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章 兵败如山倒,赵军全面溃败
    莫尘轻笑道:“乐将军有心了,竟然送来这么漂亮的衣服,实在是让莫某人不胜荣幸。只是不知道,这么漂亮的衣服若是穿在身,又是何等风采。”

    乐乘脸色越发苍白,望着身前华丽的木盒,艰难的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现在真想直接找个洞钻进去,或者将提出送女人衣服的那个混蛋碎尸万段。但世界没有如果,更没有后悔药。

    乐乘看到莫尘脸的冷色,顿时打了个寒颤。他露出哭还要难看的笑容,哭声道:“将军想要知道的话,罪臣可以穿起来试试,让将军过过眼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众人脸的鄙夷再也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这小人为了活命,真是没有一点廉耻之心。廉颇将军被这种小人所害,足以窥见赵王的昏庸无能。

    乐乘此时可顾不得众人鄙视的神色,他小心地看了莫尘一眼,双手颤抖地打开了木盒。随后,他在众人毫不遮掩的唾弃之色下,没有丝毫犹豫地换了那件粉色的女人衣裳。

    莫尘看着身穿女人衣裳,脸的神情宛若向主人讨要骨头的小狗般,可怜兮兮看向自己的乐乘,大笑了道:“廉颇将军,不知道对本将军的这个礼物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廉颇闻言微愣,随后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满脸不善地看向乐乘,眼闪烁着凛冽的杀机,对莫尘躬身拜道:“能得将军赏赐,廉颇不胜荣幸。”

    乐乘听到这里,哪里还不明白莫尘的意思。他脸满是惊恐之色,看向廉颇满脸杀机的样子,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血,身躯一软倒在了地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莫尘笑着转身离去,再也没有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在莫尘与廉颇交涉的时候,韩军宛若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,轻松地撕裂了赵军的防御,向着大营内杀去。

    赵军大营内部,一些赵军将领小心汇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满脸的不安之色,额头布满了豆大的汗水,彼此面面相觑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一位长着络腮胡的年壮汉看向外面越来越乱的局势,脸写满了焦急之色,问道:“你们倒是说个话,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廉颇将军叛变已成事实,而乐乘将军又落到了对方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没有看到,韩军乘风破浪而来,那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吗?依我说,咱们别犹豫了,还是赶快逃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我们还是赶快逃吧,不然那些怪物要是追来,咱们怎么可能抵挡的住。”

    有人亲眼看到莫尘率领大军降临的可怕威势,此时脸满是恐惧之色,根本生不起点滴的抵抗之心。那种可怕的能力,绝对不是人类能够拥有。

    其余几人虽然没有亲眼见到,但也从其他人口得知了一些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一两个人这么说,他们还能当初那些人失了魂。可是现在所有人都这么说,众将领却是不能不考虑其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众人对视一眼,其满是不甘之色。

    前线二十万大军战败,算自己等人能够逃回去,结果也不会有太多的区别,甚至还可能连累家人受辱。

    众人沉默了几人,其一人挣扎了片刻,挥剑斩破了身旁的帐篷。随后他从帐篷撕下一道白色的布条,将之缠绕在了肩膀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神色凝重地环顾四视道:“按照那几位兄弟所说,韩军当是有着神鬼莫测的威能。否则他们也不会以六万干翻了秦魏六十万大军,又在短短两天攻破了魏国都城大梁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乘风破浪而来,咱们挡是肯定挡不住了。可要是那么逃走的话,除非兄弟们以后隐姓埋名,否则全家都要死。既然左右不过是个死,咱们何不随廉颇将军反他娘的。跟着那位韩国大将军,说不得还能搏个荣华富贵。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了片刻,道:“王大哥说的不错,咱们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。赵王登基之后,任由小人污蔑廉颇将军,也不是什么值得效忠的明主。咱们左右不过是个死,何不随廉颇将军一样反他娘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乐乘那小人已经被擒,大军肯定是守不住了。咱们干脆趁势反了,说不得还能搏个富贵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众人说着,很快达成了一致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撕下一道白色布条,将之缠绕在胳膊。当众人做完这一切,彼此对视一眼,皆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扑通。”

    在此时,一声轻微的声响从帐篷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脸色微变,不由侧首向帐篷望去,却见魏国使者离先生从帐篷的一个大木箱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离先生还未爬出木箱,急匆匆地喊道:“不要动手,我是自己人,自己人。在下名为魏国使者,其实是为大将军效力。此次小人潜入赵国,是为了刺探情报而已。如今各位要为大将军效力,大家以后可是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一双并不大的眼睛滴溜溜地转动,从神色惊疑不定的众将领身扫过,脸满是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只是在众人看来,他的笑容却是相当猥琐,配那并不高大的身体,活像一只贼眉鼠眼的老鼠。

    王将军眉头紧皱,一手紧紧地按在剑柄,冷声道:“你说自己为大将军效力,我们如何信你?”

    离先生闻言,顿时满脸的冷汗。

    这,自己哪里有什么证据。以往为大将军效力,不过是别人联系自己罢了。如今那神鬼莫测的家伙不知道跑到了哪去,自己哪找证据证明身份啊。

    离先生眼睛微动,看到众人越发怀疑的神色,赶忙道:“等等,在下虽然没有证据,却有一场富贵送给诸位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脸的杀机微顿,看向离先生的眼神多了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离先生抹了把冷汗,赶忙道:“诸位如今算降了大将军,也不过是戴罪之身罢了,保住性命或许还行,但是想要攀登高位可不容易。在下有一个办法,可为诸位带来一场富贵。

    如今魏国十五万大军在东线攻伐赵军大营,虽然对于大将军而言没有丝毫威胁。但诸位若是愿意随我前去劝降他们为大将军效力,那可是天大的功劳啊。”

    劝降魏军!

    众将领面面相觑,颇为惊愕地看向离先生,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自己等人尚且还是戴罪之身,如何能够劝服魏军投降?

    离先生见众人被自己的主意震慑,心微微松了口气,赶忙解释道:“现在统领魏军之人名为谢正,其家人多在大梁之。而今魏王叔已经死去,他若是看到诸位将军也为大将军效力,定然会明白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防止出现不必要的麻烦,还需诸位领一队兵马前去。”

    众将领眉头微皱,彼此对视了一眼,很快达成了共识。

    这么投降,肯定没有什么功劳。若是能够说服魏军,那可大不一样了。到时候不说更进一步,至少能够保住现在的权势,甚至给大将军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大将军将来北伐回国之后,可是要登基称王的人物。

    自己等人现在要是能在大将军面前露脸,将来的荣华富贵不有了保障。

    当众人达成一致,很快行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带领着各自的亲兵,开始拉拢招募慌乱无神的赵军将领反叛。随着他们的动作,赵军大营的形势越发混乱,本来不过两三万之众的反军,在短短时间内扩大了数倍。不过一刻钟的时间,二十万赵军里面竟是出现了七万之众的反军!

    一时间,赵军大营处处乱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