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章 大战将启,天下瞩目 (为本书第一位长老s妖妖灵加更)
    ps:为本书第一位长老s妖妖灵加更

    自从秦国伐韩以来,赵王便命人时刻注意秦韩之间的战事,并且下令任何与秦韩战事有关的消息,都要在第一时间送到自己的手中。甚至可以说,赵王对秦韩战事的关心程度,甚至还要超过了韩王本人。

    赵国邯郸,王宫,赵王寝宫。

    赵王躺在床榻之上,虽是夏热酷暑之时,依旧盖着厚重的锦被。他的脸色苍黄没有血色,双眸浑浊而无神,已然是时日无多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赵王的病榻前,立着一位面容俊朗坚毅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他虽然身着相国官服,但身上的那股彪悍与煞气,却好像从尸山血海中走出的死神,让人仅仅是看上一眼,就不由为之胆寒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赵国名将李牧,在后世被称之为军神的人物。

    赵王双眸微动,侧首看向李牧,声若蚊蝇道:“牧,前线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赵王的声音很弱,说话更是断断续续。但李牧还是在第一时间明白了赵王的意思,赵王问的并非是赵国的边境,而是秦韩魏三国的战事。

    李牧沉吟了两息,躬身道:“回禀大王,秦魏联军已经攻陷韩国大部分领土,如今应该已经在广武一带会师。

    韩国大将军莫尘,率领六万韩国残军死守广武一线。以如今的形势来看,韩国没有丝毫的希望。而广武若是被破,则韩国再也无兵可用无城可守,距离灭亡之日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赵王闻言,沉默了良久,才叹了口气道:“魏王利令智昏,与秦人合作何其愚蠢,完全是与虎谋皮。韩国若是被灭,秦人的下一个目标定然是魏国。此时魏国大军出征在外,一旦被秦人反戈,则形势危矣。”

    李牧沉默不语,赵王的分析,但凡明眼人都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,谁能想到魏国会做出如此不智的事情,韩魏若是联手合作,尚且还有几分抵挡秦国的希望。至于现在,魏国的兵力虽然是秦人的两倍,但战局最终会走到哪一步,即便是李牧也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赵王说着,轻咳了几声,叹道:“韩国完了,魏国大难临头。若是再给寡人两年的时间,还能交给太子一个稳固的江山。如今,哎。”

    李牧小心地看了眼赵王死气沉沉的面容,安慰道:“大王莫要说这些丧气话,太医已经说了,大王只是偶感风寒。”

    李牧话音未落,赵王无力地挥了挥手,苦笑道:“寡人的身体如何,寡人还能不清楚。这一次,寡人是撑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寡人死不足惜,却有三事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一为北方的匈奴,二为西方的秦国,三为我赵国。

    匈奴屡屡破关入侵,让我赵国不能倾全国之力对付秦国,实乃心腹之患也。寡人早年犯下大错,以至酿成长平之战的苦果。如今秦人大势已成,若是吞并了韩魏两国,则我赵国危矣。

    至于我赵国,寡人必将不久于人世。

    太子与廉颇将军间隙颇深,寡人担心太子继位之后,会犯下与寡人当年相同的错误。如今有廉颇将军统领二十万大军镇守南方,才能阻挡秦魏两国的攻伐。可一旦廉颇将军出事,则南方防线危矣。”

    李牧听着赵王的叹息,心中相当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北方匈奴困扰赵国多年,自己在北方镇守的这些年里,也是与他们多有交锋。若是再给自己一年,或有机会收拾了北方的匈奴。只是如今天下形势纷乱,韩魏若是灭亡,只怕匈奴会与秦国一统攻伐赵国。

    到时候,北方边关的形势,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廉颇将军性格火爆,这些年来得罪的人太多。李牧完全可以想象,一旦太子殿下继位,廉颇将军必然会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就在李牧沉思的时候,赵王侧首看向他,双眸多了几分精芒,沉声道:“牧,如今韩国即将覆灭,南方整体形势大变,匈奴人恐会大举入侵。没有你坐镇北方,寡人心中甚是不安。你即刻启程前往北方坐镇,定不能让匈奴人进入关内。”

    李牧闻言,神情凝重地躬身拜道:“臣,领命。”

    齐国,桑海,小圣贤庄。

    自从鲁国灭亡之后,儒家的大本营为楚国所灭,他们迁至小圣贤庄已经有了十年之久。这十年来,儒家弟子在掌门荀子的带领下,潜伏于小圣贤庄不问世事,只追求学问的深浅,已然是已经无心天下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,唯有小圣贤庄中的核心弟子才知道,荀子并非不再过问世事,而是在暗中关注着天下局势的变化。

    此时,小圣贤庄后山。

    陡峭的山巅,被飘渺的云气遮掩。

    三道人影盘坐其中,就好似端坐在云海之中的仙人,透着飘渺自然的气息。其中一人须发皆白,清瘦的面容看起来严肃而不苟言笑,让人不由为之紧张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儒家当代掌门荀子。

    在荀子的下手处,坐着两位面容年轻的学子。他们在头上挽了个发髻,身着小圣贤庄的学员服,一人看起来神情肃穆不苟言笑,另一人看起来神情淡泊如水,宛若隐士。

    他们正是儒家当代最杰出的两位弟子,伏念与颜路。

    荀子神色肃穆,声音爽朗道:“以你们之见,韩国的局势将走向何方?”

    伏念与颜路对视一眼,随后伏念拱手道:“依弟子之见,眼下的形势虽是秦魏联军,兴兵六十万而伐韩,但最终秦魏必有一战。此战魏国若胜,则秦人东征之路受阻,数年之内当无力兴兵。魏国若是败了,则秦人锋芒在无人可挡。”

    颜路神色平静,柔声道:“弟子的看法,与伏念师兄相同。”

    荀子满脸肃穆地点了点头,沉默了数息的时间,道:“关于秦魏之间的看法,我也你们也是相同。只是,你们看漏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看漏了一点?

    颜路与伏念对视一眼,眼中闪烁着淡淡的茫然,不明白荀子说的到底是哪一点。

    荀子沉吟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赵将廉颇领军二十万镇守南方边关,如今率军十五万驻扎的赵魏边境。此战赵国若是参与,则秦魏之争实难断定胜负。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这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伏念脸上露出惭愧之意,躬身拜道:“多谢掌门指点,是伏念孟浪了。”

    荀子微微摇头,叹息道:“如今韩国的六万主力大军,被秦魏六十万大军围堵在广武一带。此战之后,天下怕是再无韩国之事。

    不管魏国是利令智昏,还是另有谋算。当他们踏出国土的那一刻,胜负就已经开始向秦国倾斜。现在这个局势,只能看赵国是否会动手,如何动手。”

    伏念两人闻言,脸上神色并无太多变化。

    当荀子说话,伏念躬身道:“掌门,此战之后,我小圣贤庄当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荀子沉默了片刻,凝声道:“等!”

    道家天宗驻地。

    在一处虽然很普通,但布置相当别致的小院之中,六七位道家天宗长老汇聚一堂,讨论着紫微星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依老夫之见,此战秦国必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天机显示,为二龙争雄之势。现在魏国新王登基,又倾兵四十万而出。若是能够吞并韩国,覆灭秦人二十万大军,则真龙之势初成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不同意两位的意见。依我之见,真龙当是出自赵国。

    赵王天星暗淡,已然是命不久矣。新王登基虽然会有混乱,但也是大治的征兆。而且赵国虽然经历了长平之战的失败,但如今的实力依然是冠绝天下。老将廉颇有万夫不当之勇,新将李牧当为破军在世。由此二人镇守赵国,纵然是秦国也是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此战秦魏交锋,不论哪一方成功,都必然损失不小。赵国若是趁此机会出兵,则真龙之势成矣。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长老畅所欲言的时候,一位头发花白,脸上褶皱宛若山岭般的老人,低声呢喃道:“咦,诸位师弟说了这么多,为何无人谈到韩国。

    想当年老夫闭关的时候,韩国因为前往长平之路断绝,将此地献给了秦国。不知秦国与赵国关于长平一事,处理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老人话音落下,宅院中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众人满脸无语地看向老人,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来表达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长平之战,距今可是已经十几年了啊!

    师兄啊,那都十几年前的事情了,您现在才想起来询问,真的合适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