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章 大婚之日,阴阳家的动作
    ps:刚注意到本书多了一位长老,因为我现在没有存稿,加更会在下周解决。 .t.

    大将军府!

    焱妃闻言,顿时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她先是怀疑地打量着韩非,随后黛眉紧紧地皱了起来。新郑城大部分的地方都已经被罗的人查了数遍,唯有王宫与大将军府这等戒备森严之地,即便是罗也难以潜入探查。

    尤其是大将军府,防守之森严之王宫更甚。如此说来,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焱妃想了想,也顾不得继续询问韩非,纵身向着外面飞去。

    韩非望着焱妃离去的身影,双眸闪烁着淡淡的冷色,脸露出淡淡的温柔,低声呢喃道:“红莲,九哥哥不会看着你做傻事,也不会看着你跳入火坑。韩国算是亡了,那也要让它亡在九哥哥手。这一切的罪孽与仇恨,有九哥哥背负够了!”

    韩非双手负立,缓缓走入房间之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虽然依旧陷于囚笼之,身却透着沉稳如山,巍峨如不朽山峦的气势。

    韩非推开房门,在简陋的房间,最醒目的便是矮榻的一方棋盘。棋盘的棋子纵横交错,看得人头晕眼花。最诡异的是,其的棋子并非黑白二色,而是三种颜色的棋子。

    韩非凝视着身前的棋盘,嘴角不由翘了起来,脸露出淡淡的自信之色:“吕不韦、嫪毐、嬴政,秦国的这盘棋局,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他跪坐在一方矮案后,抚摸着其的一方四尺许的剑匣,缓缓将之打开。

    在精致的剑匣之,摆放着一柄残破的长剑。那把看似普通的青铜剑碎成了数不清的碎片,唯有剑柄处残留的寸许剑芒算是最大的一块。

    只是当剑匣打开的那一刻,一股无形的阴暗气息从弥漫开来,将整个房间瞬间笼罩其,让天地间的一切都丧失了色彩,好像坠入了另一片死亡的世界。

    韩非双眸失神地凝视着剑匣的残破长剑,满脸自信地坚定道:“我韩非纵然离开了韩国,依旧能够搅动这天下风云。逆鳞剑,龙之逆鳞,触之必死!”

    咸阳,一处奢华的宫殿之。

    宫殿奢华,通体以淡金色的格调布局,不论是那金黄色的大殿支柱,还是地面铺垫的火红的木板,又或者那从殿顶垂下的金色帷幔,无不透漏这奢华的格调与气息。

    在大殿方,坐着一位全身笼罩在黑色长袍,看不到丝毫真容的人影。此人正是阴阳家的首领,这个世界的至强者之一东皇太一。

    东皇太一仅仅是坐在那里,给人一种煌煌如同大日般的炙热与刺目,让人不敢直视分毫。

    在东皇太一的下方,立着一位身着白色的外衣,下穿灰色宽大裤子,打扮有些类似于武士,面容满是温和笑容的年人。只是他虽然脸带着笑容,眼的那抹苦涩与无奈,却是怎么都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云君眼满是无奈,躬身道:“东皇大人,东君小姐生性好动活泼,让她亲自前往新郑查探月神下落,是否有些不太合适?”

    东皇太一双眸深邃,平淡地看向云君,沉声道:“苍鹰不经历挫折,如何能够翱翔九天。金乌不经历浴火重生,如何能够俯览众生。”

    云君闻言,恭敬地低垂着脑袋,眼却满是苦涩。

    大人啊,难道真的要让属下说那么明白,东君小祖宗哪是生性活泼,根本是肆意妄为且不听劝告啊!

    要是让东君小姐前往新郑城,怕是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乱子来。

    韩国大将军能够几招之内制服月神,其修为已然是深不可测。东君小姐虽然修为高深,但对方可是纵横沙场数十年的老将。以东君小姐的修为与经验,万一真的出现了没必要的冲突,结果可是两说啊!

    东皇太一沉默了些许,道:“东君虽然修为绝世,这世能够拿下她的人不足一掌之数,但终究还是年轻了一些。既然如此,那你跟随她走一遭吧。”

    云君听到东皇太一前面的话,眼微微松了口气。只是他来没有来得及感慨,听到后面的话顿时僵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我,陪那个小祖宗去新郑!

    云君满脸呆滞地看向东皇太一,心简直如同一万头草原神兽奔腾而过。只是当他看到东皇太一深邃的眼神,终究还是不敢有丝毫的反驳。

    同时,他回想起东皇太一之前的话,眼闪过几分惊骇与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东君才十五六岁的年纪,一身修为之强大,竟然能得到东皇大人如此评价。

    要知道,纵然是修为绝世的东皇大人,也不敢自称天下第一人。若是天下九州能够拿住东君的人只有四五人,岂不是东君已经接近了东皇大人这种境界!

    云君心头震撼,满脸无奈地拱手道:“属下遵命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脸露出迟疑之色,小心地看向了东皇太一,低声道:“东皇大人,那韩非故意接近东君小姐,只怕是心有着其他的打算。

    属下听闻他是被韩国大将军赶出的新郑,此次韩非透露的消息,怕是他私心作祟。此人从一开始在算计小姐,要不要属下派人将他。”

    云君说着,脸的笑容敛去,双眸闪过几分杀机。

    这世从来都是阴阳家利用别人,哪有被人利用的道理?

    东皇太一深深地看了云君一眼,沉声道:“韩非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,除非本尊亲自出手,你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。否则,你以为那位心狠手辣的韩国大将军,为何只是将他驱逐出韩国境内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云君闻言,脸满是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韩非竟然有着如此强大的实力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他若是有着东皇大人这般的实力,又怎么会被人如同流浪狗一样赶出韩国!

    东皇太一挥了挥手,道:“韩非之事,本尊会派人处理。近日,本尊听闻新郑城有苍龙七宿的消息,你此次前往新郑一定要将之打探清楚。苍龙七宿之事,绝对不容有失。”

    苍龙七宿!

    云君双眸微眯,脸露出几分郑重之色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东皇太一为什么会派出焱妃,又为什么要让自己跟随。

    云君虽然不知道苍龙七宿的秘密到底是什么,但却明白阴阳家为了苍龙七宿,已经筹划了足足三百多年的时间!

    可以说,阴阳家帮助大秦的主要原因之一,是想要借大秦之力寻找苍龙七宿的秘密!

    待云君离去之后,东皇太一回想起在韩非身感受到的那股熟悉气息,双眸失神地注视着虚空,其多了几分复杂与伤感。

    逆鳞,剑在人在,剑亡人亡!

    五六日后,新郑城外的山峦出现了两道人影。

    其一人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模样,婀娜曼妙的身影充满了青春的气息。另一人看起来四十许的模样,脸满是温和的笑容,颚下有着一撮山羊须。

    他们正是从秦国不远千里而来的焱妃与云君两人。

    云君轻抚着长须,眺望着下方充满喜庆的城池,恭敬道:“东君大人,下方这便是新郑了。”

    焱妃眺望着下方充满喜庆的城池,黛眉微微皱了起来,不满地嘟囔道:“这是新郑,看起来咸阳差远了。真是的,早知道新郑才这么大一点,本姑娘懒得出来玩了。”

    云君缓缓地闭了双眸,忍不住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小祖宗啊,我们可不是出来玩的,而是出来寻找月神踪迹,以及苍龙七宿线索的啊。

    焱妃打量了一番,脸露出淡淡的好,问道:“这新郑城虽然不大,怎么看起来好热闹的样子,难道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?”

    云君心头无奈,恭敬道:“明日是大将军莫尘与红莲公主大婚的日子,故而城才会显得热闹非凡。”

    大婚?

    焱妃闻言微愣,望着下方喧闹的城池,脸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,双眸闪烁着淡淡的兴奋。

    这,似乎是一个好机会啊!

    焱妃想着,纵身向新郑城而去,娇声道:“走,我们去办正事?”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