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章 赤眉龙蛇天泽,目标焰灵姬
    翌日,骄阳高挂苍穹,新郑城张府。 .vo.

    张开地满脸不敢置信地看向张平,眉头紧紧皱成了一团,凝声道:“你说什么,大王竟然下了这样的命令?”

    张平满脸无奈,点头道:“秦人提前出关,而我韩国的各项军备尚未准备妥当。大王为了稳固军心,下旨许诺大将军若是能够开疆拓土,则将之全部册封给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荒谬,真是荒谬。”张开地闻言,双眸精光闪烁,脸色更是铁青一片。

    纵观古今,从未有如此荒谬的旨意。

    虽然张开地自己都不认为莫尘能够开疆扩土,甚至有些担忧他是否能够守住韩国的防线。但是面对韩王如此荒谬的旨意,张开地心头还是忍不住升起几分怒火。

    他怒骂两声,神情突然变得颓废起来。

    张家都已经投靠大将军,又何必为了这种君动怒。最近这大半年来,君早已经无心理会朝政,一切大权皆被大将军与四公子瓜分。

    眼下大将军若是离开新郑,朝堂怕是要乱了啊!

    四公子韩宇看似忠厚良善,实则心狠手辣。前线若是出现意外,怕是可能颠覆朝堂。

    张开地想到这里,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,脸多了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在张开地陷入沉思的时候,张平的声音将他惊醒:“咦,子房今日怎么回来的这么早,公学可是出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张开地闻言,抬首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张良身着白底蓝边的儒裳,脸满是沉思之色,从客厅外不急不缓地走了进来。他听到张平的话,似是才从沉思惊醒。

    张良满脸恭敬之色,对着两人拱手拜道:“孩儿拜见父亲,祖父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望着张良微皱的眉头,关怀道:“子房可是遇到了什么困难,怎么这般心神不属?”

    张良微微颔首,点头道:“孙儿今日在公学之遇到一事,心一时有些想不明白,故而才会心神不属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闻言,脸露出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自己这孙儿何等聪慧,竟然会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。难道公学之的导师,又出了什么难题不成?

    张良沉吟了两秒,似是在考虑该如何开口,道:“今日有人传达大将军之令,欲从公学挑选五十位学员前往边关。孙儿有幸被选,只是一时间没有想明白大将军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闻言,顿时从椅子站了起来,满脸凝重地惊呼道:“前往边关!”

    张良没有想到祖父会这般大的动静,一时间愣在了那里。他双眸有些呆滞地看向张开地,不清楚他到底想到了什么,才会如此的激动。

    张开地脸色凝重万分,沉声道:“公学还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张良有些惊愕地看向张开地,倒也没有迟疑,将公学发生的一切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开地听着张良的话语,脸的神情不由变幻莫测,似是想到了不可能的事情。而张平经过短暂的惊愕之后,脸色也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沉默了几息,张平满脸凝重地看向张开地,沉声道:“父亲,大将军召集学员前往边关,同时又安排了数十人在新郑城任职。虽然那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官,但其透出的气息可是相当不寻常。难道,他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双眸微闭,深深地叹了口气,脸多了几分苦涩,叹息道:“我与他在朝堂斗了十数年,本以为自己已经相当的了解他。如今看来,我还是低估了他的野心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说着,看了眼张良疑惑的神色,沉声道:“去书房。”

    一刻钟后,张家书房。

    张开地跪坐在矮榻,张平两人恭敬地站在他身前,而在几人面前的矮案,摆放着一张描绘着韩国周边的地图。

    几人凝视着眼前的地图,纷纷陷入了各自的沉思。

    张开地抚摸着略显笼统的地图,双眸闪烁着可怕的精芒,沉声道:“子房,大将军命你们暂住广武华阳一地。你观此地,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张良闻言,眉头微皱,凝视着眼前的地图,陷入了沉思之。

    广武华阳一地属于韩国腹地,算不真正的前线边关,倒是与魏国有着更大的接壤。按理来说,将军若是想要依靠战争磨炼培养人才,不该让这些人暂住此地才对。

    除非!

    张良想到这里,双眸顿时紧缩了起来,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。

    他满脸惊骇地看向张开地,不敢置信道:“祖父的意思,将军真正的目标不是秦国,而是有意趁机攻打魏国!”

    张开地神色凝重,继续道:“你再想想,大将军给那些人安排的官员身份。”

    张良眉头紧皱,回想着那二十多人被安排的身份,脸色越发凝重,沉声道:“那些人的官职虽然不大,但是遍布朝堂各个部门。若是朝堂出现变故,并非没有机会成为扭转朝堂的一股势力。

    不过大将军执掌朝堂多年,暗不会没有其他的安排与手下。这些人极有可能,只是摆在明面吸引人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先是赞赏的看了张良一眼,随后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你,还是没有看到最重要的问题。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大将军的安排的棋子,而是他真正目的。”

    张良闻言一愣,随后瞬间反应过来。他面容微微抽搐,不敢置信地看向张开地,低声道:“祖父的意思,大将军想要政变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深深地吸了口气,满脸沉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脸满是苦涩之情,叹息道:“我本以为,他的目的只是韩王宝座。现在看来,我从一开始错了。他的野心太大,大到韩国已经无法支撑。

    自从信陵君与魏王先后去世,新王虽然登基已经两月,但魏国总体还是一片混乱。尤其是现在秦人二十万大军出关,韩国虽然首当其冲,但魏国才是秦人真正的目标。

    此次魏国大乱,秦人的目标定然是酸枣等地,以求打通前往定陶的路线,将那片秦国飞地置于保护之下,并且借机分割赵魏等国的联系。

    而从将军目前的布置来看,他的目标同样是魏国。只是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说到这里,摇了摇头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。

    秦人的主要目标虽然不是韩国,但韩国首当其冲之下,能保住目前的领土已经是难能可贵。大将军想要借此机会出兵魏国,根本没有丝毫的希望。

    先不说韩军能不能打败魏国三十多万大军,算能够侥幸打败魏国大军,紧随其后的秦国二十万大军又该如何对付?

    以将军纵横沙场二十年的眼力,不可能看不出这是一个死局才对?

    大将军府,雀阁。

    莫尘与胡美人隔着矮案相视而坐,矮案摆放着一壶热气腾腾的茶水,散发着淡淡的茶香。

    胡美人沉默了几息,柔声道:“将军若是想要使用天泽这把刀,可要时刻做好被反噬的准备。他精通百越龙蛇秘术,普通的毒药对他完全无用。算是其他特殊的控制方法,能够起到多少作用,也是难以揣摩的事情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点,天泽生性阴翳,又被关押韩国十数年,心的恨意可想而知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颔首,神情自然平静,轻笑道:“傀儡,注定了只是傀儡。而断了线的风筝,只会摔得更惨。”

    对于天泽这把刀,莫尘自然是早已经有了防备。自己即将领兵出征,以天泽的心机手段,必然会对自己的将军府出手。

    如今自己要做的,是在天泽身多做一些准备与保险,以确保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胡美人见莫尘执意如此,微微摇了摇头,道:“天泽手下,有着四位高手存在。无双鬼心智单纯,对他忠心耿耿。驱尸魔太过神秘,没有人知道他心在想着什么。百毒王老狐狸一只,将军若是将之收入麾下,怕是不直接收服天泽简单。

    焰灵姬出身白夷族,将军若是想要反制天泽,这是唯一能够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焰灵姬这个女人很不简单,将军想要将之收服反制天泽,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此人天生神异,更是有幸得到异人传授火媚之术,实力可谓是深不可测。”

    莫尘抿了口茶水,平淡道:“白夷族崇尚强者,若是焰灵姬不愿臣服,那打到她愿意臣服为止。”

    胡美人闻言,娇媚地嗔了莫尘一眼。

    人家不管怎么说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,打打杀杀的可真是煞风景。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