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章 一战成名,轰动天下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莫尘对魏军发动袭击的时候,魏王宫。

    魏王虽然已经做出了决定,但回到王宫之后,心依旧有些放心不下。他满脸不安地空旷地大殿走来走去,不时便要唤人询问一次城外的战事。

    魏王双手负立身后,满脸不耐烦地呼喊道:“来人,快来人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魏王的呼喊,一个身材矮小的宦官小步走了进来,径直的来到了魏王的身前。魏王也没在意宦官的失礼,正想开口询问一番,却见一枚颇为秀气的拳头,转瞬遮挡了自己所有的视线。他一个字都没有来得及说出,双眼翻白地倒在了地。

    却见那宦官身形蓦然一变,正是潜伏入王宫之的麟儿。她瞥了眼脚下昏迷的魏王,绝美的面容多了几分淡淡的笑容,平淡道:“来人,将他暂且押入冷宫,等待将军的处置。”

    麟儿话音落下,数道诡秘的身影凭空出现,正是相继潜伏到王宫之的玄甲军。他们没有说话,默默地将魏王装入了麻袋之,向着后宫冷清之所而去。

    当玄甲军将魏王带去,麟儿身形微微变化,却是与魏王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大梁城门处。

    莫尘骑着健壮的战马,带领着数千精锐的骑兵,不急不缓地踏入了大梁的城门。

    那些曾经的魏国重臣,一个个脸色如同死了爹妈般,哭丧着脸地垂首等候在城门内。在他们身后不远处,是数以千计手持兵刃的韩国士卒。他们身形宛若坚挺的松柏,满脸喜色地驻守在城门,以及远方的街道。

    当莫尘的身影走出城门,早已经守卫在此的数千士卒,顿时齐刷刷地单膝跪在地,满脸崇拜地看向莫尘,高呼道:“恭迎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士卒们整齐划一的动作,以及充满了狂热的声音,让那些被看押的魏国重臣身体一颤,更有人双眼翻白地昏倒在了地。

    莫尘斜睨了众人一眼,脸露出淡淡的笑容,沉声道:“魏王何在?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刚落下,一道只穿着单薄白色长衫,全身被绳索束缚的年男子脸色苍白地走了出来。他颤颤巍巍地走到莫尘的战马前,身体微微颤抖地跪伏在冰凉的地面,声音因为惊惧而充满了颤音:“罪人自知罪孽深重,自缚于将军面前,还请将军宽恕。”

    莫尘脸带着温和的笑容,柔声道:“魏王这是何意,我韩魏数百年前同出晋国,说起来还是一家人。大王这般的姿态,可是让本将军受天下人指责啊。”

    魏王满脸恐惧,颤音道:“将军言重了,罪臣罪孽深重,只能以此请求将军宽恕。”

    莫尘脸露出为难之色,作势想要从战马下去。

    魏王见状,满脸的讨好之色。他小步跑到了莫尘战马的侧方,恭敬地跪伏在了地,声音充满献媚地开口道:“将军辛苦了,罪臣无力赎罪,还请将军莫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莫尘还未开口,一群被看押在侧的魏国重臣,早已经目无神光地呆立在那里。他们满脸不敢置信地看向魏王,怎么都不敢相信,魏王竟然下贱到了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虽然被敌军俘虏,投降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身为一国王者,却连最基本的骨气都没有,犹如贱奴般的讨好入侵者。这种人有什么脸面统领魏国,又有什么资格继续统领魏国。魏国有这种君主,还谈什么复国?

    众臣大多老泪纵横,满脸死灰地瘫倒在了地,声音充满了悲愤地哀嚎道:“魏国,亡了!”

    莫尘看着一众心若死灰的魏国重臣,与脚下的魏王默默对视一眼,随后神情凝重地看向北方。

    早在秦魏六十万联军覆灭的那一刻,莫尘已经不再把魏国当成自己的对手。对他来说,现在最重要,也是最危险的敌人远不是魏国,甚至天下兵锋第一的秦国,而是北方的赵国。

    赵国与魏国接壤的面积太多,其边境更是陈兵二十万左右,还是一代名将廉颇镇守。赵国若是趁机攻占魏国,不,他们一定会趁机出兵!

    莫尘神情凝重,眼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赵国,才是现在最大的难题!

    五天后,赵国王宫,朝政大殿。

    赵王在经历了数日的休养之后,首次出现在众臣的面前。他虽然身形消瘦如骨,脸带着几分异样的红润,但双眸开合间宛若神兵出鞘,散发着让人不敢直视的精芒。

    赵王环顾四视,声音雄厚道:“诸位已经看了前线的战报,不知有何想说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众臣沉默了几许,赵国相国站了出来,躬身道:“恕臣直言,秦魏六十万大军伐韩,最终却是这等结果,实在是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诸位大臣闻言,满脸赞同地纷纷颔首,眼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这场本没有悬念的战争,竟然会发生如此惊天动地的逆转。秦魏六十万联军啊,算是赵国也没有把握对付的庞大军队,竟然会全军覆灭在小小的韩国之手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若是有人在发生前说出来,怕是会被人当成疯子吧?

    赵王无奈的摇了摇头,不知道该如何评价。

    当他得到信息的时候,也是一而再的询问,想要确定是否自己听错了。直到侍官将秦魏联军覆灭的经过,近乎原原本本地讲出来,赵王才不得不承认,消息真的没有错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明白了,为什么这个消息直到现在才送来,一切都是因为消息太过震撼。赵国的情报人员为了确定消息的真实性,先后前往了广武等地亲自勘察,甚至挖出了埋藏在广武一地的死尸,才算得到了明确的结果。

    相国说着停顿了几秒的时间,脸露出坚定之色,躬身拜道:“大王,秦魏六十万联军覆灭,对我赵国来说当是千载难逢的时机。

    秦人二十万大军倾覆,短时间内定然无力侵扰我国,甚至还可能会收缩防线小心戒备。而魏国四十万大军覆灭,根本无力抵挡我军的进攻。此时我军若是主动出击,当可轻松撕破魏国的防线。”

    “相国所言不错,此时魏国国内空虚,又被韩军的反攻吸引了注意力。大王若是此时派遣大军攻伐,当可建立不世功。”

    赵王满脸意动之色,嘴唇微微开合,没有直接开口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明白,此时若是派遣大军出兵魏国,当可建立不世功。只是赵王需要考虑的问题,不仅是魏国,还有北方的胡人,西方的秦国,甚至太子继位以后的朝政。

    在他迟疑的时候,大殿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那人还未来到大殿,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:“急报,魏国急报。韩军于五日前攻破大梁,城魏军一战而亡。魏王自缚于韩国大将军莫尘身前,并于次日下旨投降韩国,自降为魏昏侯!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赵王蓦然从王座站了起来,目瞪口呆地看向大殿外满头汗水的传令官,心满是荒谬与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五日前?

    岂不是说,韩军在两日的时间内,从广武突袭了两百里赶到了大梁。甚至连一天的时间都没用完,紧跟攻破了天下重镇的大梁城。

    这,算大梁城只有几万头猪在守,也不至于连一天的时间都守不住吧?

    赵王心不敢置信,只感觉心脏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,脸随之涌现一抹不正常的潮红。他急促地呼吸了两下,但那股窒息的感觉却是越发强烈。

    在可怕的窒息侵扰下,赵王不由捂住了胸口。他眼睛瞪成了铜铃一般,只来得及发出呃呃的声音,无力地摔倒在了王座。

    众大臣望着倒在王座旁的赵王,先是没有反应过来的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,众人满脸惶恐地看着昏迷的赵王,急促向外跑去,疯狂地呼唤着御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