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章 会师广武,风雨欲来
    韩国,广武一地。

    自从秦魏两国纷纷出手,韩国的形势可谓是一日三变。在经历了数次与秦军的碰撞之后,莫尘带着六万大军且战且退,一路退到了广武一带。

    广武一地群山耸立,北临浩浩荡荡的黄河,可谓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往日的广武虽然是军事重地,但也只是韩国抵挡魏国侵略的一处重地,从未像现在这般的瞩目。秦人陈兵二十万于广武西方,魏国陈兵四十万于广武东方,而在两者南方数里外的地方,莫尘率领的六万韩军驻扎于广武城。

    广武城。

    莫尘身着战甲立于广武城头,凭借着地势之险眺望北方。数里的距离虽然遥远,但是对他来说却并非什么。

    透过那郁郁葱葱的丛林,莫尘依稀能够看到秦魏两军的大营。秦魏两国虽然明面联合,但彼此依旧保持着深深地戒备。两国的营地之间相隔数里,与广武城形成了一个正三角。

    秦军二十万大军,魏军四十万大军。

    六十万大军的营帐延绵十数里,一眼望去好像白色的海潮,与远方咆哮的黄河相呼应,似是想要清理世间的污秽。

    莫尘凝视着两国营地,眼闪烁着淡淡的金芒,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注视下,两国大营空血煞之气通过军阵汇聚,宛若高挂苍穹的骄阳。虽然两军的大营与广武城相聚数里,但莫尘依稀能够感觉到那可怕的压制。

    在大军血煞之气的压制下,天地之力变得沉寂起来。

    往日能够动念间让方圆数里天崩地裂的神通,此时最多能够在地面留下一道百米的裂缝。这还是处于两军数里之外,要是深入到两者的大营之,怕是五行神通要被压制的近乎无用吧?

    莫尘感受到天地的沉寂,心微微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里终究不是神雕世界,兵家阵法的神异可谓是武林高手的克星。以自己近乎天下无敌的实力,要是陷入兵家高手指挥的数十万大军之,能不能走脱都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在莫尘望着两军大营陷入沉思的时候,一道平淡又有些冰冷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:“猎物已经坠入陷阱,将军很快能收获最美的果实,为何还会做出这般姿态?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不用回首都知道来着是谁。

    在广武城,敢用这种语气与自己说话的只有一个人,那是血衣侯白亦非。

    莫尘深吸了口气,沉声道:“我们为了今天这一刻,布局了整整一年的时间。眼见如今一切都将结束,我却反而有些放不下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脸露出几分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豪赌,一次赢了能够威震天下,输了将一无所有的豪赌。眼见一切都顺利万分,莫尘反而生出了几分不真实感。

    白亦非双手负立,凝视着远方的两处大营,冰冷的面容露出一抹笑容,笑道:“不,这只是将军新的开始,远远称不结束。扫灭了眼前的秦魏六十万大军,将军还有更多的敌人需要对付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他对着远方苍茫的天地紧握大手,爽朗地笑道:“亦非说的不错,这只是一个新的开始。我们的梦想,将从今夜开始!”

    白亦非血色的双眸闪烁,其满是遮掩不住的兴奋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战兵不过十万的韩国,竟然想要一口吞下秦魏六十万大军。谁又能够想到,自从得知信陵君去世的那一刻,大将军已经在筹划这一刻。

    广武周边群山环绕,北方是浩荡无边的黄河。在这片山岭之,能够驻扎数十万大军的地方,可谓是屈指可数。正是因为这个特殊的地形,早在数日前的时候,秦魏两国大军驻地的下方,已经分别埋藏了数万斤的炸药。

    数万斤的炸药虽然不多,但也足以让两国大军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。

    而这,正是反击的最好时机!

    秦军大营。

    蒙骜立在大营高处,眺望着大军四周的环境,脸色显得凝重万分。蒙毅站在他的身后,跟着他的目光环视,似是在模仿祖父的动作。

    只是他看了半响,却是并没有什么发现,不由挠了挠脑袋,疑惑道:“祖父,可是此地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蒙骜脸色凝重,指着北方沉声道:“此地距离黄河不过数里之遥,若有人从游截江断流,则大事不妙矣。立刻派出三千骑沿岸巡视百里,定要排除一切的可能。另外,派人时刻紧盯着黄河的水位,稍有变化定要立刻禀报。”

    蒙毅闻言,拱手拜道:“祖父放心,此事毅儿亲自处理,定然不会让他出现差错。”

    蒙毅说着,脸露出几分迟疑,低声道:“祖父,毅儿总感觉魏军的表现有些怪异,他们会不会对我们出手?”

    蒙骜深深地看了蒙毅一眼,眼闪过几分赞赏,笑道:“会,他们一定会对我们出手。不仅是魏国,韩国也会同时出手。”

    蒙毅听到这里,脸不由露出惊怒之色,高呼道:“什么,难道魏国答应与我们联盟,从一开始是骗局!”

    难怪魏国当初答应的那么痛快,原来早已经与韩国有了其他的约定。只是祖父既然知道,又为什么还要来到这广武一地,难道不担心被韩魏两国围攻。

    要知道,魏国有大军四十万,韩军虽然只有七万之数。但两者要是联合,对秦军来说也是极大的威胁,甚至稍有不慎是全军覆灭的可能。

    蒙骜神色平淡,苍老的面容满是自信之色,柔声道:“毅儿忘了,祖父是如何教导你的。真正的胜利,从来不是眼前一城一地的得失,而是在这战场之外的朝堂,在那风波诡秘的天下大局。”

    蒙毅闻言,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迟疑了几息,双眸不由亮了起来,惊喜道:“祖父还有其他布置?”

    蒙骜脸笑容灿烂,宛若偷到了小鸡的老狐狸,双眸闪烁着凛冽的精芒。他微微颔首,仰望着苍穹缓缓沉入大地的夕阳,抚着长须笑道:“残阳如血,染红了这片苍穹。今夜,注定了是一个充满杀戮的夜晚。韩国,要变天了。”

    蒙毅满脸崇拜的看向蒙骜,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,心充满了兴奋。

    韩国要变天了,原来祖父早已经在新郑有了准备。

    魏国自以为与韩国联手,能抵挡我秦国的二十万大军,却不知他们所有的一切,全都在祖父的算计之。韩国若是发生政变,必然会打乱魏国之前的安排。到时祖父以二十万虎狼秦军攻伐,也不是没有机会将魏军全部留在这里!

    四十万魏军若是败亡此地,魏国好像脱光了的美人,只能任由秦国摆布。

    蒙毅想到这里,越发感到自己与祖父之间的差距,也越发敬佩祖父在军事的老辣。终有一天,自己也会成为祖父这般威震天下的将军!

    蒙毅双手紧握,崇拜地看向蒙骜,心暗暗立下了誓言。

    韩国新郑,四公子府邸。

    自从四公子韩宇执掌新郑城的防守,在朝堂获得了韩王的支持以后,府邸变的热闹了起来。每日都有官员拜访,以寻求位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是这几日,四公子的府邸变得冷清了起来。倒不是因为韩国战事不顺,更不是因为四公子朝堂失势。

    而是因为,四公子生病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公子对外的说法。只有四公子的心腹们知道,公子并非是真的生病,而是在会见一位重要的贵客,来自秦国的贵客!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