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章 赵韩友好会谈,本将军欺负的就是你
    ps:三和二大章,今天两更

    两刻钟后,韩军大帐之中。【】

    莫尘端坐在上方主位,韩王颤颤巍巍地坐在下方,脸上依旧挂着散不去的惊恐。在他身后的几人,分别是赵国的相国、司空等人,每一个都是赵国鼎鼎有名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平日里打个喷嚏,都能引发赵国政局动荡的大人物,此时一个个好像受惊的小鹌鹑,瑟瑟发抖地坐在赵王身后低垂着脑袋。

    在赵王身前,摆放着一方烟色的矮案,其上还有一壶来自西域的葡萄酒。玛瑙雕琢的酒盏精美异常,鲜红的美酒在其中荡漾着淡淡的漪涟,颇有几分神秘的韵味。

    莫尘举杯抿了口酒水,笑道:“赵王这是何意,看不上本将军赠送的美酒。”

    赵王身躯一颤,满脸惶恐地拱手道:“将军客气了,只是大将军赏赐的美酒太过珍贵,寡人舍不得饮用罢了。”

    莫尘轻笑一声,没有在这个话题继续纠缠,吩咐道:“取赵国堪舆图来,让赵王看看哪块地方是多余的,本将军也好帮赵王解决一下烦恼,以应两国之间可贵的友情。”

    赵国众人闻言,一个个脸色顿时绿了起来。

    多余,你家才有多余的地方。还两国友情,这根本就是**裸的敲诈勒索!

    众人心中悲愤,却没有一人敢开口反驳。他们想了想自己的处境,一个比一个将头埋得更深,就好像生怕被人看到了一样。

    同时,赵王等人心中甚至隐隐松了口气,多了几分喜悦。

    割地,也就是说自己不要死了!

    能用割地赔款解决的事情,那是个事情吗?

    天大地大,当然是自己的命更加重要了。万一这个变态再次发怒,说不得连国都邯郸都守不住。

    位于莫尘右侧的廉颇等人,此时满脸的激动之色,看向莫尘的眼神越发敬畏,并且多了几分以往没有的狂热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这盘难以破解的死局,竟然被大将军以个人之力轻松打破。不仅如此,就连那赵王等人,也成了待宰的羔羊,只能任由大将军宰割。

    大将军施展的那些手段,当真是如同传说中的上古魔神。看来军队中流传的传说不是没有道理,将军真的是神仙转世,并且与龙神有着相当的交情。众多赵魏降将想到军队中的传言,不由垂下了脑袋,再也不敢直视莫尘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才算彻底臣服,再也不敢生出丝毫的异心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莫尘坐在赵王对面,两人身前的矮案上摆放着赵国的堪舆图。

    赵王手中拿着一根毛笔,颤抖地在赵国的地图上迟疑,久久没有落笔划下去。莫尘脸上满是温和的笑容,一副和善模样地看着赵王,带给他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赵王迟疑了片刻,看着与魏国接触的濮阳南方地域,脸上露出一抹肉痛之色。那里虽然只有十座城池,却是一片难得的丰饶之地。

    哎,能够保住性命已经很好,区区十座城池寡人还有什么舍不得?

    赵王心中叹息,又带着几分庆幸,小心地从黄河上轻轻一点。

    莫尘见赵王的手势,瞥了眼濮阳南方的黄河地域,脸上露出一抹不悦之色,不满地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区区十座城池,这是打发要饭的吧?

    赵王听到莫尘不满的冷哼,身体不由为之一颤,脸上露出惊恐之色。他右手微微颤抖,毛笔的毛笔不受控制地顺着黄河轻轻一划,将巨鹿以南包括河间在内的三十座城池,全都从赵国的地图划了出去。

    莫尘望着已经完全与齐国脱离接壤的赵国,以及那片丰饶的土地,满意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能够获得武城等地,待大军修养数年之后,想要攻伐齐国却是简单了很多。攻伐齐国之后,自己就能组建一只前所未有的海军,到时候不论是远征燕国还是楚国,都多了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赵王欲哭无泪,但是看到莫尘满意的神色,心中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要这个变态能满意,赵国总算是能够保住了国祚。寡人还活着,比什么都重要,不是吗?

    莫尘点了点头,笑道:“赵王果然痛快,本将军敬赵王一杯。”

    两人端起酒盏一饮而尽,莫尘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。赵王虽然脸上挂着笑容,但是淳美的酒水下肚,他感受到的却只有苦涩。

    莫尘放下酒杯,满脸和善地从赵王以及众大臣身上扫过,柔声道:“关于两国之间的友好见证,大王已经做出了表率。不知道诸位大人,可有什么想要说的。本将军率领二十万大军前来宴请诸位,难道诸位连一点表示都没有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脸色已经变得如同苦瓜一样。

    看望你大爷啊,老子稀罕你来看望我。还表示一下,向二十万军表示,你这根本就是**裸的勒索!

    众人心中怒极,一人再也忍耐不住,怒喝道:“可笑,堂堂。”

    那人话音还未落下,莫尘已经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示意亲兵将此人拿下,冷声道:“本将军好心好意率领二十万大军前来探望诸位,竟然有人妄图破坏两国深厚的友谊,以及本将军与诸位大人的友情。

    此人妖言惑众,险诸位大人于无义,实在是可恨至极。来人,将此人拖下去砍了。”

    押着那人的两个士兵满脸冷色,应声道:“诺。”

    他们说着,将那人从营帐之中拖了出去。不过几息的时间,众人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凄厉的哀嚎,之后再也没有丝毫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伴随着那声哀嚎,众人身躯微微颤抖,本已经平静的神情充满了惶恐,额头上浮现了一层细密的冷汗。

    赵王艰难地咽了口口水,满脸小心地看向莫尘,低声道:“将军所言有理,此人妄图破坏两国深厚的友谊,实在是可恨至极。寡人愿出三十万金,犒劳将军麾下的诸位勇士。”

    莫尘满意地点了点头,笑道:“赵王果然快人快语,本将军就喜欢这么痛快的人。只是不知道,诸位大人是否也愿意表示一下,也好让本将军对那二十万的大军有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莫尘满脸和蔼的笑容,在二十万大军上加重了语气,一副你们要是不表示,可别怪老子欺负你们的样子。

    众人满脸苦涩,但是想到刚刚那个倒霉鬼,只能赶忙赔笑地点头应是。

    都到了这个份上,就当破财消灾,也好过被人稀里糊涂的一刀砍了的强!

    莫尘大笑着,对张良吩咐道:“子房,此次见证两国友情,你为本将军立下了大功。赵王与诸位大人的友谊,就由你来衡量接收。”

    张良看到强装笑容的赵国大臣们,忍不住心中吐槽。这段友情,想来赵国君臣怕是永远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他心中好笑,恭敬道:“子房领命。”

    之后邯郸的事情,皆是交给了张良处理。

    莫尘率领大军在邯郸城外渡过一夜,转而向着灵丘濮阳等地而去,准备接收赵国的割地。因为有着赵王的手令,以及二十万大军的威慑,还有廉颇等降将的帮助,在割地的接收上显得异常平静。

    当然,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,还是投降的赵国士卒中,相当一部分都是来自此地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宣传下,莫尘已然成为了降世仙神,天命所归的真龙天子!

    而就在莫尘接收赵国赔偿的领土时,楚国的二十万大军终于来到了战场,驻扎在桑丘之地不在前进。或许是得到了消息,楚国大军虽然赶至,但丝毫没有进犯魏国的意思,反而派出使者前来恭贺。

    莫尘坐镇濮阳等地数日之后,最终安排廉颇领军十五万大军镇守此地,自己则带领三万精锐骑兵先行回返韩国。他一路上行动的并不快,足足花了接近半个月才抵达大梁,当他回到韩国都城新郑的时候,已经到了八月金秋时节。

    而就在莫尘回返新郑的时候,张良在邯郸停留了大半个月的时间,终于等到赵王等人凑齐了两国的友谊见证。

    邯郸城外,骄阳初升。

    张良一身华丽的淡蓝色儒裳,望着三万大军守护下的上百辆马车,脸上露出了几分满意的笑容。有此五十万金的战争赔款,足以让为韩国做太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大将军,或许该称之为晋王了吧?

    张良抬首眺望着西南方向,脸上多了几分感慨与失神。

    如果在一年前,谁能想到莫大将军会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开创出如此辉煌的局面。覆灭曾经威震天下的魏国,逼迫天下三大强国之一的赵国割地赔款,收复了韩国数十年失去的土地。

    在短短数月的时间里,韩国的疆土足足扩大了近乎十倍。

    张良满脸失神,蓦然抬首看见不远处的一辆淡紫色奢华马车,以及马车周边数十位身姿婀娜的美人,眉头不由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位赵国的大臣见状,赶忙躬身解释道:“这是雪公主的銮驾,大王特意为将军准备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大臣说着,脸上露出几分羞愧。

    堂堂赵国公主,哪怕只是不受待见的公主,那也是赵国的脸面啊。可是现在,堂堂尊荣的赵国公主,却要被当成礼物送人,这让大臣如何能够平静以待。

    张良透过马车微微扬起的帷幔,隐约看到一缕雪白的银发,以及一抹淡蓝的衣裙。

    白发?

    张良眉头微皱,心中虽然有些疑惑,但也明白此事不是自己能够做主。虽说这是赵王的礼物,但其身份终究是尊贵的赵国公主,是否接受这份特殊的礼物,还是需要将军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他微微躬身,与赵国众臣拜别,带着价值巨大的赵国礼物,踏上了前往新郑的道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