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章 醉卧美人膝,笑看风云起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转眼距离莫尘攻陷大梁已经二十天的时间,而在赵国的趁火打劫之下,魏国的形势也变得越发复杂起来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黄河北岸朝歌,赵军大营帅帐。

    一位须发斑白的老人端坐帅帐之内,凝视着矮案的地图微微有些失神。他身材高大魁梧,略带皱纹的面容充满了坚毅,深邃的双眸没有丝毫老人浑浊,反而犹如出鞘的利剑般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他身着赵国将军铠,仅仅是安静地坐在那里,却自有一股坚若磐石般的磅礴气势。此人,正是赵国一代名将廉颇。

    在廉颇陷入沉思的时候,一位将军身沾染着鲜血,脚步坚定地从外面走了进来,拱手道:“将军,那假冒的魏国使者已经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廉颇闻言,神色平淡地抬首看了他一眼,颔首道:“你可是心有疑惑,本将军为何要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年将领闻言,赶忙拱手道:“末将不敢。”

    廉颇摆了摆手,叹道:“他们自称魏王的使者,愿以黄河北岸的十八座城池为条件,请求我赵国的援助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与我们合作的魏王叔,却正是以黄河北方的十八城为根基。魏王叔现在汇聚了十五万的魏国大军,不日将前来此处与我们会和。此事若是不能果断解决,被人肆意地传播开来,魏王叔会如何想?”

    那将领闻言,脸露出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魏王叔以北方十八城为根基,组建了抵挡韩国的复国大军。他若是知道魏王将自己卖给了赵国,算不会直接与将军翻脸,那还不得警惕赵国会不会接收了自己的地盘。

    所以此事不论真假,都必须果断解决,否则必然影响到赵魏两国的合作。

    他想明白之后,脸露出迟疑之色,低声道:“可是将军,我们在大王新丧之日出兵,如今又擅自处决了魏国的使者,到时赵王若是怪罪下来,那可怎么办才好。”

    两国交战尚且不斩来使,自己处决的可是前来请求援助的魏国使者,还是带着北方十八城这份大礼前来。

    最让将领感到担忧的事情,还是赵王对大将军的态度。

    赵王登基已经有数日,也册封了许许多多的大臣。可是在前线领兵十数万的廉颇将军,却好像被赵王遗忘了一样,至今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。赵王这般轻慢的态度,让他们这些廉颇的心腹将领,实在是不能不担忧。

    廉颇想到邯郸的局势,眉头紧皱地摇了摇头,坚定道:“军国大事,岂能因一己之私而耽误。廉颇若是因为顾虑个人前途,而误了如此绝佳的出兵时机,将来算是见到了大王,也无言可对啊。”

    将领心叹了口气,没有在这个问题继续纠缠。

    他拱手道:“将军,有使者自邯郸而来,自称是奉大王之命前往大梁,要去劝降韩国大将军莫尘。他令将军派遣三千精锐骑兵,护送他们前往大梁震慑韩军。”

    廉颇眉头一挑,脸满是怒色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使者,也敢如此轻慢,居然想要命令自己!

    他心怒火燃烧,喝道:“胡闹,莫将军纵横沙场几十年,本是从尸山血海走出的悍将。如今对方覆灭秦魏六十万大军,又刚刚攻破了魏国国都,正是心高气傲之时。

    大王此举,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。告诉那使者,本将军一个人都不会派给他,让他死了那条心。”

    廉颇说着,满脸怒色地在矮案拍了一巴掌,也不知道是气愤赵王对自己的态度,还是气愤使者的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五天后,大梁魏王宫,大殿。

    莫尘端坐在魏王的宝座,下方站立着魏国的一些重臣,还有一些刚刚提拔的新晋官员。若是往日,大殿不免喧嚣异常,商讨着大军平定了什么地方,又消灭了哪些心怀不轨的反叛势力。

    只是今天,大殿的氛围异常安静。众人低垂着脑袋不敢抬头,一个个额头遍布冷汗,好像生怕被人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的异常,正是源于大殿央的一位年男子。

    他身着华丽的淡紫色服饰,满脸倨傲地立在大殿央,眼神不屑地斜睨着众人,一副不将所有人看在眼的高傲神态。

    莫尘神情冷淡,平淡道:“赵王命令本将军撤出魏国,并且自缚身体于邯郸谢罪?”

    赵国使者满脸倨傲,不屑地哼道:“不错,这正是我家大王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赵魏四十万大军陈兵黄河北岸,另有二十万大军正在国内集结,即将南下与廉颇将军会和。而将军只有不到三万的韩军,更要面对形势复杂的魏国抵抗势力,以及南方楚国的二十万大军,难道将军想要螳臂挡车不成。

    将军要明白,当我赵国的铁骑南下,将军可是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莫尘沉默了片刻,突然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神情冰冷的可怕,双眸闪烁着可怕的杀机,冷声道:“当初本将军以六万残军面对秦魏六十万大军的时候,他们也是如同赵王这般的傲慢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他们都已经变成了死人!”

    赵国使者闻言,满脸怒色地看向莫尘,伸手指着他怒喝道:“猖狂,真是猖狂。我王一片好心,不愿两国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莫尘冷笑一声,打断道:“拖下去,割了他的耳朵将之送回赵国。”

    使者闻言,神情顿时大变,脸的倨傲顿时消失不见,只剩下恐惧与愤怒。

    他不敢置信地看向莫尘,声音颤抖多了几分尖锐,嘶吼道:“两国交战不斩来使,你。”

    莫尘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冷声道:“回去告诉赵王,本将军会在一个月内策马邯郸,让他为今日的狂言付出代价。区区数十万大军,想凭借一个废物之口,让本将军乖乖束手擒,简直可笑至极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魏王宫一处偏殿。

    莫尘侧卧于矮榻,将头放在麟儿修长圆润的大腿。他把玩着一方青铜酒樽,脸哪还有之前的怒色,只剩下淡淡的温和笑容。

    张良端坐在下方,望着莫尘平淡的神色,脸只剩下无奈与苦笑。

    大将军是真不明白,还是假不明白啊。

    赵国使者等同于赵国的脸面,将军在大庭广众下割了使者的耳朵,完全不亚于当着天下人的面,硬生生地扇了赵王几个响亮的耳光,外加将他按在地使劲的踩几脚。

    赵王如今刚刚登基,被大将军如此打脸,心必然怨恨无。以大将军如今的作为,让这场战争再也避无可避,怕是不久之后要引发赵王的疯狂报复。

    张良想着魏国此时的困境,无奈地拱手道:“将军今日的作为,有些失了分寸。魏国如今的形势危机重重,将军若是能够在楚国大军到来前解决赵国的威胁,则可化解眼前的难题。可是现在,怕是再也没有缓和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莫尘张嘴吞了麟儿剥好的葡萄,脸挂着温和的笑容,轻笑道:“本将军派遣使者前往北地,其身携带着以北地十八城,请求赵国支援的魏王血书与印玺。如今这枚用来挑拨廉颇与魏王叔的使者死了,还是被廉颇派人秘密处决。”

    张良闻言先是一愣,随后眼睛瞬间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廉颇秘密将之处决,定然是无法分辨使者的真假,而又不想破坏了与魏王叔的合作。

    赵王登基以来,大肆封赏功臣谋士,巩固自己的统治。可是在前线领军数十万的廉颇将军,却始终没有获得任何封赏。甚至,连安慰性质的旨意都没有!

    这件事情本身,已经透露了不寻常的气息。

    如果廉颇擅自杀害魏国使者的消息传到赵王口,其结果。

    张良脸满是笑容,站起身来,躬身道:“最坚固的堡垒,往往容易从内部破碎。子房愿前往邯郸,助将军攻破赵国这座堡垒。”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