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章 进击的焱妃
    新郑城,一处酒馆。 .tw.

    在酒馆三楼的一间房间,一位身着蓝底金边的广袖长裙的妙龄少女,用玉手支撑着精致的螓首,慵懒地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她的对面,则是一位身着白色长袍,面容始终带着温和笑容的年人。

    而在两人不远处的矮案,摆放着大大小小数十件杂物。其有外型精美异常的瓷器,有洁白如雪的顶尖纸张,更有乱七八糟的胭脂水粉等一大堆杂物。

    云君瞥了眼不远处的杂物,额头带着细密的汗水,满脸小心地看向焱妃,低声道:“东君大人,我们此次有重要的任务在身,而莫尘的夜幕组织遍布韩国下。我们这般大张旗鼓的出现在新郑,是不是不太好啊?”

    焱妃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外面热闹的街道,随意道:“有什么不好的,反正月神那个老女人都被人关押半年了,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不是?再说了,你没看本姑娘有多忙,为了买这些东西可是累死了。”

    云君嘴角微微抽搐,眼满是欲哭无泪之色。

    我的小祖宗,我们可不是来新郑城玩的。而且您买这么多东西,又不能将之带回秦国去,这到底有什么用啊。再说了,刚刚可是我帮您提着这些东西的,您只顾着买买买好不好?

    焱妃丝毫没在意云君的神色,不满地挥了挥晶莹如玉的小手,气鼓鼓地哼道:“还有那些该死的奸商,这最极品的白雪纸在韩国只需要一钱。但是到了秦国之后,却足足翻了数十倍的价格。

    还有那精致的青瓷,在韩国只需要千钱左右的价格,可到了秦国却需要数金。等以后小政子一统天下,一定要让他将这些奸商统统贬为最下等的贱民。”

    焱妃想到自己买的那些东西,贝齿紧咬发出阵阵咯吱之声,双眸充斥着可怕的杀机。

    云君哭丧着脸,望着完全没有自觉的焱妃,只感觉与她一同前来新郑绝对是个巨大的错误。

    我的小祖宗啊,您在咸阳城买的那些东西,可都是人家千里迢迢押运而来。不说押送人马在路的那些损耗,是万一碰到了毛贼什么的,又或者磕磕碰碰的损坏,那肯定要将成本放在其他货物。

    而且咸阳城两成的瓷器,以及那些精美的琉璃镜,可都是进入小祖宗您的手里。话说,您买了百件的瓷器,以及各种的琉璃,到底有个什么用啊!

    云君心无力吐槽,实在是不能理解焱妃买买买的心态。

    他脸带着冷汗,小心地看向焱妃,低声道:“东君大人,我们暂时是不是可以放下此事,考虑该如何寻找月神的下落,以及苍龙七宿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焱妃打了个哈欠,慵懒道:“月神那个老女人都已经被人关押了那么久,该被人玩的也都已经玩过了,算再被人玩几天也没什么大不了。至于苍龙七宿什么的,太麻烦的东西不要来烦我。

    不行了,本姑娘晚还有事情要做,现在需要美美地睡一觉。至于那什么苍龙七宿与月神,你自己看着办吧?”

    焱妃说着,一点都不在意云君漆黑的面容,打着哈欠向着内室走去。

    云君望着焱妃消失的背影,缓缓闭了双眸,心只感觉万分的压抑。

    这个小祖宗,到底能不能干点正事啊。而且,什么叫月神已经被人玩过了,算被再玩几天也无所谓!

    天啊。

    哎。

    云君深深地吸了口气,最终只能化作一声无奈地叹息。

    大将军府,客厅之。

    莫尘坐在客厅主位,墨鸦恭敬的立在下方,道:“启禀将军,下面的人传来消息,在城发现了阴阳家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阴阳家?

    莫尘眉头微皱,脸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阴阳家可真是能隐忍,自己足足等了大半年的时间,才算将他们等来。不过他们挑的这个时间,还真是有些小小的棘手啊。

    莫尘沉吟道:“夜幕可曾探查到,阴阳家所来之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墨鸦恭声道:“目前发现的两人,为阴阳家东君与云君。不过根据他们的表现来看,只怕暗还有其他阴阳家的人跟随。如今我们只能推测出,他们应该是为了月神而来,但是具体的行动计划完全无法推测。”

    莫尘点了点头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自己当初本以为,阴阳家会很快发动袭击,没想到他们足足沉默了大半年的时间。要不是他们突然开始行动,自己都快忘记紫女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莫尘话题一转,道:“兀鹫的事情,处理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墨鸦闻言,双眸微微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兀鹫,夜幕百鸟杀手团的顶尖刺客之一。只是谁都没有想到,此人竟然还是当年血洗了火雨山庄的断发三狼。如此可怕的刺客隐藏在百鸟之,也不知道将军到底如何发现的。

    墨鸦回想着兀鹫的事情,回应道:“属下已经审讯过兀鹫,他只知道火雨山庄的那件至宝与苍龙七宿有关,但其具体隐藏的秘密却并不知情。当年左司马刘意贪墨火雨山庄的至宝,暗算了与之交易的断发三狼。如今刘意虽然已经伏法,但那件秘宝却依旧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莫尘双眸微闭,脸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苍龙七宿的秘密,到底是什么东西。为什么那么多人不知道其隐藏了什么,却一个个拼了命的想要获得它?

    最诡异的事情,连紫女都不清楚,苍龙七宿到底是什么东西!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几息,沉声道:“既然兀鹫已经无用,那送给胡美人当做礼物。”

    当年断发三狼贪墨火雨山庄的宝物,将整个山庄数百口尽数屠戮。而如今的胡美人,正是火雨山庄主人火雨公的女儿。兀鹫隐藏在百鸟十数年,知道了太多的秘密,却是不能继续留下他。将他送给胡美人,倒也算是废物利用。

    墨鸦躬身领命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莫尘挥了挥手,示意他暂且退下。

    骄阳从苍穹隐退,群星高高挂在苍穹,好像一双双来自天神的眼睛,在冷漠的注视着这个世界的运转。

    因为明日是红莲公主与大将军大婚的日子,韩王宫也是充满了喜庆了氛围。

    韩王宫,红莲公主的别院。

    红莲公主作为韩王最疼爱的公主,其所居住的别院可是相当的精致典雅,其小桥流水,花圃娇艳。

    在别院里一处典雅的阁楼,红莲公主身着玫瑰红的华丽嫁衣,双眸失神地坐在精美的梳妆台前。她望着琉璃镜略施粉黛的佳人,眼神充满了茫然与复杂。

    明天,是自己大婚的日子,也是自己等了许久的刺杀时机。可是为什么,自己反而多了几分犹豫。

    秦人二十万大军出关在即,九哥哥在大秦又是生死不知。算自己能够刺杀了莫尘,又岂能挽回九哥哥,岂能救得了韩国?

    虽然自己很讨厌他,但不可否认他终究是韩国的保护神。

    哎。

    红莲叹息一声,望着远方依旧灯火通明的王宫,眼闪过淡淡的悲哀。

    在这种国家生死存亡之际,自己那位父王却只顾得花天酒地,与一众美人躲在深宫之玩乐。九哥哥雄才大略,只因为稍微有了一点威胁,被他无情的赶出了韩国。

    这样的君王,这样的韩国,真的还有存在的价值吗?

    在红莲公主心感到悲哀的时候,一道轻盈的脚步声从她身后蓦然响起,同时传来一阵轻笑:“这是新娘子,看起来本姑娘可是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红莲闻言一愣,神色顿时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有入侵者!

    她刚刚想到这里,还没有来得及做出抵挡的动作,发出警惕的呼喊,感觉眼前蓦然陷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暗,随后彻底地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