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章 下战书,送给赵王的惊喜
    将领的话音落下,不下于一个核弹在大殿引爆,将在场的所有人都震傻在了那里。请大家搜索(品#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他们满脸不敢置信地看向将领,脸除了懵逼之色,再也没有其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廉颇!

    他不是率领二十多万大军与魏军驻守黄河北岸,怎么会出现在城下的韩军之?

    难道前线大军出事了,所以廉颇降了韩军!

    众人想到这里,脸色不由变得苍白,眼充满了恐惧与不安。

    前线大军若是战败,邯郸城可真的有些危险了。如今城守军不足八万,面对数十万的韩军,对方还有熟悉邯郸城防的廉颇相助,那。

    赵王满脸失神,呆滞地看向下方的将领,面容微微抽搐了起来,呢喃道:“怎么可能,寡人的数十万大军,怎么会那么没了?”

    赵国首相率先回过神来,瞥了眼众人震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抹了把额头的冷汗,赶忙拱手拜道:“大王,此事若是为真,前线的数十万大军当是出了变故。不过大王可以安心,虽然前线出现了变故,但韩军的胜算依旧不高。

    最多半个月的时间,楚国的大军会赶至定陶一地。我们只需派遣一能言善辩之士前往,定然可以让楚国出兵攻伐魏国。到时候魏国东线出现变故,城下的韩军必然人心不稳,只能退去。

    只是为了大王的安全,还是应当立刻召李牧率领北方精锐南下。”

    众大臣听到相国的话语,纷纷回过神来。他们抹了把额头的冷汗,一个个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相国大人所言有理。韩军东方面临楚国的威胁,西方面临秦国的疯狂报复。此时他二十万大军奔袭而来,虽然有些出乎预料,但必然无法长久。”

    “依臣之见,不出月余的时间,韩军必然会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臣刚刚在观察才城下的韩军时,发现韩军并未携带攻城器械。故而依臣之见,韩军此番突然袭击的邯郸目的,怕本不是为了攻伐邯郸,而是想要警告我赵国。”

    赵王听到众人的话语,终于回过神来。他脸色微微好转,眼的惊恐散去了许多,心却越发的恼怒愤恨。

    赵王深吸了口气,冷声道:“传令,立刻捉拿逆贼廉颇的家人,不得放走任何一人。寡人要用他全家的鲜血来祭旗。”

    众臣闻言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不管廉颇往日的功劳有多大,如今数十万大军倾覆,他更是降了韩国,纵是全家抄斩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在此时,大殿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禀报声:“报,韩国使者求见。”

    韩国使者?

    众人愣了一下,随后看向了脸色阴冷无的赵王,又赶忙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赵王宫大殿。

    张良一身华贵的淡青色长衫,俊美的面容之以往少了几分稚嫩,多了些许的成熟与沧桑,看起来端是举世无双的翩翩公子。

    赵王打量了张良一番,眼闪过一抹赞赏,冷声道:“下方来着何人,莫非连外交礼仪都不懂。依寡人看,韩国当真是无人了,竟然派出这等毛头小子前来,可笑。”

    张良俊美的面容始终带着温和的微笑,丝毫不为赵王的奚落所动。

    他傲然而立,轻笑道:“张良不才,为韩国一普通小吏。但正是因为张良位卑言轻,故而才会被派遣赵国充当使者。对于强国,自然是需要老成持重之人出使。但对于弱国,若是派遣了精明强悍之人,岂不是显得我国以大欺小。”

    赵王闻言,脸色不由有些阴沉难看。

    自己奚落对方一番,却被人借机反讽。这小儿看似年幼,当真是伶牙俐齿之辈。

    张良没有理会赵王阴沉的脸色,继续道:“至于外交礼仪,还请赵王谅解。张良拜父母,拜君,拜先贤。但身为韩国使者,却有三种君王不拜。昏庸无道之君不拜,亡国之君不拜,弱国之君不拜。”

    大殿的赵国大臣脸色狂变,纷纷怒视着神色淡然的张良,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,无知小儿,竟然口出狂言。”

    “韩国派出这等无知小儿前来,当真是可笑、可悲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,臣请将此人推出去斩首示众,以示我赵国之雄伟。”

    赵王听着众人的话语,望向张良的神色变幻不定。他挥了挥手,止住了众人的喧哗之声,阴冷地看向张良道:“好,敢在王宫之与寡人这般说话的人,你还是第一个。只是今天你若是不能给寡人一个交代,那休怪寡人的长刀无情。”

    张良神色淡然,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模样,平淡道:“廉颇将军率领二十万大军坐镇南方,大王却在临战之时派遣乐乘夺帅,甚至想要将廉颇将军除去。若非昏庸之主,如何会做出这般蠢事。

    如今北方胡人十万精锐骑兵入侵赵国边境,而南线的数十万大军又全军覆灭,赵国已然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。大王落得这般境地,算不算亡国之君。

    我家将军以六万精兵起家,在短短月余挫败秦魏赵百万大军,更是覆灭了魏国数百年的国祚。如今莫将军拥兵七十余万,帐下猛将如云,为韩国开拓疆土千里。赵国此时的景象,如何能够与之相。此,不正是弱国之君。”

    赵王脸色阴沉无,看向张良的眼闪烁着可怕的杀机。他双手紧紧地按在矮案,指骨更是因为太过用力而变成了白色。

    此人,可怒,可杀!

    赵王深吸了口气,勉强平复了心的杀机,声音透着无尽的寒意道:“你,难道不怕寡人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张良一手负于身后,一手置于身前,满脸倨傲地环顾四视,不屑道:“张良不过无名小卒尔,何惜这无用之身。大王若是杀了张某,不正是验证了张某所言属实。

    此次张某前来,是为大将军向赵王下达战书。

    大将军听闻赵国多悍勇之士,故而欲以五百人对阵赵军千人,让天下明白何为真正的悍勇之士。此战赵军若是能胜之,则我军这退出赵国疆土,并且三年内不刀兵相向。赵军此战若败,还请交出廉颇将军等人的家眷。”

    赵王神色阴沉,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异色,挥手道:“侍卫,带使者先行下去歇息,寡人要与众臣讨论一番。”

    当张良被带离大殿,赵王神色冷静了下来,平淡道:“诸位爱卿以为,当如何?”

    众臣满脸沉思之色,谁也没有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相国沉吟了两息,脸露出一抹笑容,躬身拜道:“大王,此战的主动权已经在我们的掌控之,又为何要拒绝。对方既然提出要廉颇等人的家属,目的也显而易见了。我们何不趁机探出叛变的将领名单,做出更好的布置。”

    “相国此言甚妙,此战我军若是能胜,则可轻松退去这二十万大军,解了邯郸城的危机。此战纵然是败了,那些降将的家属皆在大王手,到时还不是任凭大王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大王若是略施恩惠,说不得还能让他们叛变韩军。到时我们里外夹击,则韩军必然大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未曾想到韩军将领如此愚蠢,竟将这等重要的人质亲手送到大王手,真是天助大王成霸业。”

    赵王听着众臣的建议,脸露出了一抹笑容,眼眸深处闪过可怕的杀机。

    贼子,寡人可是会为你们准备一份大礼!

    邯郸城,数里外的一处营帐。

    麟儿跪坐在莫尘身旁,小心地看向神色悠闲的莫尘,低声道:“将军认为,赵王会遵守承诺?”

    莫尘脸露出一抹玩味,轻笑道:“除非赵王脑子傻了,才会真的遵守这个承诺。到时候,他定然会趁机要挟,甚至对众将领的家属动手。”

    麟儿闻言,不由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既然将军知道,又为何。

    难道!

    莫尘抿了口茶水,双眸深邃地看向大帐之外,轻声道:“若是不击破他们最后的侥幸,又如何能让他们彻底为本将军效力。至于与赵王的约定,那不过是个笑话罢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本将军可是为赵王准备了一份特殊的惊喜。一份,足以让所有人铭记一生的惊喜。本将军会让所有人明白,武道极致可以敌国!”

    武道极致,可以敌国?

    麟儿神情微愣,有些惊愕地看向莫尘,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莫尘脸带着淡淡的笑容,并没有为麟儿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当赵王同意试的时候,他们已经输了!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