“怎么了,一副做贼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焱妃见莫尘发现自己,调皮地吐了吐香舌,有些扭捏地走了进来。她在莫尘身旁坐下,俏脸满是纠结之色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莫尘见焱妃的神态,忍不住笑道:“怎么,天不怕地不怕的焱妃姑娘,居然还有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?”

    焱妃难得没有反驳莫尘,反而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,无力地趴在矮案也不言语。她清澈的明眸那么静静地望着莫尘,俏脸的犹豫之色越发明显。

    焱妃迟疑了片刻,不敢继续看着莫尘,声若蚊蝇地低声道:“东皇大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双眸不由眯了起来,紧盯着满脸纠结的焱妃,脸的神色多了几分郑重。

    东皇太一,这位秦时明月世界最强者之一,居然亲自出动了!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片刻,道:“对于东皇太一,你有什么了解?”

    焱妃微微摇头,精致的俏脸满是紧张,低声道:“没有人真正的了解东皇大人,也从来没有人知道东皇大人的具体身份,甚至没有人能够说得清,东皇大人到底是男是女。但是,没有人会怀疑东皇大人的实力,也没有人会怀疑东皇大人对待敌人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莫尘眉头微皱,脸多了几分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东皇太一居然这么神秘,连身为阴阳家东君的焱妃都毫不了解,难道她真的是王语嫣?

    莫尘心疑惑,呼唤着敖玉道:“敖玉,你帮北冥子推算王语嫣的下落,最终的结果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敖玉一副还未睡醒的模样,慵懒道:“她身有九天玄女那个碧池的祝福,所以本龙只推算到在西方有关于王语嫣的线索,其他的具体信息没有了。不过以本龙来看,王语嫣极大的可能是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西方,阴阳家不也在西方?

    虽说金丹境界的极限寿命是八百年,但若这种极限也并非不能突破,尤其是对方还有九天玄女的祝福。只是九天玄女,还有苍龙七宿与王语嫣之间,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联系?

    莫尘双眸失神,却是想不明白其的关键。

    他侧首看向宛若霜打了茄子,一副可怜兮兮的焱妃,忍不住感到好笑道:“算东皇太一来了,你也不至于这么一副要死要活的表情。你可是阴阳家的东君大人,难道还怕东皇太一对你不利不成?”

    焱妃小嘴嘟起,不满地瞪着莫尘。

    这个死人,人家还不是担心你?

    焱妃不满地哼了一声,又带着几分失落地低声道:“人家要是被东皇大人抓回去,肯定要嫁给小政子。人家才不喜欢他,冷冰冰的一点意思都没有。明明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,偏偏要做出一副大人的样子。呕。”

    焱妃说着,故作恶心的干呕一声,脸写满了宝宝很不满的神情。

    莫尘闻言,神色微怔。

    听焱妃这口气,似乎与嬴政早已经有了婚约。难怪这小丫头宁愿躲在这里,也不愿意回去,原来是逃婚出来的。

    莫尘想到这里,脸露出一抹怪异之色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自己算不算拐了嬴政的未婚妻?

    焱妃瞥了眼莫尘脸的怪异之色,不满地哼道:“这门亲事可不是人家同意的,而是东皇大人定下来的。小政子的五行神龙决并不完整,而东皇大人在总结了前人的基础,找到了弥补缺憾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莫尘听到这里,终于明悟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,焱妃根本是东皇为嬴政培养的鼎炉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东皇太一对嬴政似乎太好了点吧?

    难道两人有着什么关系不成?

    莫尘心疑惑,也懒得深究。

    他瞥了眼满脸纠结的焱妃,调笑道:“你不怕本王也将你当成鼎炉?”

    焱妃闻言,俏脸瞬间变得宛若桃花般诱人。

    她瞪着烟白分明的大眼睛,不甘示弱地与莫尘对视,反驳道:“哼,小心本姑娘吸干你!”

    我!

    莫尘无力地翻了个白眼,对焱妃的节操彻底不抱希望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