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章 活着的神话,赵军之乱
    敖玉连考虑都没有,直接坚定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莫尘面对敖玉的干脆利落的回答不由微微一愣,心中道:“我说流氓龙,你答应的这么干脆,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啊。”

    敖玉翻了个白眼,哼道:“废话,本龙如果没有目的,难道会和你说那么多。你也不想想,就凭这个弱的和渣一样的小世界,就算有神祇存在又能怎么样。只怕那所谓的神祇,比本龙现在的状态还要糟糕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怎么说那也是真正的神祇。咱们要是能趁他没有复苏之际将他抓来吃了,那可是真正的大补啊!”

    敖玉说着,声音多了几分诱惑,道:“你不是嫌弃自己的资质不够好,只要咱们能够吃了那个神祇,说不得你就能获得超越凡人的高贵血脉。”

    莫尘不屑地冷哼一声,道:“你以为本将军和你个吃货一样,天天就知道吃吃吃。再说了,神祇要是那么好杀,也不是神祇了。这可是别人的主场,你以为是自己家的池塘啊。”

    敖玉沉默了片刻,没好气地哼道:“行了,想要演什么戏,随你就好了。不过咱们可是说好了,你可一定要给本龙套出关于神祇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莫尘心中无力地翻了个白眼,对于流浪龙这个吃货的执着,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莫尘与敖玉交流的时候,北冥子终于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紧盯了莫尘,凝声道:“前辈所言当真属实,曾经与王语嫣前辈见过神邸?”

    莫尘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平淡道:“有些事情若非亲眼所见,没有人会真的相信。不过本将军既然那么说了,自然是有着证据。”

    北冥子眉头紧皱,脸上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他自语比自己更早认识王语嫣前辈,并且还和对方一起见到过真神。难道真是自己猜错了,他是一位不世出的老怪物,并非是在近年来见过王前辈。

    莫尘沉吟片刻,见北冥子满脸疑惑,叹道:“我知道你心中有疑惑,本将军心中同样充满了疑惑。若是你嫌弃,我们倒不如交换一下消息,或许能够解开各自的疑惑。”

    北冥子闻言,脸上露出意动之色。

    如果他说的是真的,或许自己能够从中获得一些重要的信息。悠悠数百年的时间,已经掩埋了太多的故人。三百年的时间过去,留给自己寻找答案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北冥子感受到已经不远的大限之期,不由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声音多了几分感慨,几分叹惋,将自身与王语嫣相识的事情,不急不缓地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与王前辈相见,是在三百多年前随恩师老聃拜访先贤之时。也是那一次的相遇,改变了在下的一生。前辈就好像来自九天的神女,又像是不是人间烟火的仙子,即便是相隔三百多年,依旧让人无法忘怀。

    只是,那时的我完全没有想到,前辈竟然有那般惊世骇俗的身份与来历。没有人能够想象,我当初是何等的震撼与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那一次,我失眠了,足足三天没有睡上一息。

    只因为,她的身份太过让人震撼,也太过高贵。

    她,是周文王的胞妹,一手缔造了大周数百年统治根基的奇女子。更是一位承前启后,总结了上古巫道,开创了如今修行之道的大贤。是她,铸就了诸子百家的传奇。也是她,开启了一个新的修行时代。

    她,就是活着的神话!”

    北冥子说着,脸上时而露出喜色,时而露出感伤,更不时露出自嘲之色。

    而莫尘听着北冥子陷入沉思的自语,心神不由剧烈的波动。

    周文王的胞妹!

    那就是说,王语嫣当初来到这个世界,和自己现在穿越的状态异常相似,都是进行了转生!

    而就在莫尘与北冥子交流的时候,赵魏联军的大营却是暗流汹涌。

    赵军大营的一处营帐之中,那些曾经与廉颇一同离开帅帐大营,却被乐乘趁机下了兵权的将领们汇聚一堂。他们一个个满脸怒色,一边饮酒,一边骂道。

    “娘希匹的,乐乘那小儿竟敢对我们同时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呸,老子早就看那小子不顺眼。就凭他一个后生,居然如此怠慢廉颇将军,当真是可怒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总感觉这小子请将军赴宴,似乎有些诡异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他白天的时候那么嚣张,一副恨不得在将军头上拉屎拉尿的样子,怎么会那么好心给将军践行?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,他不会是想要对将军下手吧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一愣,瞬间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似乎也并非没有可能。乐乘视廉颇将军为眼中钉,今日更是百般羞辱将军。而此时突然宴请将军,说是为了他践行,不论怎么想都有些不对啊!

    就在众人心中不解的时候,营帐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那人还未进入帐篷,众人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话语传来:“不好了,帅帐那里出事了。廉颇将军突然发狂袭杀了魏王叔,如今被乐乘关押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乐乘正在召集魏国将领,说是要拿将军祭旗以告慰魏王叔的英魂。不仅如此,他还说廉颇将军早有谋反的预谋,其实已经与韩国的那些逆贼暗中勾结在一切,并且在廉颇将军的营帐找到了谋反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里,顿时全都脸色大变地站了起来。他们不敢置信地对视一眼,其中充满了愤怒。

    大将军虽然脾气暴躁,但绝对不会干出这种鲁莽的事情。至于所谓的与韩军暗中勾结,更是荒唐可笑的言论。定然是乐乘那小人,想要趁机铲除大将军,所以才故意捏造事实。

    众将领没有说话,纷纷大步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只是当他们想要寻找说话那人,却是连条人影都看不到。众人对视一眼,脸上多了几分凝重之色,转而向夜宴所在的帅帐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还未赶到帅帐,就看到一队队疾驰而过的兵马,以及远方若隐若现地咆哮之声:“乐乘小儿,本将军纵是身死变成了鬼,也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真的出事了!

    众人听到那熟悉的声音,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。那是廉颇将军的声音,如今看来帅帐那里真的出事了。

    他们对视一眼,有人脸上露出阴狠之色,低声道:“乐乘现在敢明目张胆地对将军下手,并且诬陷将军密谋造反,将来定然不会放过咱们兄弟。既然他不给咱们兄弟留活路,咱们干脆和他拼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神色微变,但是转瞬变成了坚定。

    “要是被按上谋反的罪名,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。咱们跟随廉颇将军尸山血海的闯出来,为大赵流过多少血,难道还要被这种小人摆弄。娘希匹的,他不给咱们兄弟留活路,咱们干脆真的反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左右不过是个死,咱们兄弟难道还要窝囊的跪着被人灭全族不成?”

    众将领低语一声,很快达成了一定的共识。他们神色阴冷地看了眼帅帐的方向,转身向着营帐外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恨不得立刻杀了乐乘,但更明白单凭自己等人不可能是乐乘的对手。众人很快消失在延绵的营帐中,小心地联系起自己的旧部,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汇聚人马,将廉颇先行救出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赵军帅帐。

    离先生望着廉颇被与压下去的身影,满脸笑容地对乐乘微微躬身,笑道:“将军妙计,廉颇与韩军暗中有联系,这等意图谋反之人,当真是死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乐乘满脸笑容,微微颔首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他回想起廉颇那愤恨的神色,瞥了眼营帐前早已经没了声息的魏王叔,双眸微微眯了起来,其中满是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廉颇这老匹夫已经解决,想来大王也会相当满意。铲除了这个威胁,这数十万的赵魏联军,再也没有人能够阻碍自己。以四十多万的兵力想要对方那韩国贼子,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乐乘凝视着南方,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仿佛看透了空间,看到了对岸的韩军大营,更看到了无尽的荣耀加身,金钱美人纷纷而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