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章 王语嫣,禁忌的名字
    秦国,阴阳家驻地,藏书阁。

    阴阳家历史悠久,甚至能够追溯到殷商末年。其藏书阁之的收藏,也是世间少有的丰富。其不仅有大量关于殷商周朝历史的典籍,更有数以千计的古老秘典。

    焱妃身着蓝底金边宛若金乌般的华丽服饰,黛眉紧皱地望着身前的精致书架,疑惑地低声道:“没道理啊,那卷记载了殷商末年历史的典籍,明明在这里才对?”

    在焱妃陷入沉思的时候,一道带着几分嘲讽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:“我们的东君大人终于舍得回来了。怎么,是那个男人不要你了,还是我们的东君大人想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焱妃正在沉思,听到身后传来的嘲弄之声,顿时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姑娘不去嘲讽别人,已经是他们的运气,现在竟然有人敢嘲讽本姑娘,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。

    焱妃转身望去,却见紫女一身华丽的蓝色盛装,婀娜多姿地立在自己身后不远处。她脸露出一抹不屑,嘲讽道:“本姑娘开心,关你个老女人什么事。也不知道是谁,被人家抓了大半年的时间,真不知道是不是被别人玩烂了。”

    紫女闻言,俏脸气的涨红一片,贝齿紧咬发出咯咯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混蛋,简直口无遮拦!

    紫女怒视着焱妃,深深地吸了口气,才算勉强平复心头的怒火。

    她冷哼一声,怒而甩袖离去,冷声道:“那卷典籍你不用找了,它已经被东皇大人拿去。”

    紫女话音一顿,声音多了几分嘲讽,不屑地瞥了焱妃一眼,哼道:“不过,你还是好好地想一下,等会该如何向东皇大人解释这段时间的行为吧,东皇大人对你可是很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焱妃俏脸微变,眼露出一抹紧张。

    但是当她看到紫女眼的嘲弄,不由倔强地挺起了圆润的丰满,不屑地哼道:“东皇大人怎么了,我焱妃行得正做得正,可不像某些见不得人的老女人,暗和别人达成了秘密的约定,也不知道出卖了我阴阳家多少东西。”

    紫女明眸微紧,长袍下的玉手攥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不可能,焱妃怎么会知道那件事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与那个男人达成约定,若是将来他能覆灭秦国,自己则为他效力。这件事并没有外人知道,焱妃到底是怎么知道的,难道是男人故意告诉焱妃。

    紫女眉头紧皱,深深地看了焱妃一眼,身姿婀娜地向着藏书阁外而去。

    焱妃望着紫女心事重重的模样,高昂的俏脸神情越发的得意。她斜睨了紫女一眼,一副凭你也想和我斗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怎么可能平白放了紫女。自己果然没有猜错,他们两人之间有奸情。

    呸,一个老女人而已,有什么好的。

    焱妃望着紫女曼妙性感的身段,瞥了眼之紫女稍微差一筹的婀娜身姿,微微不满地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罗生堂。

    东皇太一立在高台之,望着焱妃飘然离去的曼妙身姿,双眸深邃宛若星空一般,让人看不到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在罗生堂陷入死寂的时候,一道轻轻叹息突然响起:“哎,天地生出变数,这盘棋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那声无奈的叹息,一道似有似无的身影凭空出现在这阴阳家禁地之内。

    他身材高大魁梧,带着些许皱纹的面容平淡安详,银白色的长发随意地挽了个发髻,用一根木制的发簪束缚。他身着最普通的灰色麻衣,若非诡异莫名的出现方式,怕是要被人当成普通的乡村老农。

    东皇太一看到来人,身的黑色长袍无风自动,在身后凭空浮现九道金乌虚影的异象,冷声道:“北冥子,你来我阴阳家做什么?”

    北冥子脸带着几分怀念与伤感,柔声道:“三百年前,老道曾经与阴阳家的一位故人有过约定,如今赴约而来只求一个答案。”

    东皇太一眉头紧皱,眼满是不悦之色,冷声道:“北冥子,你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那个名字是禁忌,武王在世时亲自封存的禁忌。”

    北冥子轻笑一声,脸满是不在乎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神情平淡地看了东皇太一一眼,柔声道:“禁忌,苍龙七宿同样是禁忌,更是王亲自封存的禁忌。

    当年周王在世之时,亲手锻造了一方神鬼莫测的宝盒,将古流传的苍龙七宿隐秘藏在其。而想要获得苍龙七宿的秘密,必须要血脉最接近黄帝的姬姓后裔,以鲜血侵染方能开启宝盒。

    你暗收养了那个女孩,并将之训练成阴阳家的东君,不正是为了苍龙七宿的秘密。你连王封存的禁忌都敢触动,还会在乎武王留下的禁忌。

    王语嫣这个名字,对某些人来说是禁忌。

    但你更应该明白,她只是一个可怜人,一个亲手抹去自己存在的可怜人。周朝早已经灭亡,有些历史不该被封存在尘埃之。

    她的名字,本该成为那个时代最耀眼的符号。”

    东皇太一眼闪过一抹复杂,广袖挥舞间将一方尺许的竹简抛向了北冥子,冷哼道:“这是你需要的东西,带着东西滚出我阴阳家。如果你想要知道更多的消息,不妨去寻找韩国大将军莫尘,他曾经向我阴阳家的东君与月神询问过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北冥子闻言微愣,韩国大将军莫尘,那个后生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?

    他念头转动,随手接过东皇太一抛来的竹简,瞥了眼竹简面的标签,脸不由露出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只见,其写到:殷商纣王传记!

    北冥子轻抚着那相当古旧的竹简,双眸之隐隐闪烁着泪光,呢喃道:“三百年的等待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声若蚊蝇,又如来自九天之外。

    只见他声音还未完全散去,身影已经化作漫天的蝴蝶,转而又好似水的倒影,凭空消散在阴阳家禁地罗生堂之。

    东皇太一双眸微闭,发出复杂地叹息:“哎,王语嫣,苍龙七宿。”

    咸阳,秦王宫,书房。

    只见在书房的窗户处,站立着一位面容俊朗不凡,身着黑色王袍的少年。他年龄虽然不大,但双手背负于身后地站在那里,却给人一种宛若巍峨高山的雄伟之感,甚至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云君恭敬地立在少年身后,躬身拜道:“大王的五行真龙诀越发精湛,已经快要臻至五行合一的大圆满之境,实在是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嬴政脸色冰冷,双眸开合间宛若两道电芒撕裂虚空。他眉头微蹙的凝视着窗外的苍穹,冷声道:“那又如何,寡人连大秦都无法掌控,有什么可喜之言。”

    云君神色不变,笑道:“大王神功未成,而秦国各方势力盘根错节,短时间内很难彻底清理,还请再忍耐一二。

    东皇大人已经在南方蜀地发现了火凤凰的踪迹,只要再寻到神龙的隐藏之所,能以龙魂凤魄为大王炼丹。到时大王得龙魂凤魄丹相助,定然能够一举突破五行神龙诀的至高境界。”

    嬴政眉头紧皱,冷冷地注视着云君,冷哼道:“东皇给寡人的五行神龙诀,为什么会差了最核心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云君闻言,脸满是无奈之色,解释道:“这,大王真是错怪东皇大人了。

    五行神龙诀出自周国一位先贤之手,也是周武王能够称霸天下的无利器之一。只是那位先贤不知出于什么考虑,并没有给武王完整的神功法诀。故而如今流传下来的神功,并无最核心的那部分。

    不过大王请放心,东皇大人经过数十年的推演,已经找到了弥补的办法。这龙魂凤魄丹,正是其缺失的那部分。”

    武王,周国的先贤?

    难道是那个人!

    嬴政闻言微愣,眼闪过一抹异色。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