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章 秦魏联军,六十万大军兵临城下!
    魏国国都大梁,王宫书房。

    魏王满脸笑容地坐在书房之中,望着下方的诸位心腹,脸上满是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自己登基以来,因为叔父信陵君之死,国内多地纷乱不堪,很多人对自己颇有微词。可那又如何,眼下自己的机会来了!

    魏王想到纷纷前来的秦国与韩国使节,以及他们此次前来的目的,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。他陶醉了片刻,才大笑道:“诸位爱卿以为,我大魏当如何处事?”

    诸位重臣对视一眼,脸上神情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众人沉默了几息的时候,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站了出来,躬身拜道:“大王,眼下实乃千载难逢的良机。秦国看似要与我大魏共分韩国,实则狼子野心居心叵测。而且秦国的强大世人皆知,我们若是与之合作,无异于与虎谋皮。

    而韩国则不同,他们的实力相当有限,就算是抵挡了秦国的攻势,对我大魏也没有威胁。最重要的是,韩国愿以东方五城为供奉,请求我大魏出兵相助。我们此次若是假意与秦国合作,而后与韩国在广武一带伏击大秦,则大事可期啊!”

    “老相国此言不错,想出此计之人当真是天纵奇才。

    秦人纵然是想破脑袋,也万万不会想到,我们会与韩国联合起来演上这么一出戏。

    广武一带三面环山北临黄河,我们若是能将秦人引入那里,到时配合驻守在那里的韩国大军。以近乎五十万大军的兵力攻伐秦人的二十万大军,也不是没有机会将他们全部留在那里。此战若成,大王当名垂青史,威震诸国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诸位大人所言有理。我们若是能够将秦人的二十万大军覆灭,秦人数年之内都无力出关。到时我大魏携大胜之威,未尝不可吞并韩国与秦国的定陶等地以壮国威。”

    魏王听着众臣的言论,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当真是天佑寡人,送上如此一份大礼。

    自从当年长平之战后,天下诸国对秦人畏惧如虎。寡人若是借此机会,将秦人的二十万大军全部覆灭在广武一地,当是能够威震天下诸国,重振我大魏的威风。

    到时,大魏吞并韩国与定陶等地,当是更胜往昔,或许可以与秦人一争天下!

    而自己的名字,当成为大魏历史上最耀眼的一笔!

    魏王想到这里,大笑道:“诸位爱卿所言有理,如此一切当按照计划行事。我大魏能否威震天下,只看今朝!”

    大梁,专门为外来使节准备的居所。

    张良身着华贵的蓝色儒裳,端坐在窗前的位置,眺望着那蔚蓝的苍穹,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失神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告别莫尘,他已经来到大梁十数日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这么多天过去,张良依旧不能理解莫尘的命令。虽然莫尘给他的命令,是让他暗中以东方五城请魏国出兵假装伐韩,在广武一带共同伏击秦人,但张良总感觉这个命令的目的并不单纯。

    秦国,魏国,广武。

    广武地势狭窄,处于三面环山的地势,就好像一只大口袋。而将军驻守广武城,虽然看似有着山高地利,但何尝不是将自己困在了死局之中。

    等等,大口袋,北方的黄河,难道!

    张良想到祖父曾经说过的话,脸上顿时满是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难道将军真正的目的,并不是请求魏国联军合力伐秦,而是想要借此机会将魏国与秦国的六十万大军汇聚一处,而后引黄河之水将他们全部倾覆。

    不会错的,秦人的真正目标是魏国。将军若是引诱魏国大军前往广武,秦人肯定会紧随而至。将军此次以东方五城为诱饵,根本不是想要请魏国相助共同伏击秦军,而是想要以魏国大军为诱饵,引诱秦军前往广武一带。

    不,或许连魏军自身,也是大将军的目标。黄河之水倾覆,可是不分敌我大军,而将军驻守在广武山上,当是可以避开洪水冲击。

    张良想到这里,面容忍不住微微抽搐,身体也跟着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啊,将军此计若是成功,当更胜当年兵神吴起以五万击退秦人五十万大军的战绩,威震天下诸侯。只是秦魏统帅可都不是简单的人物,又岂会想不到这个可能?

    张良眉头紧皱,却是怎么都想不明白,莫尘到底有什么底气与把握。

    在宅院的另一处房间之中。

    墨鸦立在房门处,望着身前跪坐在地的金发美人,平淡道:“不知麟儿姑娘所办之事如何了?”

    麟儿的俏脸被面纱遮挡,只能让人看到一双宜喜宜嗔的蓝色明眸。她淡淡的瞥了墨鸦一眼,声若银铃般地低声道:“这几日与张良一起面见魏王,已经将其神态动作学了九成,足以完成主人交代的任务。

    另外,奴家已经以一位魏国豪商的身份,在这大梁城中购置了一处大型宅院,可以成为两百玄甲军短时间的容身之所。”

    墨鸦闻言,脸上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两百玄甲军虽然不多,但其中大多都是先天境界的武林中人。若是在关键时刻发力,足以称为扭转战局的一支力量。而这样一把可怕的利刃潜伏在大梁之中,可以爆发的战力根本无法估量。

    墨鸦想到这里,深深地看了麟儿一眼。

    此事即便是夜幕想要办妥,也是难如登天的事情。可是在这个女人手里,却轻易的如同翻掌观纹。

    即便是墨鸦也不得不承认,麟儿的能力当真是诡异无比,甚至可以说让人惊悚莫名。谁敢想象,自己身边的亲人,极有可能是敌人易容装扮?

    若是将她训练成刺客,怕是当得起天下第一刺客之称吧!

    墨鸦想着,虽然明知道麟儿是自己人,可还是忍不住升起几分警惕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太危险,也太诡异!

    三日后,韩国朝堂。

    自从莫尘不战而退,将北方四城拱手让给秦军,朝堂上就已经炸开了锅。虽然众人从一开始,对此战就相当的不乐观,但是莫尘这般不发一兵的抛弃四座城池,让众人一时间还是有些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此事传开之后,新郑城中早已经是谣言四起。

    有人说大将军畏惧秦人,不敢与之为敌。也有人说,大将军已经暗中投靠秦人,有了自立为王的打算。只是不管什么样的谣言,全都围绕着一个关键人物,那就是大将军莫尘!

    因为此事,韩国朝野上下一片沸腾。

    王宫,朝堂。

    “启禀王上,大将军畏战至此,竟将北方四城拱手让人,实乃我韩国之耻辱。”

    “禀王上,近日城中谣言四起,其中内容骇人听闻,微臣实在是不知当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畏战不出,丧权辱国至此,恳请王上为我韩国江山社稷着想,早做决断。”

    四公子韩宇身后,一位位官员满脸愤慨地跳了出来,一副若是莫尘不除,则韩国危矣的忧国之态。韩王端坐在上方,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,双眸闪烁着淡淡的杀机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沉稳的声音突然响起,打断了朝堂上的喧嚣:“臣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望去,却见相国张平站了出来,对韩王躬身拜道:“诸位大人所言有理,大将军畏战不出也就罢了,还将北方四城拱手让给秦人,实在是万万的不该。

    臣今日得到一个消息,魏国兴兵四十万而来,欲与秦人瓜分我韩国。不知哪位大人愿意在此为难之际挺身而出,替代大将军主持战局。”

    张平的话音落下,就好像在大殿中投入了一颗巨型炸弹,将众人全都炸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魏国兴兵四十万来犯!

    众人满脸呆滞地看向张平,心中不禁生出几分不敢置信。魏国疯了不成,竟然与秦人合作,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是与虎谋皮?

    韩王脸色苍白,眼中的杀机早已经消退,只剩下无尽的惊恐。

    魏国兴兵四十万,若是再加上秦人的二十万,那岂不是秦魏六十万大军联合伐韩?

    六十万大军!

    韩国,完了!

    韩王心脏剧烈跳动,双眼一翻竟是晕了过去。而因为韩王的昏阙,惩戒莫尘之事,自然也是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五天后,魏军与秦军同时而动。

    六十万大军宛若毁天灭地的洪流,自东西两处边境向韩国发动了攻势。面对如此可怕的攻势,韩国诸城纷纷失守。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,韩国近半的国土沦陷。

    在如此可怕的危局下,自是再也没有人提出替换莫尘的言论。

    谁都害怕,万一大王真的听从了自己的意见,然后将自己送去前线指挥大军,那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面对秦魏六十万联军,韩国的局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变坏,甚至可以说每天都有坏消息传入新郑。同时这些消息,也陆续传向了天下诸国。与此同时,关于秦人与魏王的约定,也在不知不觉中传遍了天下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被韩国的变故所吸引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魏王到底是得了失心疯,还是真的被秦人许诺的利益吸引,竟然会干出如此不智的事情。但所有人都明白,韩国现在的形势已然完全失控,秦军与魏军接下来的动向,可谓是牵动了天下局势的变化。

    而在所有人的关注中,二十万秦军与四十万魏军在历经大半个月的攻伐之后,终于在广武一带会师!

    至此,秦人攻下韩国北方九座城池,魏国攻陷了韩国东方的七座城池。可以说在短短大半个月的时间,韩国的领土就已经去了一半,到了近乎亡国的形势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