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章 布局天下,唯我独尊
    莫尘驻足虚空,望着焰灵姬邪魅的娇艳面容,以及冰冷邪魅的双眸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本以为想要收服此人不会太难,如今看来却是自己想错了。

    焰灵姬不是胡美人,更不是小白兔一样的弄玉。

    她,是独一无二的焰灵姬,手上沾染了无数鲜血的一代妖姬!

    焰灵姬明眸闪烁,玉手上火光忽明忽灭,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,娇笑道:“没看出来,还是一个俊俏的小帅哥呐。小哥将人家救出来,可是也想尝尝热情如火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淡,道:“本将军曾经听白亦非提起过,赤眉龙蛇天泽手下有着四位高手。今日一见,果然不凡。以你们的实力,有资格为本将军做事。”

    焰灵姬闻言,脸上的笑容敛去,双眸闪烁着可怕的寒芒。

    白亦非,这个名字焰灵姬永远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人,对百越展开了可怕而又血腥的屠杀。也正是这个人,将自己关押在暗无天日的牢笼十数年。更是这个人,毁灭了太子殿下的所有希望。

    对焰灵姬来说,如果这世上有一个人必须死,那就是白亦非!

    至于眼前这个狂妄之人!

    焰灵姬神色阴冷地看向莫尘,玉手轻抚着垂在身前的秀发,冷声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这个人能够直呼白亦非的名字,显然不是普通人。而他自称将军,难道是韩国的将军。只是他到底是白亦非的敌人,还是朋友?

    莫尘没有理会焰灵姬的质问,平淡道:“本将军是什么人,你们以后自然会知道。告诉你的主人,本将军能放他自由,就能将他再次如同丧家之犬般关押起来。”

    焰灵姬双眸紧紧眯了起来,其中闪烁着凛冽的杀机。

    她足尖在地面轻轻一踏,宛若一条勾魂摄魄的白蛇,玉手中的匕首燃烧起了熊熊烈焰,向着莫尘袭杀而来。

    莫尘面对焰灵姬的袭杀,脸色冰冷没有丝毫感情。他双眸散发着淡淡的金芒,身后凭空出现一道似幻似真的金色神龙虚影,冷喝道:“愚蠢。”

    只见伴随着莫尘的冷喝,那条丈许的金龙蓦然睁开双眸,碎金的龙眸没有丝毫感情,就好像九天神邸在俯视人间。当金龙睁开双眸,整个牢房的空间突然凝固了起来,就好像被万丈高山碾压,又好像时空被人凝固。

    焰灵姬还没有抵达莫尘身前丈许,就好像受到了无形的攻击,整个人以比来时更快的动作向着后方退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她曼妙的娇躯狠狠撞在了巨大的青铜门上,就好像挂在了上面一样,在其上留下一个明显的凹痕。

    “呕。”

    焰灵姬在铜门上挂了数秒,才缓缓地滑落了下来。她猛然呕出一口鲜血,神情惊恐地看向莫尘,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他怎么可能这般强大?

    即便是主人全盛时期,也不可能仅仅一个眼神,就让自己身受重创啊!

    莫尘望着焰灵姬侧卧在冰寒地面上的曼妙娇躯,不急不缓地向她走去。他的脚步踏在坚硬的地面上,发出轻微的声响。

    那声响虽然轻微,但是在焰灵姬听来,却好像可怕的雷鸣,想要震碎自己的心神。她望着莫尘缓缓走来的身影,只感觉宛若巍峨不朽的古老山峦,又好像来自九天的神祇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她不自觉地低下了螓首,不敢与莫尘继续对视。

    莫尘走到焰灵姬身前,用脚尖挑起她精致的下巴,双眸冰冷地看向她,冷声道:“告诉你的主人,这是本将军赏赐他的一场游戏,也是一场赌博。而赌注,就是你们的性命与未来。让他尽情释放自己的怒火与仇恨,本将军等着他跪伏的那一刻。”

    莫尘说完,看都不看焰灵姬冰寒的面容,转身向着牢房外而去。

    他刚刚踏出两步,焰灵姬冰冷的声音传来:“你就不怕,自己成为最后的失败者。”

    莫尘脚步微微一顿,轻笑一声,不屑道:“失败,可笑。你们的主人会死,死在这场名为天下的游戏之中。而你们,只能如同丧家之犬般跪伏在本将军的脚下,乞求那一丝的生机!”

    莫尘说着,身影无声无息地没入青铜大门,就好像跳入了平静的湖泊,仅仅是荡漾起一阵漪涟,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动静。

    焰灵姬望着莫尘诡异离去的身影,俏脸变幻莫测。

    她双眸闪烁着可怕的寒芒,宛若择人而噬的毒蛇,又好像等待了复仇的猎豹。只是在那明眸的深处,隐隐又带着几分恐惧与不安。

    她发现,自己完全看不透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就好像一个谜,一个能够吞噬一切的深渊,又好像来自九天的神祇!

    地牢里许外的一处山峦,莫尘与胡美人立在山巅之上,静静地望着远方轰鸣的大地,以及冲天而起的火光。

    胡美人柳眉微蹙,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,沉声道:“你没有收服焰灵姬,也没有对天泽施加控制,还故意挑衅他?”

    莫尘双手负于身后,双眸平静的看向苍穹,平淡道:“四公子有了布置,怕是不久就要发生政变。而一条没有限制的疯狗,才是搅乱局势的最好武器,也是让四公子出手的契机。

    至于焰灵姬,这个女人不简单。天泽若是不死,她不会臣服于他人。而天泽若是身死,他手下的那四位,则是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莫尘一开始是想要收服焰灵姬作为细作,但是当他看到真正的焰灵姬,却不得不改变之前的计划。那是一个危险的女人,也是一个有原则的女人。

    或许,她更像是白夷族中的异类!

    胡美人眉头紧皱,沉声道:“你疯了,没有任何限制的天泽,绝对会疯狂到超越所有人的想象。你以为他不敢对你出手,还是不敢对你的家眷出手?”

    莫尘侧首看向胡美人,脸上神情轻松而又平淡,随意道:“他一定会出手,不仅会对我出手,更会对将军府出手?”

    胡美人闻言微愣,有些不解地看向莫尘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莫尘既然知道,又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不理智的事情。既然焰灵姬无法收服,那也可以想其他的办法控制。而天泽即便是不好控制,也能让他受到一些限制。

    可是莫尘仅仅是前往了地牢一趟,为什么会改变了之前的决定,做出如此冒险的蠢事。

    莫尘神情肃穆,双眸宛若璀璨的星辰,又好似深邃的星空。

    他挥手指向四方,沉声道:“这天下太小,只能容下一位帝王,更古未有之帝王。

    韩国的天,要变了!

    不管是楚国、赵国,还是秦国,都是本将军的敌人。这些敌人的强大,让本将军必须做出更多的准备。

    百越之地向来民风彪悍,又与楚国多有龌龊。而本将军若是能够收服焰灵姬等人,待他们回归百越之后,必将成为一把威胁楚国的利刃。百越之地出现变故,楚国短时间内则无暇顾及中原,能为本将军清理韩魏两国腾出足够的时间。

    只是想要收服焰灵姬等人,必须将他们彻底的打垮,从身体到心灵,完完全全的打垮!”

    胡美人望着莫尘挥斥方遒的样子,听着那让人感觉天方夜谭的计划,只感觉眼前的男人充满了神秘与自信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就好像来自九天的神祇,在俯视这繁华的尘世,又好像置身于棋局之外的棋手,在这盘名为天下的棋盘中落子,等待着屠龙的那一刻!

    胡美人失神了片刻,满脸担忧地叹息道:“你现在就开始布局天下九州诸国,难道不怕将来无法掌控棋局,最终落得身死道消的局面?天泽此人不简单,一旦你离开了新郑城,怕是无人能够镇压他。而天泽不死,你不可能收服焰灵姬等人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摇头,眼中闪过妖刀姬的倩影,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。

    本来还打算带妖刀姬前往战场,现在却是只能留她镇守新郑了。

    他轻笑道:“他们,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。本将军虽然明天就要离开新郑,但当天泽对将军府出手的那一刻,也就是他生命的终结。”

    胡美人愣在那里,不知道莫尘到底哪来的自信。只是当她看向莫尘平淡的神色,以及那蔑视天下的眼神,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真是越来越神秘了。

    自己与他相识了十数年,可是为什么却越来越看不透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