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章 前线大捷,开玩笑的吧?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韩宇开始行动的时候,张府。

    张平倾听着外面嘈杂的厮杀之声,满脸冷汗地立在客厅中来回走动。他不时小心地看向客厅主位,悠然享受着茶水芬芳的张开地,眼中闪过一抹敬佩与无奈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时候了,父亲还有闲心品茶。

    张平来回走动了片刻,实在是无法静下心来。他脸上满是汗水,不安地看向张开地,低声道:“父亲,四公子发动叛乱,其身后还有秦人的影子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开地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冷哼道:“瞧你那点出息,不就是叛乱,有什么值得紧张的。去取为父的官服,我们即刻入宫。”

    入宫?

    张平满脸茫然,有些失神地看向张开地。

    这时候入宫,那不是自寻死路吗?

    张开地见张平依旧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,无奈地叹了口气,恨铁不成钢地道:“蠢货,不管最终获胜的是谁,我们需要做的只是稳定朝堂局势,为新王贺。”

    张平听到这里,才算是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不管今夜的叛乱是谁主导,必然会使朝野动荡不安。如今朝堂人心不定,正是需要人稳定局势的时候。而能有本事稳住朝堂的人,自然是唯有自己父亲。

    至于最终的获胜者是谁,当然也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张家需要做的,就是稳定住朝堂的局势,让新王看到张家的底蕴与能耐,为家族谋取最大的利益。毕竟朝堂纷乱,定然不会是新王想要看到的局面。

    张平想明白之后,心中再也没有迟疑。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后,王宫外。

    此时的王宫虽然已经安静下来,但依旧被重兵把守。在王宫外的广场上,已经汇聚了上百的官员。

    他们中有人早已得知了今夜之事,表现的充满了期待与激动,似是在等待分享胜利的果实。有人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,心神不属地站在那里,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更有人与四公子并不对付,已经是紧张地满脸冷汗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惶惶不安的时候,张开地身旁已经为了一群老臣。

    他们脸上神色凝重,却也没有太大的担忧,低声道:“老相国,今夜之事,您怎么看?”

    张开地神色平静,道:“莫言,莫问,等。”

    新郑城风波诡秘,其中掺杂了太多的势力与利益,即便是张开地现在也说不好,今夜胜出的会是谁。

    张开地虽然低调,但他三朝老臣的身份摆在那里,又怎么可能低调的了。只见一位四公子的心腹大臣,满脸笑容地走了上来:“哈哈,张老相国也来了。不知,老相国可是特意前来为四公子贺。”

    “据闻,当初老相国在大将军结婚之日,拒绝了大将军的邀请。如今看来,还是老相国有眼光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当初莫大将军何等风光,可是现在却好像丧家之犬,被秦魏大军围困的动弹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哎,真是多亏了四公子天纵英才,为我韩国寻到了解决危机之道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不乏四公子的心腹,此时他们一个个神采飞扬,颇有挥斥方遒的霸气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吹捧的时候,广场外传来一阵清脆的马蹄声。只见数百身着城卫军服的骑兵,从远方疾驰而来。那些人眼见如此,顿时一个个双眼放光地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还没走到骑兵身前,就听其中传来一阵暴喝之声:“四公子韩宇阴谋叛乱,弑父杀兄,如今已经伏诛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那些迎上去的官员脸上笑容僵住,转而变得苍白如纸。他们眼中充满了恐惧,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。更有人双眼一番,直接昏倒在了地上,隐隐传来阵阵骚臭味。

    大将军已经离开新郑,四公子怎么会输?

    张开地双眸微眯,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承认,但他确实更希望莫尘胜出。先不说莫尘掌控了韩国七成的军队,正在前线与秦魏大军交锋,张良更是身处莫尘的大营之中。若是四公子胜出,对张家来说实在是福祸难料。

    就在张开地陷入沉思的时候,那位城卫军军官走上前来,拱手道:“新郑城中骚乱未平,夫人希望老相国能够暂时主持大局。”

    随着四公子身死,新郑城中的骚乱很快被镇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骚乱虽然已经结束,各种善后工作却是相当的艰难。韩王身死王宫,其余公子皆遭屠戮,唯有几位公主得以幸免。眼下的新郑城群龙无首,还有大量的四公子同谋需要处理。

    仅仅是一夜的时间,新郑城中被波及的王侯贵胄就大多上千人。

    直到东方微微发白的时候,张开地才算初步处理完昨夜的叛乱之事。他满脸疲惫地走出王宫,望着身旁依旧神魂不定的一众朝臣,心中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王族尽遭屠戮,大将军若是仍在新郑,尚可一举登上韩王宝座,现在却是有些难说了。毕竟王族直系虽遭屠戮,但依旧有着大量的旁系血脉存在。

    这一夜,不知道多少王族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开地看向不远处挥斥方遒的诸位王族旁支,眼中闪过淡淡的嘲弄。一群跳梁小丑,真以为这个机会是那么容易把握?

    哎,只是不知道前线如今的战况如何了?

    就在张开地眉头微皱,脸上写满了忧虑的时候,一位朝堂老臣走了上来,低声道:“老相国何故唉声叹气,您老可要保证身体啊。这新郑城中纷乱嘈杂,可是还需要老相国来主持大局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无奈地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前线形势不明,新郑城中又发生了这种变故,我又怎么能不担忧。”

    周边众人听到张开地担忧前线战事,一个个也是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,时局艰难,又出现了这等事情,真是天要灭我韩国。”

    “可叹,大将军无能,累我三军啊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不妥,大将军面对十倍于己的六十万秦魏大军,虽然说在战场上节节败退,但能够保住我大军主力,已经是非常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大将军虽然未曾建功,但能够在六十万大军的围剿下撑到现在,已经是非常不易。”

    “呸,我看就是被人追的如同丧家之犬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大将军若是真有能耐,就击退秦魏联军佑我河山,何至于像现在这般被人困在广武动弹不得。”

    一众朝臣争论不休,渐渐变成了大部分朝臣在讨伐莫尘的盛会。虽然道理大家都懂,六万对六十万想要胜利,根本就是一个笑话。但是如今新郑发生这等变故,众人自然是想要找个东西发泄一番。

    而在战场上节节败退的莫尘,自然而然的就成了那个众人出气的最好对象。

    至于大将军的威严,众人只是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大将军生死不知,能从广武活着回来的可能太低。一个死人的威严,需要在意吗?

    就在众人争论不休的时候,远方忽然响起了巨大的欢呼。那声音先是若有若无,随后变得宛若山崩海啸一样,震动了整个新郑城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众朝臣也顾不得争论,一个个面面相觑,心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位身着沾血战甲的传令官,从远方疾驰而来,高呼道:“广武大捷,全歼秦魏六十万联军,俘虏联军将士四十五万!”

    广武大捷,全歼秦魏六十万联军,俘虏联军将士四十五万!

    众朝臣目瞪口呆地望着疾驰而过的传令官,一个个宛若雕塑般立在那里,却是怎么都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大将军以六万全歼敌军六十万,还顺便俘虏了四十五万敌军!

    这,这他娘开玩笑的吧?

    就算是六十万头猪站在那里,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全灭吧?

    可是军国大事,大将军就算是疯了,也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啊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众人惊骇之际,却听身旁传来一阵清脆的啪啪声。他们侧首望去,却见一位同僚满脸失神,用力地扇着自己的耳光,低声道:“还不醒来,还不醒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