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章 洞,洞房!
    日上中天,将军府客厅。

    莫尘眉头微皱,坐在客厅的主位上,陷入了淡淡的沉思。

    红莲公主今天的表现,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。这家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,为什么感觉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就在莫尘沉思的时候,翡翠虎晃动着庞大的身体,脸上满是笑意地走上前来,举杯道:“今天是将军迎娶公主的大喜之日,老虎我特意为将军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莫尘从沉思中醒来,暂且放下了心头的疑惑,好笑地看向了翡翠虎,笑道:“哦,老虎特意准备的礼物,本将军倒是真的有些好奇。”

    翡翠虎满脸笑容,一手抚着巨大的肚子,笑道:“将军也知道,自从大王沉迷于酒色之后,娘娘这些时日需要的美人越来越多。老虎这次的运气不错,寻到了一个相当别致特殊的美人,特意为大将军特意留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脸上露出好笑之色。

    枉自己还以为是什么特殊的礼物,搞了半天,翡翠虎这家伙是为自己寻了个美人。说起来,自己没有苏醒之前,倒是没少从翡翠虎那里弄一些美人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吗?

    莫尘微微摇了摇头,心中的兴致大减。

    美人虽好,平时找两个消遣也就罢了,但现在可不是醉卧美人膝的时候。先不说秦人的二十万大军随时可能出关,就是韩国目前的局势,也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。

    翡翠虎看到莫尘的神色,胖乎乎的面容上满是淫荡的笑容,暧昧的笑道:“这个女人,绝对是世间绝无仅有的极品。大将军若是得到此女,更甚得到全天下的美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莫尘闻言,脸上露出一抹好奇。

    能让翡翠虎如此夸大海口,这个女人倒是让人生出了几分兴趣。不过更甚得到全天下的女人,这夸得有些太离谱了吧?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,门外传来了侍卫的通报之声:“启禀将军,门外有张相国的家奴前来送信。”

    莫尘双眸微眯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平淡道: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张相国的家奴,那老狐狸没有来吗?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位身着蓝色长衣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,对着莫尘躬身拜道:“小人奉家主之令,前来奉还将军的请帖。

    另外,家主在小人临行前,特意让小人向将军转告一言。

    我家主人说,张家如今财资有限,无力为将军大人准备最珍贵的贺礼,故而无颜前来参加喜宴。同时,家主希望将军能在小主人出仕的事情上,略微帮上一把。”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两息,双眸闪过一抹异色,沉声道:“回去告诉你家主人,本将军等着他的那份大礼。至于子房,先让他去公学学习一段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闻言,躬身退下。

    当那人走后,翡翠虎脸上满是疑惑,小心地看向莫尘,低声道:“那老狐狸到底是什么意思,一边拒绝了将军的邀请,一边又将他孙子推到了将军这里?”

    莫尘脸上露出笑容,轻笑道:“这个老狐狸,真是老奸巨猾。他这是要向本将军示威,也是想要向本将军示好。至于那老狐狸的打算,他不是已经说了,想要为准备一份最珍贵的礼物!”

    莫尘特意在最珍贵的礼物上加重了语气,让翡翠虎陷入了沉思。他沉默了几息,双眸瞬间亮了起来,其中透着满满的惊愕,不敢置信道:“那老狐狸,难道是想要助将军走出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对于张开地能够看出想要莫尘谋反的事情,翡翠虎并没有什么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张开地都是掌控朝堂三朝的老臣。当年韩王若不是为了对付张开地,也不会扶持莫尘上位。单凭张良被牵扯到韩非谋反一事,张平依旧能成功获得相国之位,就能想象张家在韩国的势力何等可怕。

    只是翡翠虎怎么都没有想到,张开地都已经这般的年纪,竟然还有如此让人惊叹的魄力。他将唯一的嫡孙送了过来,已经是表明了自己的心意,张家愿意投靠莫尘。

    同时他不来参加将军婚宴,分明是做给其他人看的。比如,如今在朝堂上与莫尘打擂台的四公子韩宇。

    而那所谓最珍贵的礼物,纵观整个韩国,除了韩王的宝座,还有什么能称之为最珍贵。不过这个老狐狸,怕是也存着几分向大将军示威的心思。他估计是想要告诉将军,老夫虽然已经不在朝堂之中,但依旧有着左右韩国政局的能力。

    翡翠虎想明白之后,无奈地摇了摇头,笑骂道:“这个老狐狸,真不愧是纵横三朝的老不死。”

    莫尘笑着摇了摇头,没有再继续言语,转而向外面热闹的酒宴走去。

    将军府的这场婚宴,整个韩国的王侯贵胄到了八成,其热闹场景可谓是多年不曾一见。时间在喧闹的酒宴中缓缓流逝,当皎洁的明月高高挂上苍穹,大将军府才算是稍微清净了一些。

    大将军府,婚房。

    焱妃满脸疲惫的揉着肩膀,无力地靠在床头,嘟囔道:“假扮新娘子真是一点都不好玩,害的本姑娘还要给那些混蛋陪笑脸。早知道这么麻烦,真不如直接潜入将军府寻找月神那个老女人。”

    焱妃想到自己堂堂阴阳家东君,咸阳城中最有名的小霸王,竟然要给一群看不上的眼韩国贵族陪着笑脸,只感觉心中怒火翻滚。

    气死本姑娘了,这什么狗屁婚礼,害的本姑娘一天就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焱妃想到这任人摆布的一天,气得呲着锋利的小虎牙,精致的俏脸上满是怒色。

    哎,就当本姑娘倒霉,现在还是想想自己的任务怎么办。将军府中确实有月神的气息,只是自己该怎么寻找她,并将她带走?

    焱妃想到这里,黛眉不由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莫尘的修为相当可怕,而月神又不知道是什么情况。单从这若有若无的气息上来看,她的情况似乎并不是太美好。自己想要将她完好的带走,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,先找到月神那个老女人再说。

    焱妃想了想,皱了皱精致的琼鼻。她侧首看向窗外昏暗的苍穹,感知着月神大概的位置,向着房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她还未走到房门前,就听到房间外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。当房门打开的那一刻,莫尘与焱妃刚好出现在房门前后。

    莫尘望着俏脸上带着几分惊愕的红莲公主,眼中闪过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红莲公主今天的表现,实在是太过乖巧了一些。先不说在那些宾客面前的彬彬有礼,就是对自己的态度也和以前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这家伙,到底搞什么鬼?

    莫尘心中想不明白,轻笑道:“公主这么急匆匆地出门,难道是想要寻找本将军。还是说,公主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体会洞房的乐趣。”

    洞,洞房!

    焱妃双眸瞪得浑圆,满脸呆滞地看向莫尘,整个人宛若风中凌乱,彻底地不好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