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章 千里送一血,礼轻情意重?
    将军府,雀阁。

    胡美人慵懒地靠在雀阁顶层的阁窗前,眺望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婚房,俏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阴阳家东君,真是一个自大的蠢货。不过你既然自己送上门来,不让你留下点东西做个纪念,似乎有些对不起你。

    胡美人侧首看向躺在矮榻上,依旧处于昏迷中的红莲公主,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。她身姿优雅地走到红莲公主身前,翻掌间手中多了一个晶莹通透的玉瓶。

    弄玉立在一旁,望着胡美人手中的玉瓶,皱眉道:“这是什么,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胡美人娇媚地瞥了弄玉一眼,将玉瓶中的液体倒入红莲公主粉嫩的樱唇中,柔声道:“当然是,一些助兴的好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助兴的好东西?

    弄玉愣了一下,俏脸瞬间变得绯红,温润如玉的明眸充满了羞涩。

    她,怎么可以这样?

    弄玉俏脸通红,满是不好意思地看向胡美人,低声道:“这样是不是不太好,而且红莲公主到时候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胡美人嘴角微翘,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,低声道:“你忘了我之前的话,施术者与被害者可是感应想通的。红莲能够感应到的一切,那个刺客同样能够感受到。同理,那个刺客感受到的一切,也将反馈给红莲。”

    弄玉望着眼中闪烁着兴奋的胡美人,满脸的无语之色。

    为什么,总感觉自己这个小姨有毛病?

    话说,看自己的男人睡别的女人,你就真的这么开心,神经病啊?

    弄玉心中无力吐槽,但是暗中估量了自己与小姨的战斗力,却是不知道该如何阻止她神经病的举动。

    就在弄玉心中急躁,却又没有办法的时候,胡美人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只见,当红莲公主喝下那瓶药水之后,晶莹的俏脸上浮现了两抹诱人的绯红,本来平稳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。她虽然依旧处于昏迷状态,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变得炙热。

    胡美人望着红莲公主的媚态,玉手上弥漫着淡淡的魔气,在红莲公主的周身大穴上游走。伴随着她的动作,红莲公主的眉心处渐渐亮起了一道晶莹的红光,隐隐能够看到一根若有若无的丝线没入虚空,连接向不知名的远方。

    胡美人望着那根晶莹的丝线,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。她娇艳动人的樱唇轻启,一道漆烟的魔气侵入那若有若无的丝线之中。

    阴阳家第一奇女子东君吗?

    不知道,你能否承受红莲公主十倍强度的**!

    大将军府,婚房。

    焱妃半响才回过神来,她强忍着动手的打算,嘴角微微抽搐,送给莫尘一对美丽的白眼。本姑娘只是来寻找月神,可没功夫陪你玩羞羞羞的洞房游戏!

    哼,要不是看你有些实力,本姑娘早就一巴掌将你扇飞了!

    不过,这个混蛋那么快就回来了,现在可怎么办才好。难道要放弃这难得的好机会,暂时放弃救出月神。

    该死,自己若是现在放弃任务,肯定会打草惊蛇。到时候他要是有了警惕,事情可就更加麻烦了。以这个家伙表现的气势来看,自己以后想要救出月神,怕是有些不太可能啊。

    焱妃心中急躁,却是想不到好办法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两人隔着一张红色的矮案相视而坐,矮案上摆放着一壶晶莹美酒,以及几分相当精致的小菜与点心。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静,斟了两杯酒水。

    焱妃望着矮案上的酒水,眼中满是崩溃之色。

    天啊,你还有完没完了,本姑娘真不是来结婚的,不想要喝交杯酒啊!

    焱妃就算是再不靠谱,也知道交杯酒是什么。

    不行,不能继续下去了,否则真的要出事了。要是和这个混蛋喝了交杯酒,谁知道他会不会真的要和自己洞房啊。月神那个老女人被人糟蹋也就糟蹋了,本姑娘这么青春貌美,可不能为了那个老女人把自己搭进去。

    焱妃想到这里,眼中闪过一抹杀机,心中再也没有犹豫。

    到了这种时候,她已经顾不得月神的事情。

    焱妃脸上露出几分冷色,晶莹细腻的玉手宛若蛟龙出海,其上闪烁着淡淡的红色神芒,向着莫尘袭杀而去。那红芒炙热如火,就好像烧红了的铁块,又好像高挂苍穹的骄阳,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在瞬间提升了十数度。

    莫尘凝视着焱妃,眉头紧紧皱了起来,眼中闪烁着冰冷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个气息,绝对不是红莲公主!

    红莲,出事了!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焱妃看到莫尘失神,眼眸中闪过几分冷峻与得意。她玉手狠狠地拍打在莫尘身上,将他身前的衣衫灼烧成灰烬,露出其下花岗岩般健壮的身躯,发出阵阵沉闷的轰鸣。她的动作太快,短短两息的时间,已经在莫尘身上轰击了十数次。

    只是伴随着十数次成功的突袭,焱妃不仅没有丝毫的喜悦,反而陷入了惊惧之中。

    她只感觉,自己就好像击打在巍峨不朽的高山,又好像轰击在苍茫浩瀚的大地。当自己的劲气冲入莫尘体内,就好像潺潺小溪流入了汪洋大海,根本翻不起丝毫的波澜。

    不可能,怎么会这么强!

    焱妃虽然早已经猜到莫尘很强,但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突然发起的突袭竟然对莫尘没有丝毫用处。即便这次的突袭,并不是自己的全部实力,但他怎么可能强到完全无视自己的袭击?

    焱妃满脸懵逼地望着莫尘,一时间竟然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莫尘双眸冰冷地看向焱妃,脸上浮现一抹冷峻的笑容,冷声道:“闹腾够了?”

    难怪自己总感觉红莲公主今天的表现那么异常,原来是冒牌货假扮的。不过她为了刺杀自己,可真是表演了一场好戏。看她的真气炙热如火,又带着煌煌如同大日般的气息,难道是阴阳家东君?

    焱妃面对莫尘的冷喝,顿时从失神中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行,必须逃,这个变态的实力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焱妃俏脸上浮现几分惊惧,恨恨地瞪了莫尘一眼,就想要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刚想要行动,还没有来得及动作,却感觉冥冥中有股诡异的力量侵入自己的身体。在那顾诡异力量的侵蚀下,自己体内的真气变得有些不受控制。焱妃还没有惊变中清醒,却感觉身体就好像要烧起来,心中蓦然涌起强烈的**。

    该死,有人通过红莲公主身上的巫术反噬自己。

    焱妃在感受到身体异常,瞬间就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她俏脸宛若娇艳的晚霞,晶莹的双眸气恼地看向莫尘,怒哼道:“无耻!”

    莫尘神色冰冷,身上的气息宛若火山爆发,让这片空间为之凝固。

    可怕的压力铺天盖地地向着焱妃碾压而去,让她不禁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。焱妃因为真气失控,以及那冥冥中从红莲公主身上传来奇异感觉,在莫尘的碾压下根本做不到丝毫有效的反抗。

    混蛋啊,红莲公主到底在搞什么,怎么会突然发春了?

    焱妃感受到那股越发强烈,就好像江河决堤般的可怕欲火,心中的理智近乎完全崩溃。她可怜兮兮地看向莫尘,不由感到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因为巫术的限制,那股来自红莲公主的欲火,就好像从她自己心中涌起,让焱妃根本没有丝毫的抵挡能力。不到几息的时间,焱妃的理智就已经沦陷在可怕的欲火中。

    她面若娇艳动人的桃花,双眸荡漾着诱人的春水。她充满渴望地看向莫尘,明眸深处闪烁着淡淡的挣扎,樱唇轻启间,娇吟道:“我们,洞房吧?”

    莫尘望着突然春情勃发的焱妃,听着她勾魂摄魄的娇吟,不禁感到有些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洞,洞房是什么鬼!

    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美人计,还是传说中的千里送一血,礼轻情意重?

    话说,这句话为什么有些耳熟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