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章 一位承前启后的圣者,传道众生的大贤
    天色渐渐昏暗,灿烂的骄阳从苍穹缓缓落了下去,只剩下一片橘红色的余晖,点缀着孤寂的苍穹。

    韩军大营,帅帐。

    此时,帅帐之的氛围显得异常沉寂,好像等到爆发的火山。

    莫尘端坐在帅帐主位,身前的矮案拜访一张锦盒,其是一件异常华丽的粉红色宫装的长裙。在他下方的营帐央,站立着一位身着赵军服饰的年人。

    众将领一个个满脸怒火,眼睛瞪得好像牛眼一眼。他们双手紧握成拳发出清脆的声响,怒视那神色平淡的赵军来使,一副恨不得将之生吞活剥的样子。

    赵军使者面对众人的怒视,并没有丝毫的惧怕之色。他脸挂着温和的笑容,对坐在方主位的莫尘,拱手道:“礼物已经送到,小人不多做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淡,随意的瞥了他一眼,冷声道:“回去告诉你家将军,这份礼物本将军收下了。至于还礼,本将军近日会送给他一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赵军使者不为莫尘的话语所动,脸带着温和的笑容,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赵军使者离去,一众将领顿时满脸怒色地骂道:“竖子,可怒。”

    “无耻,实在是无耻之尤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末将请战。”

    众将领有人怒骂,有人则直接站了出来请战。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静,挥手道:“这件事,本将军自有思量,你们暂且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众将领见莫尘神色平静,心虽然有些不太明白,对方都已经欺负到了头,为什么将军却没有表示,但还是恭敬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众人退下,张良满脸凝重地看向莫尘,眉宇透着几分忧虑。

    赵军这新来的统帅,真不是简单易于之辈。送女人衣裳的伎俩虽然不得台面,但张良自己都不得不承认,此计实在是正韩军的软肋。

    敌人送来女人的衣裳羞辱大将军,如果大将军什么都不做,必然会被世人瞧不起,进而引发魏国的局势更加动荡。可将军若是贸然行动,怕是正了对方的计策。

    张良沉思了片刻,实在想不到该如何破局。他叹息一声,无奈地拱手道:“将军,此事可大可小。我们。”

    莫尘脸带着温和的笑容,打断道:“子房可是信不过本将军?”

    张良闻言微愣,脸露出一抹苦笑,道:“将军这是何意,子房只是。”

    张良说着,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是六月末,夏季的炙热虽然开始有所降落,但若想黄河在这等时节结冰,实在是天方夜谭。纵然是张良想破脑袋,也想不到该如何让黄河结冰。

    莫尘轻笑一声,没有解释太多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笑道:“子房可有兴趣陪本将军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张良有些疑惑,但还是恭敬道:“将军有请,子房岂能拒绝。”

    夕阳渐渐沉入大地,璀璨的群星犹如顽皮的孩子,伏在苍穹调皮的眨着明亮的大眼睛。今夜的苍穹虽有群星闪烁,但是没有了皎月普照大地,已然显得有些昏暗。

    在咆哮的黄河南岸,两道人影骑着高大的战马,不急不缓地行走在略显泥泞的土地。其一人走在前方,另一人错开了大半个身位。

    张良透过星辰的微光,凝视着波涛汹涌地黄河,而后小心地看了眼莫尘的背影,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将军到底有有什么把握,今夜黄河必定会结冰?

    莫尘凝视着眼前的黄河河段,打量了一眼黄河两岸的环境,脸不由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在这方圆十里的范围之内,此处的黄河河段最为狭窄。当然最重要的一个问题,还是此处已经脱离了军阵影响的范围,神通术法完全不受影响。而且两岸的道路最为平坦,相当适合大军通行。

    在莫尘与张良打量着周边的环境,各自陷入沉思的时候,一道飘渺的叹息之声,从黄河岸边传来:“哎,故人皆去,可惜,可叹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虽然平淡,可是听到莫尘与张良的耳,却更胜眼前波涛汹涌的黄河。

    莫尘抬首望去,却见黄河岸边的一块青石,不知何时盘坐着一位老人。那老人身着灰色的麻衣,花白的长发随意在头挽了个发髻,看起来好像普通的乡村老农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盘坐在黄河岸边,好似没有生命气息的磐石,又好像一道水倒影。如果不是他之前发出的那声叹息,却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莫尘凝视着老人飘渺的身影,脸露出几分郑重。

    好强,如果自己不施展法天象地,怕是短时间都无法将之拿下。如此强悍的人物,绝对是这个世界最顶尖的高手,只是不知道他是哪一位?

    张良打量一番老人,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,低声道:“将军,此人来历不明,怕是。”

    张良话音还未落下,河岸边再次传来一道叹息:“现在的年轻后生,真是多疑啊。当年老朽在此处与孔丘论道,他可没有小后生这般谨慎。”

    孔丘,孔子?

    莫尘与张良对视一眼,脸皆是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孔子可是两三百年前的人啊!

    莫尘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三星神通境有着四百岁的极限寿元。这老头如果真的认识孔丘,那可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老人似乎只是想要自言自语,声音充满了感慨与回忆,低声自语:“当年,老朽师从老聃学艺,与孔丘等人在此处纵论天下,共同向一位隐居多年的前辈讨教学问。不曾想,转眼已是三百年的时光。这天下,也早已物是人非。”

    老聃,那不是道家的老子!

    师从老聃,道家的人?

    莫尘眼闪过一抹诧异,心倒是多了几分猜测。在秦时明月这个玄幻世界,道家唯一的知名的老古董,似乎只有北冥子!

    难道,真的是他?

    相较莫尘的微微惊愕,张良整个人都已经懵逼了。

    师从老聃,还能与孔子等人论道,这老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?而且,如果他说的是真的,那岂不是说他最少已经活了三百岁!

    张良满脸的懵逼,简直有些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这世,怎么可能有人能够活那么长?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两息,脸挂着温和的笑容,问道:“这位老人家刚刚自语,曾和孔丘在此处拜访隐士,不知那是何等惊才绝艳的人物?”

    北冥子脸多了几分回忆,几分怀念,柔声道:“那是世最惊才绝艳的人物,也是一位承前启后的圣者。她曾经一人一剑,大破纣王百万虎狼之师,奠定了周王朝的基础。也曾经传法于众生,造了辉煌的诸子百家盛世。”

    莫尘听着老人的话语,也是满脸的懵逼。他与张良对视一眼,眼只剩下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这世,还有如此强悍的人物?

    可若是真的有这等人物,为何历史没有丝毫的记载。这等人物若是存在,当是老聃、孔丘更加有名气才对?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莫尘想到这里,双眸瞬间紧眯成一道细缝,面容忍不住微微抽搐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这等人物,那只可能是一个人!

    北冥子似是感应到莫尘的变化,声音多了几分叹惋,柔声道:“她的名字有很多,但是有一个名字,想来将军应当是听说过。她叫,王语嫣!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身的气息瞬间爆发,好像巍峨的高山自九天落下,让人完全喘不过气来。连本来汹涌澎湃的黄河,都不知在何时平息了下来,好像山边的潺潺溪水般温柔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好像来自古的魔神,散发着让人完全不敢直视的可怕气息!

    在莫尘的气势碾压下,北冥子平和的境界终于被打破。

    他蓦然回首向莫尘望去,双眸宛若深不见底的烟暗深渊,又好像吞噬一切的可怕烟洞。在那一刻,连他身前的光线都有种被吞噬了的感觉,让人再也看不清他的身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