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章 愚蠢的凡人,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!
    大梁城,四十里外。 ww.od.

    莫尘骑着一匹健壮的黑色骏马,望着身前全幅武装却依旧奔跑如风,完全能够颠覆普通人常识的大军,脸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在莫尘观望大军行进的时候,一位副将策马奔来,在莫尘身前丈许外停了下来,恭敬道:“将军,前方三十里是大梁,预计最迟半个时辰后大军可以赶到大梁附近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看向莫尘的眼神充满了狂热,好像狂信徒看到了神祇,显得异常狂热。

    莫尘望了眼已经开始西垂的天色,平淡道:“通知下去,赶至大梁五里外驻扎休息,不要误了时辰。”

    副将闻言,满脸狂热地笑道:“自从喝了将军赏赐的符水之后,将士们好像获得了新生,个个变得身轻似燕。别说是三十多里的路程,是再赶百里路程,都没有任何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周围将士闻言,不管是韩国的将领,还是后来投降的秦魏新人,看向莫尘的眼神都充满了敬畏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那一杯看似普普通通的清水,能让人生出这般不可思议的变化。

    以往不要说是疾行百里的路程,是大军疾驰二十里,都要好好的休息一番,否则非把人累垮不可。但是现在,数十里的路程走下来,不仅没有丝毫的疲惫之感,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将军手段,当真是神鬼莫测。”

    “呸,什么叫神鬼莫测,这根本是神仙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将军这一碗符水,不仅能让人身轻如燕,还能让人力大无穷刀枪不入。这种不可思议的手段,自然不是凡人能够拥有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将军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段,我们怎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攻破了城池关隘。”

    众将领满脸狂热地看向莫尘,纷纷充满激动地拍马道。大将军有这等不可思议的手段,天下诸国谁人能挡?

    莫尘听着众将领的恭维,脸神情平淡,好像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    他这番轻松的神态,让周围的将领越发心悦诚服,连那些曾经不情不愿的秦魏降将,也都是充满了敬畏,甚至多了几分难言的激动。

    将军有这等神仙般的手段,天下何人能够抵挡?

    听说如今韩王出事,朝野之充斥着请大将军返军登基的呼声。这自己虽然是投降而来,但以后说不得也是开国功臣啊!

    一众降将心期待,甚至多了几分盼头。只是他们并不知道,莫尘根本是有苦自知。

    为了达到兵贵神速的效果,不给魏国反应的机会。这二十万大军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,消耗了他三分之一的符篆存量。要知道,当初偷袭秦魏联军的时候,莫尘都未曾舍得让全军使用符篆。

    莫尘心疼自己的符篆,但是看到眼前的大军,感受到众人崇拜的神色,还是忍不住多了几分满足。

    唯有尽快攻破魏国,方能不给周边诸国可趁之机。赵国陈兵二十万于赵魏边境,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一切都将结束了。

    莫尘直视着远方,脸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,好像看破了空间的阻碍,看到了巍峨壮观的大梁城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二十万大军已经先后来到了大梁城数里外,依稀能够看到远方巍峨壮观的城池。

    “将军,是否立刻开始攻城?”一位副将来到莫尘身前,满脸跃跃欲试的神情,拱手道。

    莫尘望着远方的城池,微微摇头道:“符篆的效果快要消退了,让大军暂且驻扎此地休息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脸露出淡淡的笑容,轻笑道:“你说,魏人知道我们奔袭百里而来,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副将闻言微愣,迟疑道:“将军的意思,魏人会前来袭营?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颔首,道:“在任何正常人的眼,二十万大军奔袭百里而来,纵然是铁人也要累垮。魏人不是笨蛋,不会想不到这一点。此时大梁城兵力不足,对他们来说出城袭营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能保证魏人不会心恐惧,没有出城袭营的决心。让大军兵不解甲的休息,今日一定要攻破大梁城。”

    副将闻言,脸露出兴奋之色,坚定地拱手道:“诺,属下领命。”

    常识,那可不是用来形容大将军的东西!

    夕阳如血,映照的天地一片橘红,好像预示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腥风血雨,将要笼罩这片大地。

    大梁,城墙。

    魏王与一众朝廷重臣躲在女墙之后,小心地观望着大梁城数里外,纵横近乎十里的韩军大营,脸满是茫然与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这,怎么可能?

    前线的传令兵才刚刚抵达大梁,为何韩军已经来到了大梁城外。难道他们穿越防线之后直扑大梁,并没有对前方的城池动手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话,不怕被切断后路?

    众人眉头紧皱,望着大梁城外的韩军,却是怎么都想不明白其的关键。

    魏王早在看到城外大军的时候,已经变得有些六神无主,哪还有功夫想那么多东西。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,抹了把头的冷汗,侧首问道:“大梁城还有多少守军,求援的消息可曾发出。”

    相国拱手道:“启禀大王,城虽然只有三万的守军,但尚可临时招募两万大军。虽然兵力还有些不足,但我大梁城城高粮足。若是以五万大军死守,只要撑过十数日的时间,能等到第一批援军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魏王听到首相之言,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,不满道:“只有五万人,还要撑过二十万大军攻伐十数日?”

    众臣闻言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大梁城本有六万的常驻兵力,若非大王您立功心切,将驻守大梁的守军也派了出去,何至于闹到现在无兵可用的局面。

    众人心叹息,却是没有人敢开口直言。

    魏王见众人沉默,心虽然怒火熊熊,却也只能强忍着。他沉默了片刻,沉声道:“值此国难之际,诸位爱卿可有良策破敌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越发的沉默。

    想要以城区区五万兵力,其还有两万的新兵,击退敌人二十万健壮士卒,那是何其艰难。纵然是兵圣吴起在世,只怕也要无可奈何吧?

    在众人沉默的时候,当朝左司马脸露出一抹异色,试探道:“微臣虽然不知,韩军是如何做到在一日内行百里路程。但算是骡马疾驰而来,也定然累的无力行动。

    我军若是此时出兵突袭,未尝没有打破韩军的可能。

    更何况,韩军自身兵力不过六万人,如果再加突袭联军时的损失,想来应当是更少才对。而眼下韩军出兵二十万,其定然有我魏国的降兵。此时敌人正是身心疲惫之际,我军若是突然发动袭击,引诱那些降军反戈一击,定然可以建立功。”

    左司马说着,脸多了几分难以压制的兴奋,越发感觉此时出兵袭营,当能建立不世功。

    众人神情微愣,彼此眉头微皱的对视一眼,不由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这话,倒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根据那传令官来信,韩军在一日前才抵达魏国边境。算他们绕过了前方的城池,但在一天的时间里奔袭百多里,铁人也要被累垮了啊。若是这种时候发动突袭,或许真的能够建立功!

    魏王脸露出迟疑之色,心颇为意动。

    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一旦错过再也没有了。只是如果突袭失败,可是连死守大梁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在魏王迟疑的时候,相国脸露出一抹坚定,沉声道:“左司马所言有理,二十万大军奔袭百里,定然已经疲惫不堪。大王若是再聚齐大梁城的一些私兵,当能再得两万精壮大军。到时以七万大军突袭韩军二十万疲惫之师,成功的可能性还是相当的大。”

    “韩军自身力量有限,其定然有大量的降卒存在。到时令城百姓高唱我魏国歌谣,当可乱韩军的军心。”

    “以魏国的歌谣破敌人军心,七万大军当能一战而胜之!”

    众大臣好像打开了思路,一个个满脸激动之色,讨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伴随着他们的讨论,魏王脸的担忧敛去,露出了兴奋的笑容,连看向众臣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和善。

    天待本王不薄,在此危难关头,能得到如此能臣相助。

    魏王满脸兴奋,在城墙走来走去,激动地赞叹道:“防守终究不是长远之策,一旦等韩军休整恢复,变数实在太多了。众臣所言有理,突袭当是最佳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停下了走来走去的身形,满脸坚定道:“既然如此,将王宫的两万禁军也派遣出去。此战,我魏国当一战而胜之!”

    众大臣闻言,心蓦然一寒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想到魏王不久前在大殿说过的话,总有一些又要出事的感觉。

    错觉,一定是错觉。

    我魏国以九万精力充沛的大军,对阵韩国二十万突袭而来的疲惫之师,其还大多是投降不久的降卒,怎么可能会失败,又拿什么去失败?

    众大臣进行了一番认真的敌我对,渐渐放下了心头的那丝不安之情,脸多了几分自信与期待。

    韩军将领还是太过自负,自以为凭借天时变化覆灭六十万联军可以对抗我大魏。

    实在是,天真!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