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章 谁说过黄河一定要船,等它结冰不好吗?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转眼间莫尘已经带领大军驻扎在黄河北岸十余天。

    韩军大营,帅帐之中。

    莫尘端坐在帅帐主位,张良跪坐在他下手右侧的位置。

    墨鸦单膝跪地,立在营帐的中央,道:“启禀将军,北方的暗子传来消息,赵将乐乘会已经率军抵达联军大营,并在晚上设宴,向廉颇等人动手。”

    莫尘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眼中闪烁着玩味之色。

    廉颇,本将军为你的准备的礼物已经到了,不知道你是否会喜欢。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几息,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,多了几分郑重,沉声道:“魏国的那些人,可曾监视住了。”

    墨鸦闻言,眼中闪过一道寒芒,道:“将军且放心,那些人的一举一动,皆在我们的监管之下。他们怕是做梦都想不到,自己看到魏王,早已经不是那个魏王。”

    墨鸦说到这里,脸上闪过几分感慨。

    麟儿的能力太过可怖,这般神鬼莫测的易容术,简直是天生的细作。若非不知情的人,怕是到死都不会明白,自己到底为什么而死。

    莫尘微微颔首,脸上多了几分冷色,充满杀机道:“去吧,这里的战事即将结束,大梁那边也该收尾了。”

    墨鸦微微颔首,身影蓦然化作一缕烟色的烟云,凭空从营帐中消失。

    待墨鸦离去,张良满脸郑重之色,拱手道:“将军,乐乘若是今夜向廉颇等人动手,我们怕是很难及时赶过去。现在已经接近傍晚十分,而我们手中掌控的船只不足百数,想要在避开赵魏联军的情况下渡河,可谓是近乎不可能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张良也不得不承认,乐乘对廉颇等人动手,当是最好的行动时机。但十万大军想要瞒过对方的耳目潜入黄河对岸,实在是太过困难。如果能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,或许还能有着几分希望。

    可如今,时间太短了。

    莫尘脸上满是轻松的笑容,神秘地看向张良,笑道:“谁说,想要过黄河一定要有船?”

    额!

    张良有些惊愕地望着莫尘,眼中写满了疑惑与不解。不用船的话,那该怎么渡过黄河,总不能让士兵们全部游过去吧。先不说士兵们会不会游泳,眼下可是黄河的汛期,正是河流湍急的时候。

    莫尘抿了口茶水,平淡地笑道:“等黄河结冰的时候,不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黄河结冰!

    张良失神地望着莫尘,脸上只剩下无尽的懵逼。

    大将军啊,现在可是夏季,黄河怎么可能结冰。等到黄河能结冰的时候,这魏国怕是早已经改名换姓了吧?

    张良心中崩溃,却是怎么都想不明白,黄河怎么可能会在夏季结冰。他无奈地拱手道:“将军莫要开玩笑了,黄河怎么可能在这时结冰。”

    莫尘轻笑道:“本将军夜观天象,今夜黄河必定结冰,并且足以让我军通过。”

    我。

    黄河在夏季结冰,这简直开玩笑!

    张良心中无语,但是看到莫尘自信的神色,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。他满脸苦笑,只能无奈道:“但愿将军所言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赵魏联军大营。

    乐乘志得意满地坐在大营主位,斜睨了下方满脸怒色,却敢怒不敢言的廉颇,心中越发的得意。

    这个老东西仗着资历够老,以前可是没有少嘲讽自己。

    可那又如何。大王对这个老东西已经生出了杀心,他能够逃过这一劫都是问题。自己如今何等身份,赵魏四十万联军的统帅,不久之后将会策马大梁城,营救出魏王的英雄人物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封侯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乐乘想到这里,心中越发的得意。

    他斜睨了廉颇一眼,冷声道:“廉颇将军,大王对你的行动可是很不满啊。擅自袭杀魏国使者,驻足黄河北岸而不行动,难道你想叛国不成?”

    廉颇早已经一肚子怒火,此时听到乐乘的质问,顿时再也压制不住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他一巴掌将面前的矮案拍碎,怒视着乐乘,喝掉:“老夫纵横沙场的时候,你他娘还在吃奶。眼下的形势只有继续拖下去,才会对我军更加有利。”

    乐乘脸上露出不满之色,哼道:“这些东西,廉颇将军还是留着回去对大王解释吧。本将军奉命前来接管大军,廉颇将军如今与这场战争已经没有关系。现在本将军要与众将领讨论战事,不欢迎一些闲杂人等的出没。”

    廉颇气得脸色涨红,眼睛瞪成了铜铃一样。他怒视着满脸冷色的乐乘,大口喘着粗气,才勉强压制住动手将对方暴打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廉颇深吸了口气,恨恨地瞪了乐乘一眼,冷声道:“好,本将军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怒气冲冲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而伴随着廉颇的举动,大帐之中的十数位将领,转瞬离开了六七位。他们无一例外,在离开之前,对着乐乘狠狠地唾了口唾沫,以示自己心中的不屑。

    乐乘望着离去的廉颇,以及那六七位将领,脸色阴沉地可怕。

    他眼中闪烁着杀机,冷声道:“好,真是好样的。若非大王明智果断,我看这前线大军怕是要姓廉了吧?”

    下方众将领闻言,一个个不由垂下了头,战战兢兢的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乐乘这可是诛心之言,什么叫前线大军已经快要姓廉,这不是摆明了说廉颇将军想要造反。大王若是听到这种话,心中又会是什么想法?

    乐乘骂了一句,终究是明白这里不是说话之地。

    他从众人身上环顾四视,满意地点了点头,道:“那些将领既然已经随廉颇将军离去,想来是大王的安排有所不满。既然如此,他们也就随廉颇将军一同回邯郸面见大王吧。本将军观诸位都是我大赵的忠臣,不知哪位良才愿意为本将军介绍一番现在的形势。”

    众将领听到这里,心中蓦然一跳,脸上多了复杂,其中有惊喜,有不安。

    这位新来的大将军,是要与廉颇将军彻底撕破脸面啊。他奉命前来剥夺廉颇将军的统帅之职也就罢了,现在竟然还想要对那些追随廉颇将军的将领动手。

    不过,对自己等人而言,这何尝不是一个机会啊。

    众人默默对视一眼,纷纷向乐乘表达了自己对大王的忠诚,对大将军的敬仰之意。乐乘倾听着众人的吹捧,脸上满是开怀的笑意。

    半响,他挥手止住了众人的吹捧,笑道:“好好,诸位将军的忠心,本将军全都看在眼里,必将之呈报给大王。

    如今北方胡人频频叩关,随时都可能大举入侵我赵国。而在这种紧张的关头,联军却已经在黄河僵持了半月的时间,实在不是大王想要看到。如今我们还是先讨论讨论前线的战事,该如何尽快解决入侵魏国的韩国贼寇。”

    众将领闻言,脸上多了几分正色。

    他们满脸迟疑,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以魏国现在的局势来看,只要能拖延下去,对赵国自然是越来越有利。可大将军提出速战速决,又该如何做?

    众人沉默半响,一位将领突然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末将倒有一计,或可让韩军主动出击。就算他们能够忍耐住,也可加剧南方的紧张局势。”

    乐乘脸上露出一抹感兴趣的笑容,对那将领微微颔首,示意他继续讲下去。

    那将领脸上露出一抹冷笑,道:“将军只需赠与那韩国贼子女人的衣服,必然能让他怒火燃烧丧失理智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先是一愣,随后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,还真是毒计啊!

    别说是送一个名震天下的大将军女人衣服,就是任何一个大老爷们碰到这种事情,还不得气炸了啊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