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章 论装逼,本将军从来没有怕过!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莫尘与张良巡视黄河两岸的时候,赵军大营帅帐。

    乐乘端坐在营帐方主位,满脸喜色地看向下方的使者,大笑道:“那韩国贼子,当真是如此说的?”

    使者满脸的恭顺笑容,赶忙说道:“一切都如大将军预料那般,那韩国贼子正是如此说的。将军是没有看到,那韩国贼子手下的将领,可都是气炸了啊。”

    乐乘大笑了起来,击掌道:“好,此事办的不错,自己下去领赏。”

    使者闻言,脸满是喜色,先是恭敬地躬身一拜,随后才从营帐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使者离去之后,一位跪坐在下方左侧的年人满脸喜色,拱手道:“恭喜大人,妙计成矣。这不世之功,当是逃不出大人的手心了。他日大人若是收复大梁,当可成为名震天下的一代名将。”

    乐乘脸的笑容灿烂,摆手笑道:“离先生客气了,客气了。乐某人能有所收获,还不是廉颇老儿迂腐,手下有这般出众的人才,却将之视若尘土。那老匹夫,当真是可怒也。”

    被称之为离先生的,正是魏王派往邯郸的使者。

    他看着乐乘得意的神色,并没有在这个话题继续牵扯,而是露出神秘的笑容,举杯道:“今夜之事,劳烦将军了。只要将军能帮我家大王除去魏王叔,则一切都好商量。之前的那些礼物,只是一份小小的定金。事成之后,我王尚有重礼相赠。”

    乐乘闻言,脸的笑容敛去。

    魏王的礼物,他自然是喜欢。其的精美瓷器与琉璃,可是价值数千金的极品。如此宝物若还是定金,那所谓的重礼简直让人疯狂。

    只是乐乘虽然贪恋财物,却更明白自己的目的。魏王叔不是普通人,他可是魏国十五万大军的统帅。若是魏王叔出了问题,而眼前的使者又不能掌控局面,到时候十五万魏国大军骚乱起来,赵国的南伐大计怕是要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到时候,再多的钱财美人,自己也要有命去享受才行。

    乐乘沉吟了几息,神色平淡地问道:“你的那些事情,办的如何了?若是你不能掌控魏国大军,本将军可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离先生满脸笑容,轻轻拍了拍手掌。

    只见,一道高大的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。他面容粗狂很是普通,但是那双眼睛却好似铜铃般巨大,给人一种虎豹环顾的感觉。

    乐乘看到来人,脸不由露出一抹惊讶,低声道:“谢将军!”

    此人可不是普通人,而是魏国十五万大军的副统帅,甚至可以说是魏国十五万大军的真正指挥官。毕竟,魏王叔虽然有着名分,但也只是名分罢了,若是统兵打仗,那不过是个笑话罢了。

    乐乘先是一愣,随后便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若是有此人相助,魏国的大军定然是乱不起来。那魏王承诺的重礼与美人,自己自然是能够笑纳了。

    乐乘想到这里,对着离先生举杯笑道:“先生尽管放心,今夜之事定然不会出现问题。魏王叔与廉颇那老匹夫,全都见不到明日的太阳。”

    乐承说着,脸满是悲愤与感伤,叹息道:“哎,廉颇老匹夫因为被大王革去统帅一职,竟然一时怒起想要袭击本将军,真是多亏了魏王叔大义,否则本将军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眼角竟是滴落了两滴泪水,一副痛苦无的神情。

    离先生与谢将军对视一眼,脸皆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但是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眼闪过的那一抹冷色。

    当两人离开帅帐之后,那位所谓的谢将军,却在不知何时变成了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黄河南岸。

    莫尘满脸冷色,与那黄河畔不知名的老人对持。

    在两人的气势压迫之下,波涛汹涌的黄河受到了无形的冲击。只见,宛若怒龙般的黄河水从西方滚滚而来,却在两人央突然止住,化作一道巨大的水瀑。

    两人对持了几息,同时散去了气势。

    北冥子脸风轻云淡的神情散去,多了几分以往没有郑重。他微微喘着粗气,快速平息了体内激荡的内息,眼闪过一抹惊讶。

    此人到底什么来头,年纪轻轻竟然自己数百年的修为还要深厚!

    莫尘紧盯着北冥子,神色平淡地对张良吩咐道:“你先回去,一切按照计划行事,会有人通知你行动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张良微愣,但是看到莫尘认真的神色,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。他对着莫尘微微颔首,深深地看了那自称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一眼,纵马向着大营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当张良离去,莫尘脸多了几分冷色,沉声道:“阁下到底什么人?”

    北冥子神色平淡,淡然道:“贫道,道家天宗北冥子,特意为了将军而来。或者说,为了一个问题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莫尘眉头微皱,静静地看着北冥子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北冥子沉吟了两息,认真地看向莫尘,本来飘渺的声音多了几分情绪,道:“你,见过王语嫣前辈,在哪里?”

    莫尘见北冥子带着几分激动,又有些害怕的神情,不由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我靠,搞了半天,这老头是为了王语嫣的下落而来。话说他也几百岁的年龄了,说到王语嫣却是这般的表现。

    他,不会是单相思几百年了吧!

    莫尘想到这里,脸多了几分怪异,看向北冥子的眼神都透着几分异样,直看得北冥子老脸多了些红晕。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几息,微微摇头道:“我确实见过她,还曾经与她有过交手,但时间肯定是在你认识她之前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北冥子闻言,顿时愣在了那里,满脸不敢相信地看着莫尘,一副你在开玩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自己认识王语嫣前辈的时候,已经是三百年前的诸子百家初兴的时代。而他如今才多大年龄,最多不过十三许的样子。

    莫尘脸满是神秘莫测的神情,声音充满了异样地说道:“有些东西,你不会懂得。这个世界很大,隐藏了太多的秘密。有时候,神话未必是传说!”

    神话,未必是传说!

    北冥子面容微微抽搐,透露了他心情的不平静,甚至可以说剧烈挣扎。

    难道他是殷商时期的老怪物,否则怎么可能会有这般深厚可怕的功力。不过也不对啊,他的命星确实只有三十许。

    北冥子想到莫尘深不可测的修为,心多了几分猜测,也多了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莫尘纵身下马,踏着波涛汹涌的黄河,瞬间来到了北冥子身前。他身形之快,未曾留下点滴痕迹,连北冥子都未曾发现,莫尘到底是如何来到了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北冥子双眸微眯,眼多了几分谨慎。

    他拱手道:“阁下之前所言,到底是何意思?”

    莫尘神情平淡地盘坐在北冥子身前,脸渐渐多了几分回忆,几分缅怀,感慨道:“说起本将军与王语嫣姑娘的相识,那可很久远了。而我们的相识,源于我们曾经见过神,真神。”

    神,真神!

    北冥子眼睛瞪得浑圆,再也无法保持那副绝世高人的平静姿态。他不敢置信地看向莫尘,心简直如同海啸席卷,被震得七荤八素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怎么会还有神存在。自从九天玄女陨落之后,不是已经没有神了吗?

    不,不对。根据王语嫣前辈留下的竹简,这世如果真的有神,一定与那个人有关系。

    北冥子想到那个娇小,却又充满了倨傲的身影,以及她神鬼莫测的来历,心多了几分异样。

    只是,他曾经又是如何见过神邸!

    莫尘见北冥子的神色变幻莫测,不由感到好笑。

    让你丫在本将军勉强装逼,现在遭到报应了吧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自己与王语嫣确实见过真神。

    虽然,那丫只是个不靠谱的流氓龙!

    算了,自己正愁不知道王语嫣的消息,现在有人自动送门来,也是相当贴心的服务了。虽然他也不知道王语嫣的下落,但是谁在乎王语嫣跑到哪里去了。自己只需要知道,王语嫣飞升到这个世界,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飞升,又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。

    在莫尘念头转动的时候,敖玉不是何时突然苏醒过来,没好气地哼道:“呸,你说谁是不靠谱的流氓龙,本龙的声誉在龙族之,那可是出了名的没话说。

    别废话了,这老头身的气息有些不对,他一定接触过其他的神祇。算他没有接触过神祇的真身,也一定知道与神邸有关的物品。说不定,这个老家伙知道所谓的苍龙七宿之谜!”

    神祇!

    这个世界还有神祇,开玩笑的吧?

    莫尘听到敖玉的话,顿时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不过苍龙七宿,这个倒真的不好说。这个老怪物活了最少三百年的时间,肯定是知道很多隐秘的消息。而根据焱妃那个逗所说,苍龙七宿并非太过隐秘的消息,甚至很多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这老东西的价值很大啊!

    莫尘回过神来,看向北冥子的眼神多了几分异样,好像看到了什么特殊的玩具,又好像要将他整个人看透。

    他沉吟两秒,脸露出一抹笑容,心道:“流氓龙,你不是想知道神祇的消息,我们陪他演一场戏如何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