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章 悲催的焱妃,婚礼进行时
    弄玉傻傻地望着躺在地板的红莲公主,转而看向满脸慵懒的胡美人,迷糊道:“这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胡美人打了个哈欠,慵懒道:“古巫术移花接木,一种非常古老的强大巫术。 w w w . v o d t w . c o m施术者通过巫术与受害者建立特殊的联系,可以做到以假乱真的效果。如同你现在看到的一样,两个红莲公主不论是身的气息,还是灵魂气息都完全一样。”

    弄玉闻言,俏脸为之一变,眼闪过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那人刻意伪装成红莲公主,显然是来者不善。而对方此次的目标,不用想也知道是大将军。不行,自己必须去提醒将军,否则怕是要出现变故。

    胡美人明眸盼兮,脸露出淡淡的笑容,平淡道:“不用通知将军了,那个笨蛋纵然是伪装成红莲公主也无用。将军的修为之高,足以称之为当世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弄玉玉手紧紧地捏着衣角,脸露出些许的紧张之色,低声道:“可是。”

    胡美人玉手轻抚着垂在身前的秀发,脸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,随意道:“移花接木之术虽然诡异,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。那是施术者与受害者之间的联系是共通的,你如果现在杀了红莲公主,对方虽然不至于立刻殒命,但也会受到重创。

    那个笨蛋昨日潜入王宫,自以为将真正的红莲公主藏在寝宫衣箱之算安全。她却是不知道,王宫下下全都是本宫的人手,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本宫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弄玉看着胡美人脸的笑容,瞬间回想起她曾经对自己做得一切,俏脸不由露出几分慌乱,小心地退后了两步,低声道:“你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胡美人娇媚地瞥了弄玉一眼,娇笑道:“她既然千里迢迢地赶来当新娘子,本宫自然是要成全她了。”

    我!

    弄玉闻言,目瞪口呆地看向胡美人,心简直宛若一千万草原神兽奔腾而过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小姨绝对是有病,而且病得还不轻。这个世怪怪的人听多了,但是千方百计给自己男人找女人的家伙,弄玉表示自己还真的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她想到胡美人在韩王宫时,不断为韩王物色各种美人的举动,以及当初对自己做的事情,还有现在想要对那不知名刺客所做的事情,只感觉心涌起无尽的荒谬感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到底是什么毛病啊!

    弄玉回过神来,俏脸带着怒色,冷喝道:“不行,绝对不行。这种来历不明的女人,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。将军不知道她的身份,到时候若是出现了变故,我。”

    胡美人不待弄玉说完,秋水般地明眸淡淡地瞥了她一眼,俏脸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,平淡道:“你,动了真情。”

    弄玉闻言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将军府,前院。

    焱妃以古老的阴阳秘术化作红莲公主的模样,安静地跪坐在华丽的銮驾之。她神情平淡的瞥了眼喧闹的将军府,明眸闪烁着淡淡的得意。

    哼哼,什么防守最严密的大将军府,还不是被本姑娘轻松的潜入进来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还真有些诡异,竟然有着诡异的阵法守护,难怪罗的笨蛋们无法探查月神的位置。不过自从进入宅院之后,确实感受到了月神的气息。只是想要找到她的具体位置,怕是还需要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云君那个老家伙,到底有没有引开夜幕的注意力,为自己的行动提供一些小小的援助。虽然即便没有云君的帮助,自己也能轻松的带着月神离开。

    焱妃想到这里,螓首微微昂起,眼满是自信之色。

    在焱妃思绪纷纷的时候,外面传来侍女娇柔的声音:“公主,将军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焱妃闻言,从沉思醒来,抬首向着车驾的前往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莫尘身着华丽的玄黑色长袍,俊朗的面容带着淡淡的微笑,深邃的双眸宛若深渊,透着沉稳成熟的气息,又带着一股强烈的压迫感,让人完全不敢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他龙行虎步地从前院走了过来,一举一动皆暗合天地之道,好像酝酿的火山一样,随时都可能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威能。

    焱妃望着莫尘走来的身形,本来轻松的神色瞬间紧绷了起来,心多了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好可怕的气势!

    焱妃的年龄虽然不大,但一身实力之强横,纵观天下都是有数的高手。

    她看着莫尘的身影,只感觉对方宛若巍峨不朽的高山,耸立在苍茫浩瀚的天地之间,散发着沧桑古老的可怕气息。在那股可怕的气息下,焱妃甚至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如此庞大可怕的气势,她只在一个人身看到过,那是阴阳家的首领东皇太一!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他怎么可能会如此强大?

    焱妃感受着莫尘身如渊似海的气息,心不由生出几分后悔的情绪。

    该死,他的实力如此可怕,若是只有自己倒也无所谓,算是不能将他袭杀,但至少能够全身而退。可是自己想要救出月神,事情有些麻烦了。而一旦在行动过程惊动他,怕是连自己都可能陷在这里。

    焱妃神色不变,心却是多了几分着急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在焱妃心纠结的时候,她身旁的侍女低声提醒道:“公主,您该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焱妃闻言,顿时清醒了过来。她这才想到,自己现在可是假扮的公主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似乎也不是没有机会?

    焱妃想到这里,双眸顿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假扮的这个女人,可是他即将成婚的妻子,也是将军府未来的女主人。这样的话,自己等会若是小心一些,或许能够接近月神所在的地方,成功将她带离这里。不过这件事情一定要快,否则可能会出现变数。

    焱妃想着自己的计划,又多了几分的自信。她心那念头转动,在侍女们的搀扶下,莲步款款地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莫尘望着娇艳动人,宛若淑女般的红莲公主,眼闪过几分诧异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今天的红莲公主有些怪怪的,以往她见到自己的话,可是恨不得用眼神将自己捅死千万遍,现在竟然表现的这么乖巧。

    难道,她有什么打算不成?

    莫尘心想着,脸神色却是没有太多的变化。他脸挂着温和的笑容,搀扶着红莲公主向后院走去。不管红莲有什么打算,今天这场婚宴都要继续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焱妃透过眼前的红纱,小心地瞥了眼身旁的莫尘,心嘟囔道。

    明明都已经是大叔了,偏偏搞得和个小白脸一样,真是糟糕的审美观。不过话又说起来,如果他面容再成熟一些,还是很符合自己的审美吗?

    嗯,至少韩非那个小白脸强多了!

    韩非那家伙,明明是个大男人,却长得和个小娘子一样,真是没有一点男子气概。

    莫尘感受到焱妃偷偷瞄过来的眼神,低声道:“公主似乎有心事?”

    焱妃听到莫尘的话,双眸闪过一抹异色,心多了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这家伙,好敏锐的感知。

    不行,自己得想办法离这个变态远点,否则别说是想办法救出月神了,自己都可能暴露身份。到时候要是计划功亏一篑,可要被云君那个老家伙笑话了。

    在焱妃思考着该如何离莫尘远一点的时候,莫尘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平淡道:“今日可是要辛苦公主了,新郑城的王族贵胄们大多已经抵达,却是需要公主前去见一面。还有,今天可是公主的大喜之日,公主这般冷着一张脸,终究是有些不合时宜。”

    焱妃嘴角微微抽搐,脸只能露出微微有些僵硬的笑容,同时忍不住暗对莫尘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该死,结婚什么的竟然这么麻烦!

    完了,本姑娘这次不会玩砸了吧?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