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章 神鬼之兵,无可匹敌!
    “难道我眼花了,怎么那巨浪上面竟然会有人,还不止一个!”

    “咦,老兄也眼花了,好巧啊。儿郎们随我杀,救出廉颇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杀,救出廉颇将军!”

    韩军士卒们经过龙神显灵一事,早已经热血沸腾的快要燃烧起来,就等着一个发泄的机会。此时他们听到莫尘的命令,皆是满脸狂热地高举手中的兵刃,齐声发出震动天地的怒吼。

    大军吼声震天,转而宛若泄洪的黄河之水,向着赵军大营发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在韩军的高吼之中,赵军终于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廉颇手下的那些心腹之士们,也顾不得他是否与韩军有联系,满脸兴奋地高举兵刃,喊道:“兄弟们,我们的援军到了,杀啊!”

    顷刻间的功夫,乐乘手下的兵马兵败如山倒,根本没有丝毫阻挡的意思。

    面对呼啸而过的韩军士卒,以及丝毫不念旧情疯狂砍杀的赵军,他们有人满脸惶恐地向着后方退去,有人干脆直接丢掉兵刃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打,这他娘的还怎么打,没看到韩军都是怎么过来的?

    再说了,廉颇将军都已经投敌了,我们这些小喽喽还打个屁啊!

    在韩军宛若神话般的降临方式冲击下,以及众人确定了廉颇投敌的消息中,韩军遇到的抵抗微乎其微。他们一路横扫而过,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。

    莫尘骑着战马,缓缓来到了廉颇身前。

    他瞥了眼战马旁警惕的亲卫,看向神色有些暗淡的廉颇,拱手笑道:“廉颇将军,久仰大名。”

    廉颇双眸微闭,脸上满是苦涩,低沉道:“好,本将军输的心服口服,莫将军当真是无愧一代人杰,手段让人无法想象。如今廉颇落到将军手中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。”

    莫尘脸上满是温和的笑容,柔声道:“廉颇将军这是什么话,将军为我立下如此功劳,本将军又岂能过河拆桥不是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将军就算不为自己想想,也要为邯郸的亲人,与这些追随将军的忠诚之士考虑一下。将军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赵王焉能放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廉颇闻言,脸色微变,无神的双眸闪过一道寒芒。

    对于新等级的赵王,廉颇早已经失望透顶。枉费自己为赵国抛头颅洒热血,却落得这般可悲的下场。有此昏庸之君上,如何能不让人寒心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死在此地,叛国的罪名就再也没有洗刷的可能,再加上这前线二十多万大军的覆灭。到时候,自己留在邯郸的家人,肯定会成为赵王发泄怒火的工具。

    廉颇想到这里,脸上多了几分杀机。

    他抬首看向莫尘,脸上多了几分正色,沉声道:“将军想要如何?”

    莫尘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,抬首环顾四视,道:“将军且看这些投降的赵军,不知可有继续率领他们征战天下的打算?”

    廉颇闻言,顿时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自己可是被俘虏的将领,他居然想要让继续统帅大军。按理来说,他难道不该将自己软禁起来,又或者挂着一个有名无实的名头,苟延残喘于这个世界?

    廉颇心中不敢置信,失神地看向莫尘,迟疑道:“将军,愿意让廉颇继续率领这支大军?”

    莫尘大笑道:“正所谓宝刀赠英雄,廉颇将军可是一代名将,若是不能纵横沙场的话,岂不是一大憾事?难道,将军已经老矣,挥舞不动手中的长刀!”

    廉颇闻言,顿时吹胡子瞪眼,怒视着莫尘戏虐的神色,咆哮道:“我廉颇一饭斗米,肉十斤,如何不能上马杀敌!”

    莫尘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,柔声道:“廉颇将军之意,是同意了本将军的邀请。”

    廉颇闻言微愣,脸上不由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。他环顾四视,看到那些将领脸上的渴望,以及周边亲卫闪烁的眼光,不由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哎,他有一言说的是,就算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为家人与这些忠诚之士想一想。

    自己死了倒是痛快,但是家人与他们又当如何?

    廉颇沉默了片刻,强撑着无力的身体,翻身下马单膝跪地,拜道:“罪臣廉颇,拜见将军!”

    伴随着廉颇的动作,周边那些将领纷纷松了口气,脸上带着几分激动与不安,同样翻身下马单膝拜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等待自己的命运将会是什么样,但他们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。当莫尘率领数万大军,宛若天兵天将般降临在此地的时候。他们心中就已经明白,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不是平等的。

    莫尘神色越发温和,下马将廉颇从地上扶了起来,笑道:“将军客气了,从今以后我们可就是袍泽了。”

    袍泽!

    廉颇闻言,眼中闪过几分自嘲。

    自己堂堂赵国信平君,先是被赵王抛弃,如今又成了敌国的袍泽。命运,还真是一个婊·子。

    就在莫尘与廉颇相谈甚欢的时候,一道兴奋的声音从远方传来:“哈哈,将军且看,末将捉到了什么玩意。”

    莫尘侧首望去,却见一位身材高大威猛的韩军将领,提着一个身穿将军铠的中年人,策马奔腾了过来。

    莫尘还没有开口询问,廉颇已经脸色扭曲,充满杀机地冷声道:“乐乘!”

    乐乘,不就是那个送给自己礼物的赵军统帅吗?

    莫尘闻言,顿时明白了过来。他看向那满脸惊惧之色,发髻散乱不堪的赵军统帅,脸上露出一抹玩味之色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乐乘被那将领随手扔在莫尘身前丈许外,发出一声沉闷地声响,溅起一阵轻微的烟尘。乐乘痛哼了一声,身上沾满了尘土,看起来越发的狼狈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,他早已经顾不得自身的形象。

    当乐乘看到莫尘,以及他周边的景象,顿时反应了过来。他满脸惶恐地跪在地上,拖动着双膝地爬向莫尘,颤抖道:“将军,小人也愿降,愿追随将军征伐天下。

    今日得见大人,小人才明白自己以往的浅薄,以及赵王想要对付大人的可笑。以大人这般英武不凡的雄姿,天下何人能够有资格与大人对敌。小人不才,愿为将军坐下马驹,手中兵刃。”

    乐乘说着,脸上神色越发恭敬,看向莫尘的双眼都透着崇拜之色。

    那副神情,简直好像粉丝看到了偶像。

    莫尘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随手从马背上将一方精致的木盒扔在了乐乘身前,眼中满是玩味之色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乐乘见状,脸色瞬间变得如同白纸。

    只因为,那正是他之前派使者,赠与莫尘的女人衣裳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