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章 秦军来袭,各展奇谋
    莫尘身旁的一位亲信望着焱妃欢笑离去的身影,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怪异之色。他转而看向莫尘,脸上露出几分暧昧,小心道:“将军,焱妃姑娘怕是对您有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莫尘叹了口气,无奈地摇了摇头,道:“这种事情,瞎子都能看出来。怕是除了她自己,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她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焱妃的表现如此明显,像极了小学生想要吸引女生注意力的手段,莫尘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的小心思。或许焱妃现在还有些懵懂,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,但其他人又岂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那亲信听着莫尘的话语,有些惊愕地看了他一眼,随后看向前方已经行远,但显得非常欢快的焱妃,不由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以焱妃姑娘大大咧咧的性格,以及完全不靠谱的行事准则。这事或许真的如将军所言,除了焱妃姑娘自己之外,怕是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她的心事。

    焱妃姑娘,还真是没长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那亲信心中好笑,但是想到焱妃的身份,又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即便是焱妃姑娘真的对将军有意,两人的身份也是一道无法抹去的阻碍。焱妃姑娘是阴阳家的人,而将军也不可能臣服于大秦。他们两人的立场,注定了不可能真的走到一起,除非一方愿意做出牺牲与让步。

    莫尘自是不知道身旁亲信的小念头,他转而看向身旁不远处的张良,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,道:“子房观当今天下之局势,对我韩国的这场战争,不知道可有什么想要说的。”

    张良身着蓝底白边的儒裳,面容较之以沉稳了许多。他听到莫尘的问话,沉吟了两息道:“依子房之见,当今局势,无外乎示敌以弱,坚壁清野。

    秦人二十万大军呼啸而来,而我韩国除去巩固其他城池的兵防人马,真正的可战之兵不过七、八万之数。如此悬殊的兵力,想要在正面战场上对抗纵横天下的秦军,实在是太过艰难与凶险。

    而秦人举兵来伐,明面上是为了我韩国而过,实则真正的目标是魏国。

    魏国刚刚经历一场大乱,至今都尚未平息下来。秦人不可能错过如此良机,定然会兴兵打通前往定陶桑丘一地的路线,将那片飞地与目前的疆域打通。

    故而将军若是示敌以弱,将秦国通往魏国的那数座城池让出,并清理其周边的粮草,秦人定然不会无动于衷。到那时,将军一可集中全部兵力巩固防线,二可坐收渔翁之利,静待秦魏之争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赞赏地点了点头,笑道:“子房之计谋甚好,只是尚且还有一些不足。”

    张良闻言微愣,看向莫尘的眼神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以目前的局势来看,自己的那个办法已经是最好的结果。只是将军说其中还有不足,那到底是什么地方,自己没有考虑到?

    张良心中疑惑,拱手拜道:“子房不解,还请将军赐教。”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静,双眸凝视着蔚蓝的苍穹,淡然道:“子房却是忘了,战争的胜利从来都不局限于眼前的战场。当我们踏入棋盘的那一刻,这天下就已经成了最大的那盘棋局。若是我们只局限于眼前的棋子布局,而忽视了天下这盘大局,必然会输的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张良眉头紧皱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待他想出什么结果,莫尘侧首凝视着他,沉声道:“子房,本将军有一件万分重要的任务交给你,不知你可敢接受。”

    张良从沉思中惊醒,有些疑惑地看向莫尘,恭敬地拜道:“将军之令,子房自是不敢拒绝。”

    莫尘双眸微眯,神情充满了凝重之色,沉声道:“我欲让子房出使魏国,拜见魏王。”

    出使魏国?

    张良神情微怔,随后又有些明了。以韩国目前的局势,若是能够让魏国主动出兵相助,倒是更好的办法。只是当今的魏王,可不是什么深明大义之人啊。

    张良沉思了几息,面色郑重地躬身拜道:“子房定然不负将军所托,会从魏国请来援军相助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摇首,平淡道:“不,子房此去不是请求援军,而是让魏国兴兵伐韩!”

    什么,让魏国兴兵伐韩!

    张良闻言,目瞪口呆地望向莫尘,神情充满了茫然与无法理解的荒谬,就好像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六月的天地越发炙热,让人不由心生烦躁。

    而当今天下九州诸国,在如此燥热的天气下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将目光放在了一个地方,韩国!

    秦人二十万大军伐韩,驻扎于成皋一地。魏国陈兵三十六万,驻扎于酸枣广武一线。赵国陈兵十五万,驻扎于赵魏边境。如果再算上防守秦军的十万韩军,在这片纵横百里的土地,足足汇聚了八十万的大军!

    这是自从长平之战后,最浩大的一场战争,也是决定了天下走向的一场战争。

    此战韩魏若败,则天下之事废矣,秦人扫荡天下只是时间问题。此战韩魏若是能够抵挡秦人的攻伐,则秦人大势受阻,天下诸侯尚且还有几分喘息之机。故而此战尚未正式开始,这片小小的土地就已经受到了全天下人的瞩目。

    当然,对天下英豪贵胄来说,此战的关键还是在于秦魏,以及动机不明的赵国。至于小小的韩国,没有人会去在意他们,也没有人认为他们能够起到关键作用。

    成皋,秦军大营,帅帐。

    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端坐帅帐之内,双眸失神地凝视着眼前的情报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似是陷入了沉思之中。他正是此次伐韩的主帅秦将蒙骜,在历史上名动天下的蒙毅、蒙恬之祖父。

    就在老人陷入沉思的时候,一位身着战甲的少年满脸笑容地从营帐外跑了进来,高呼道:“祖父,好消息啊。韩人听闻祖父到来,竟是直接弃城而逃。”

    蒙骜眉头微皱,看向那浓眉大眼的少年,哼道:“毅儿,祖父是怎么教导你的。为帅者,当时刻保持冷静。”

    蒙毅满脸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崇拜的看向了蒙骜,低声道:“毅儿只是心中感慨,祖父纵横诸国数十年,威名如日中天。今日韩军还未看到祖父,就已经纷纷落荒而逃。”

    蒙骜微微摇头,叹息道:“傻孩子,你只看到了表面的光辉,却没有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,这可是身为将帅的大忌。

    今日看似是韩军落荒而逃,将北方四城拱手相让于我,但这正是他们的聪明之举。韩军若是分守诸城,就给了我们可以各个击破的机会。眼下他们看似丢失四座城池,但兵力未曾损失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眼下韩军全部汇聚,我们若是想要攻伐,可就没有各个击破来的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蒙毅听到这里,才算明白了过来。他粗重的眉毛紧皱,脸上露出不满之色,哼道:“这韩国将领竟然如此狡猾,看来毅儿之前小看了他们。如今韩军汇聚一处,想要对付他们可就困难了啊。”

    蒙骜满脸慈爱地看向蒙毅,轻笑道:“傻孩子,为将帅者当着眼于天下,而不是眼前的一兵一城之争。有时候,杀人可不需要用刀。”

    蒙毅闻言,愣在了那里,一时间有些不明白蒙骜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沉吟了几息,双眸忽然亮了起来,欢呼道:“祖父的意思,眼下就如当初长平之战,让赵国撤换廉颇将军那般。我们可以借助此事,以谣言蜚语让韩国自乱阵脚。”

    蒙骜赞赏地点了点头,笑道:“毅儿此言不错,已经有了些许大将之风。只是单单如此,可还远远不够。因为我们此战的真正目标是魏国,若是不能借此机会让魏国入局,始终是一种失败。”

    蒙毅双眸有些失神,呢喃道:“让魏国入局,他们会愿意吗?”

    不管蒙毅怎么想,魏国都不会傻得主动跳入局中。天下形势依然明了,魏国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秦人的威胁?

    他们但凡还有一点理智,都不会选择与秦人合作才对。

    蒙骜双眸精光闪烁,苍老的面容上露出老狐狸一样的笑容,柔声道:“自从信陵君死后,魏国就一直局势不稳。眼下魏王刚刚登基,正需要一场伟大的胜利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而现在,我们就送他一场辉煌胜利,一份难以拒绝的诱惑。瓜分韩国的这场盛宴,可是等待着魏国的入场!”

    魏军近乎四十万大军,要是防守不出的话,即便是秦军的二十万大军倾巢而出,这场战争的走向也是难以把握。先不说能不能打破魏国的防御。就算是打破了他们的防御,秦军的损伤也定然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可若是能将魏军引出魏国,对秦军来说战争将会容易太多。

    甚至,未尝不可将魏军全歼于韩国境内!

    蒙毅虽然一开始没有想明白,但终究是出自将门世家,经过蒙骜的点拨之后,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。他崇拜的看向蒙骜,心中充满了激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