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4章 赤裸裸的碾压,不堪一击的长城天险!
    那队长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满脸惶恐地高吼道:“快,快点燃狼烟。”

    众人愣了一下,看了眼下方无边无尽的韩国大军,满脸惊恐地向着烽火台跑去,点起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狼烟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的功夫,一道巨大的狼烟升腾而起,在晴朗的苍穹下是如此清晰!

    烽火台数里外,一处临时搭建的帐篷。

    莫尘坐在帐篷的主位,廉颇端坐在他对面,其他将领则立在廉颇身后的帐篷两侧。在两人身前是一方简单的矮案,其摆放着一张赵魏边境的地图。

    廉颇指着地图,凝声道:“将军且看,我们前方三里之外是赵国长城。这段长城纵横四百余里,将邯郸城全方面的保护起来,是我们无法绕开的关隘。

    此段长城高达五米,眼下我军没有攻城器械,一时半会想要攻克长城天险,怕是有些困难。若是过了此段长城,则邯郸城近在咫尺,大军顷刻间即可赶到邯郸城下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颔首,道:“长城天险,对他人来说难加难,但是在本将军看来,此处关隘不足一提。从地图看,过了此处长城天险,距离邯郸只有数十里的路程了,我军应该可以在下午赶至邯郸城下。”

    廉颇闻言,脸满是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这位大将军,还真是不怕打击人。不过,如今长城天险虽然依旧险峻,却缺乏足够的士兵防守,当是无法抵挡大军的攻伐。至于下午兵临邯郸,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算长城缺少士兵防守,但如果没有足够的攻城器械,也是没有办法攻破。而算是制作最简单的云梯,没有两三个时辰的准备,也无法开始攻城。

    莫尘轻笑道:“廉颇将军可是不信?”

    廉颇见莫尘自信的神色,摇头道:“非廉颇不愿相信,而是将军所言实在惊世骇俗。以我军现在的力量,想要在半天之内攻下此处关隘尚可,但是更快的话有些困难了。除非。”

    廉颇说到这里,看向莫尘的神色多了几分异样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他虽然没有说完,众人却是明白了廉颇的意思。除非莫尘还有其他神鬼莫测的手段相助,否则断然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攻下此处关隘。

    莫尘脸露出一抹微笑,平淡道:“此处关隘,当是已经破了。”

    破了!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一个个满脸懵逼之色。

    若是莫尘做了什么,他们还不至于如此激动。可是莫尘一直与众人在一起,他们实在是不得不怀疑,莫尘到底哪里来的把握,此处关隘已经破了?

    凭他之前派出的三千先锋,那也太可笑了吧?

    数里外,赵国长城关隘重城。

    因为赵国南线大军多被派遣到了魏国征战,故而重城之只有不到两万的守军防守。当南方升腾起狼烟的时候,重城还是一片懒散的氛围。因为没有人能够想到,会有人在这时前来攻伐。

    故而,当狼烟升腾起的时候,重城的守卫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“咦,东南方向出现狼烟,还是最紧急状态才会使用的狼烟,不会是哪个蠢货不小心点燃了狼烟吧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好说,次不有个蠢货喝多了,不小心点错了狼烟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们看,好像有大队人马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那是韩军的旗帜,敌袭,真的是敌袭!”

    城墙的守军望着远方疾驰而来的骑兵,一个个满脸不敢置信地神色,发出凄厉地高鸣。伴随着短暂的混乱,阵阵钟鸣之声浩荡响起,很快响彻了整个城池。

    伴随着钟鸣之声,数以千百计的赵军紧急爬了城墙,眺望着以及来到数百米外的韩军骑兵,一个个神色写满了不安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到底哪来的韩军?”

    “廉颇将军不是率军数十万南下了吗,我们这里怎么会有韩军出现,不会是南方战场出现了什么变故吧?”

    “这,应该不至于吧。廉颇将军与魏国合兵四十万,更有乐乘将军率领的五万精锐骑兵相助。算是韩军举全国兵力,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拿下大军。”

    “对,估计这是韩国干扰后勤的探子。不过区区数千人敢来袭城,还真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防守的士卒望着不过数千人的韩军骑兵,经过先前的骚乱之后,一个个脸多了几分轻松。

    区区数千人的骑兵,不说城的一万多守军。是下方纵横数十米的湍急渭水,以及这高大的城墙,足以让那些韩军望之叹息。

    众人一个个神色轻松,丝毫没有大战将至的紧张。更有人满脸得意的笑容,跳到了城墙的女墙,对着数百米外的韩军扭着屁股大笑道:“对面的韩国小崽子,老子的屁股在这里,快来干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对面一群骑兵,难道还能飞过来不成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大笑起来,看向远方的韩国骑兵,充满了戏虐与嘲弄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嘲笑声,三千骑兵仅仅是停顿了片刻,马不停蹄地冲了过来。战马的速度极快,不过转眼的功夫已经冲到了城墙百米之外。

    城墙的守卫望着冲锋而来的骑兵,不由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他们是疯了,还是疯了?

    一群什么都没有的骑兵,竟敢那么冲锋过来,难道还想用自己人填平渭水不成?

    城墙下方。

    领军而来的韩军将领望着城墙发愣的赵军士兵,脸露出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一群蝼蚁,岂能懂得大将军的无威能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那根绑着符篆的几根箭支,看着身前数十米外的湍急渭水,脸满是狂热与兴奋,好像舍生忘死的狂信徒。

    在赵军将士们戏虐的神色,他张弓将一根绑着冰蓝色符篆的箭支对准湍急的渭水,随后神色充满激动地松开了手指。

    长箭破空,瞬间没入了湍急的渭水之,荡漾起一朵漂亮的水花。

    城墙的赵军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啊,这韩军将领难道是想要逗笑我们?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承认,这等可怕的箭术,当真是惊世骇俗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确实称的惊世骇俗。百多米的距离,竟然能够射到渭水之,难道韩军都是这种废物不成?”

    在众人大笑的时候,突然一声惊恐的嘶鸣将所有人惊醒:“快看,渭水结冰了!”

    众人愣了一下,心满是好笑。

    渭水结冰,这可是夏季啊!

    他们心虽然好笑,但还是忍不住好地低首向着下方望去。只是当众人看到城墙下方的渭水时,顿时全都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只见,本来湍急的渭水,不知何时已经被一层厚厚的寒冰束缚。

    那冰蓝色的厚重寒冰,在骄阳下散发着强大的寒气,甚至让城墙的众人都感受到一股难言的冰爽。而那股厚重的寒冰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渭水蔓延看来,转瞬已经冰封了里许的渭水河段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渭水怎么会结冰,难道是那一箭?”

    “这种寒气,不是幻觉?”

    赵军目瞪口呆地望着下方冰封的河段,总感觉自己好像没有睡醒,又或者了什么可怕的幻觉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愣神的时候,那位韩军将领再次张弓搭箭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箭支捆绑却是数张土黄色的符篆。

    长箭破空撕裂空气,在赵军惊惧地眼神,轻松撞在了厚重险峻的城墙。

    天地,一时间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城墙的赵军纷纷惊恐地看向那支长箭,一个个脸色变得苍白,额头不知何时布满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两息时间过去,众人望着没有变化的城墙,不由有人松了口气,满脸失神地低声道。

    只是他话音未落,这段里许的城墙突然剧烈晃动了起来,好像发生了强烈的地震。不过两息的时间,城墙方的赵军士卒们已经无法站立,更有人被突然而来的变故甩下了城墙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数息之后,伴随着一阵响彻天地的轰鸣,本来犹如天险的长城险关,硬是垮了足有里许长。

    “完了!”

    那些侥幸未被活埋在城墙下方的赵军士卒们,透过已经完全垮掉的城墙,望着不知何时跃了渭水的韩军士卒,满脸失神地低声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