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章 赵王之怒,大军南下
    ps:今天有事出门,只有两章

    三日后,魏王叔领兵十五万与廉颇在朝歌会和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两人联军三十五万,以廉颇为联军首领,在短短数日内扫荡了北岸尚未降服的城池,继而将目光转向了黄河南岸。

    赵魏三十五万大军兵临黄河北岸,让魏国南岸本已经渐渐平息的叛乱再次于各地演。连已经降服莫尘的十数万魏军,也因为魏王叔的一纸讨伐缴,出现了大规模的骚乱。

    在这风雨飘摇之际,莫尘不得不亲自率领十万大军驻扎于黄河南岸,隔着波涛汹涌的黄河与赵魏联军对持。

    北岸,联军大营,一处高台之。

    已经五十许的魏王叔立在高台眺望南方,广袖长袍在寒风的吹拂下猎猎作响。他斑白的长发迎风而舞,带着几许皱纹的面容充满了笑容,看起来却没有丝毫的老态,反而显得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魏王叔眺望南方,侧首看向廉颇,笑道:“如今南方纷乱,那贼子已经隐隐无法控制局势。将军若是此时挥军南下,则可一战而功成。”

    廉颇微微摇头,脸满是沉稳之色,笑道:“此时正是黄河汛期,四十万大军想要全部渡河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而且南方之乱刚刚开始,楚国的大军也已经开拨桑丘定陶一地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形势,坐不住的可不是我们。如今我们只需要在此等候,自然能收获最甜美的那颗果实。”

    魏王叔闻言,满脸赞同的点了点头,拱手笑道:“将军无愧威震天下的一代名将,倒是本公子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廉颇右手扶着利剑,凝视着南方延绵的营帐,脸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。

    此战,赵国必胜!

    在莫尘赶走赵国使者七天后,邯郸赵王宫。

    赵王满脸怒色地站在大殿之,俊朗的面容通红一片,眼充斥着无尽地杀机,咆哮道:“竖子尔敢这般羞辱寡人,可恨,可杀。”

    被割去耳朵的使者跪在下方,脸满是悲愤之色地哭嚎道:“都怪微臣,若非微臣无能,也不至于让大王受到这般屈辱。微臣有罪啊,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在坚硬的地面重重叩首,不过片刻的功夫已经满脸的鲜血。

    赵王看到使者这般诚恳的姿态,心感动于他的忠诚。他脸露出几分感伤,亲自走前将他扶了起来,安慰道:“此事,不怪爱卿。若非廉颇将军不顾大局,爱卿也不会受到这种侮辱。”

    赵王说着廉颇,眼闪烁着凛冽的寒芒。

    这个老匹夫,以前看不起寡人。如今寡人已经是赵王,竟还是这般的嚣张跋扈,当真是可恨。

    使者小心地瞥了眼满脸怒色的赵王,脸露出一抹迟疑,低声道:“微臣在回来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逃难的人,听说了一些事情。只是那些事情与廉颇将军有关,微臣实在是不知道当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赵王神情微愣,眉头不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廉颇,那个老匹夫又做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赵王满脸不悦地看向使者,冷声道:“怎么,在大赵还有寡人不能知道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使者满脸惶恐地跪倒在地,拜道:“大王误会了,微臣并没有此意。微臣只是听说了一些消息,又担心可能是敌人的诡计,故而有些犹豫,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大王。”

    使者说着,迟疑了一下,低声道:“微臣在回来的路,遇到了一个身受重创,又自称是魏王使者的人。他手不仅有魏王的血书,更有魏国的印玺等物,微臣也已经派人验证了他的身份。只是。”

    赵王听到这里,眉头已经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魏王的血书与印玺,廉颇!

    使者停顿了一下,小心道:“微臣听那受创的魏王使者说,他们秘密逃出大梁,奉命携带黄河以北十八城的地图,想要以此为厚礼面见大王,请求我赵国的帮助。可是他们刚刚找到廉颇将军,却被将军派人秘密处决。

    那人因为并未与使者团在一起,故而才得以幸免于难。只是廉颇将军不知出于何故,派骑兵搜遍了朝歌一地,想要将之灭口。”

    赵王听着他的话,脸色早已经冷的宛若寒冰。

    他冷冷地看向使者,声音如同寒冬般地冰寒道:“这些消息,你都派人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使者感受到赵王的杀机,身体微微颤抖,将头埋在了地,赶忙说道:“微臣所言若有半句假话,定然五雷轰顶不得好死。这些事情,微臣已经派人秘密调查过,并且找到了相应的人证物证。只是微臣以为,廉颇将军或许有其他的考虑,所以。”

    赵王双手紧握成拳,脸神色难看异常,太阳穴血管高高隆起。

    他满脸狰狞,充满杀机地看向使者,咆哮道:“考虑,那老匹夫早看寡人不顺眼,还能有什么考虑。魏王派出使者求见寡人,难道还要经过那老匹夫的同意。”

    赵王说着,大口喘着粗气,满脸杀机地冷声道:“去,将魏王的使者带来,另外将你所说的人证物证,全都给寡人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使者闻言,脸满是诚惶诚恐的神色,眼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阴狠。

    廉颇,你这老匹夫不仅害本官失去耳朵,更是成为了天下人的笑柄。

    这笔账,咱们没完!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王宫大殿。

    赵王看向下方有过几面之缘的魏国使者,心对使者的来历再也没有丝毫的怀疑。他听着使者的哭诉,望着对方手的血书,以及魏王的贴身印玺,脸的神情越发阴冷。

    魏国使者身前缠着绷带,依稀还能看到渗出的血渍。他满脸悲痛地趴在地,哀嚎道:“大王,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。

    小臣奉魏王之令,前往邯郸朝拜赵王,送我魏国的北方十八城为贺礼。

    可谁能想到,廉颇那匹夫听到小臣的目的,马翻脸不认人。他不仅斥责小臣是假冒的魏国使臣,更是暗设局将小臣的手下尽皆处死。若非小臣当时运气不错,怕是也要丧命其手。

    对了,小臣无意听到那些守卫说过,魏王叔似乎与廉颇将军达成了协议,故而才会对我们下手。”

    魏国使者说着,脸满是泪水,眼闪烁着痛恨之色。

    赵王脸色冰寒如水,冷笑道:“好,真好啊。不曾想廉颇将军如此霸气,连魏国派来恭贺本王登基的使臣也敢擅自斩杀。若是让他再击败了韩国贼子,是不是连寡人都不放在眼了。”

    下方一位年将领闻言,眼闪过一抹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他站了出来,躬身道:“大王,廉颇不敬大王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而且孝成王新丧,廉颇却连请示都没有,妄自向魏国动兵,其只怕必有蹊跷啊。”

    赵王神色冰冷,双眸充斥着可怕的杀机。他侧首看向下方的年将领,冷声道:“乐乘,本王给你五万骑兵支援前线,可有信心取廉颇而代之。”

    乐乘闻言,双眼立刻亮了亮起。

    他赶忙单膝跪地,脸透着几分兴奋,高声道:“廉颇老儿能够执掌前线数十万大军,还不是大王给了他尊荣的身份地位。他自以为前线大军,皆已经成了自家亲兵,简直荒唐可笑。微臣只要有大王手令,定能将之拿下。”

    赵王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廉颇老儿自持身份,向来不将寡人放在眼里。若非寡人赏赐的身份地位,他岂能执掌前线数十万大军。

    赵王虽然很满意乐乘的马屁,但心还是相当清醒。他脸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,道:“廉颇老儿执掌南线大军已久,必然有同党暗帮衬,爱卿万万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乐乘闻言,好似刚刚想到此事。

    他啪地给了自己一巴掌,满脸敬仰地看向赵王,恭敬道:“还是大王想的周道,微臣竟然未曾想到此事,实在是愧对大王的栽培。”

    赵王满脸享受之色,颔首笑道:“将军只是一时疏忽,无需太过自责。”

    乐乘满脸含笑,恭敬地躬身拜倒,也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赵王沉吟了两秒,脸闪烁着可怕的寒芒,冷声道:“爱卿攻破大梁之后,莫要直接斩杀了那韩国贼子。寡人倒想看看,那贼子能让寡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