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章 出兵伐魏,势不可挡
    白亦非笑道:“大将军,如今韩王之位已经十拿九稳,俘虏的事情也算处理完结。 魏军降兵二十八万人,秦军降兵十一万人,算我韩国的六万大军,此时将军手有大军四十五万,不知将军有何打算。”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静地微微颔首,并没有去追问三十抽一的例,为何会少了五六万人之多。他更在意,这些人是否可用。杀戮可以让人恐惧,但终究不是长远之道。

    赏罚分明,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不过四十万降军虽然暂时慑服,但终究不是长远之道。想要让他们为自己卖命,还是需要一场场辉煌的胜利,以及大量而公正的赏赐。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两息,沉声道:“今日在此歇息一日,让大军休整一下。明日我领两万韩军,八万秦军降兵,十万魏军,共计二十万大军东伐魏国。你则率领剩下的部队,与驻守在南方的三万大军同时出动,东伐秦国收复这些年的失地。”

    白亦非眉头微皱,脸露出几分担忧之色,低声道:“将军,魏国虽然损失了四十万大军,但将军若想凭借二十万人伐魏,怕是很难速战速决的解决战斗。

    眼下赵国陈兵二十万大军于赵魏边境,又是赵国名将廉颇镇守。若是给廉颇反应的时间,将军此战怕是会功亏一篑。不若将军领三十万人伐魏,属下领十五万人收服失地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摇头,脸露出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没有记错,赵王不久之后会病逝。太子登基之后,立刻撤换了廉颇的所有职位。廉颇因为受到排挤而大发雷霆,发兵攻打前来接任的乐乘。

    此战乐乘落荒而逃,但廉颇自己也是逃亡了他国,不过继续待在赵国之。

    根据目前的情报来看,赵王已经没有几日的好活,能否撑过本月都是一个问题。到时候,赵国别说是发兵魏国,自己不乱成一团不错了。

    或许,这是一个对付赵国的机会。

    莫尘双眸神光闪烁,不由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三家分晋已经有数百年的时间,也是时候让三家归晋了。

    莫尘沉吟几许,脸挂着笑容,看向白亦非道:“亦非以为,若是三家归晋,当如何?”

    白亦非闻言愣在了那里,满脸失神地看向莫尘,心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大将军疯了不成,现在连魏国都未曾拿下,已经打起了赵国的注意。赵国可不同于魏国,那是真正的天下强国。当年长平之战,赵国虽然损失了四十多万的大军,但依旧是不容小窥的大国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问题,赵国的对外战争从未停息,国内兵强将广,远不是已经衰落的韩魏能够拟。

    白亦非沉默了片刻,苦笑道:“将军心壮志,实在不是属下能够领悟。”

    莫尘轻笑一声,道:“亦非多虑了,本将军虽然志在天下,但还没有被眼前的胜利冲昏头脑。赵国的实力太强,远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够一口吞下。我们如今最重要的任务,还是收服韩国失地,以及攻略魏国。”

    白亦非闻言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广武处于韩魏边境,距离魏国国都大梁也只有两百里左右。其虽有险关重城阻挡,但以火药的威能而言,莫尘若是行动迅速,足以在五天内围困大梁。

    大梁一破,则魏国危矣。

    只要能在赵国行动前覆灭魏国主力,此次伐魏算取得了成功。虽然不一定能够全面接收魏国,但只要能攻占三分之一的领土,则韩国这盘大棋能完全盘活。

    当白亦非离去之后,莫尘静静地坐在那里,右手食指在桌面轻轻敲动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焱妃那个小丫头,居然不声不响的走了,还真是有些怪啊。自己以前赶了她那么多次都没有离开,这次竟然会自己离开了,难道她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。

    算了,算没有焱妃这个诱饵,自己早晚也会与东皇太一碰撞。也不知道那个逗是回秦国了,还是跑到其他地方继续浪了。

    莫尘微微摇头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眼下自己需要考虑的问题,还是怎么将那些降兵彻底收服。看来只能使用一些非常规的东西了,那些符篆存了一年的时间,也是时候使用了。

    说不得,自己还要客串一把战国时代的大贤良师啊!

    翌日,莫尘与白亦非在广武分兵。

    莫尘领大军二十万,向着腹地空虚的魏国而去。白亦非领兵二十五万,直扑秦国洛阳一地。

    两日后,魏国朝堂。

    魏王跪坐在大殿方的诸位,一众朝臣立在大殿两侧。

    只是往日喧嚣的朝堂,此时完全可以用死寂来形容。

    魏王双眸无神地坐在主位,脸色苍白如纸,额头满是豆大的冷汗。一众朝臣满脸惊慌地面面相觑,全都是神魂不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魏王愣了片刻,不敢置信地望向下方的官员,颤抖道:“你再说一遍,寡人的四十万大军,在两天前被韩军覆灭在广武城下!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,那可是四十万大军,魏国最精锐的四十万大军啊。明明昨日才从前线传来消息,大军已经与秦军赶至广武,将韩军合围在广武城。而且算是四十万头猪,也不可能被人一夜杀光啊!

    更何况,韩国与寡人还有约定,难道他们与秦国暗合作,故意引诱寡人不成?魏王想到这里,额头的冷汗顿时哗啦啦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定是秦国所为,可恨啊!”

    “秦国竟然如此奸诈,以韩国为诱饵,欺骗我魏国大军出关。”

    “韩国真是疯了,竟然与秦国合作对付我魏国。难道他们不怕,秦国会调调转锋芒,灭了韩国?”

    “哎,韩国自寻死路,只怪我等太高看韩国,真是悔不当初啊。”

    魏王能够想到的事情,众朝臣自然不会没有人想到。他们一个个满脸悲愤,大声咒骂着秦国的奸诈,以及韩国的可恨。

    魏王听着朝臣的咒骂,心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他心悲愤莫名,但终究还是没有忘记正事,满脸急色地问道:“秦军损失如何?”

    那官员自从听到朝臣的咒骂,低垂着脑袋不敢看向众人。此时他听到魏王的询问,身体微微颤抖,沉默了几息的时间,才低声道:“秦军,也全军覆灭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二十万秦军,全军覆灭!

    一众魏国朝臣闻言,顿时全都愣在了那里,脸写满了茫然与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那最后的胜利者,岂不是,韩国!

    韩国以六万残兵,覆灭了秦魏联军六十万大军,这是开玩笑的吧?算兵圣吴起重生,也不可能做到这种可怕的战绩!

    在众人心惊骇的时候,大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以及凄厉地高鸣:“报,前线急报。韩国大将军莫尘领兵二十万,正在攻伐我魏国边境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蓦然一跳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国大将军莫尘,领兵二十万!

    算是韩国全部兵力汇聚,也做不到二十万的兵力。除非,降兵!

    众人想到这里,脸色变得阴沉无,对于那官员的消息再也没有疑虑。韩国已经大举来攻,前线的消息定然是不会有假。

    魏王脸色变得涨红无,额头的青筋更是剧烈跳动。他双眸瞪成了铜铃般,猛然在矮案一拍,咆哮道:“竖子可恨,竟如此戏耍本王。本王要与他决一死战,定要让那竖子知道,我魏国的血性未干!”

    魏王话音落下,外面再次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以及惶恐地高鸣:“报,大梁二十里外发现敌军踪迹,疑似是韩国大军先锋。”

    什么,韩军来了!

    朝堂瞬间变得一片死寂,众朝臣脸色苍白的面面相觑,只感觉遍体发寒。

    广武距离大梁有两百里的路程,其更有大小城池十数座。韩军到底是怎么做到,在短短两日从广武来到大梁附近。算他们全是骑兵,难道不要攻略前方的城池?

    魏王脸的红晕退去,瞬间变得苍白如纸。他双眸无神地望着虚空,身体跟着轻轻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寡人只是说说而已,天至于那么认真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