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章 阴阳家东君
    秦国,咸阳。

    随着秦国在军事上的节节胜利,咸阳已然成为天下最璀璨的那颗明珠。

    自从当年长平之战胜利,赵军四十万大军被秦将白起坑杀。这世间但凡有些眼光的人都能看出来,秦国一统天下的大势已经无人可以阻挡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秦国大势已成,而天下又尚未完成统一,咸阳城中汇聚了数不清的九州英杰。他们在从天下各处汇聚如此,在咸阳城中观览天下大势,与其他士人谈论天下大势的演变,同时寻找踏上名动天下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咸阳城中的八贤居,又是所有渴求上位之人的首选。

    因为这八贤居幕后的主人,正是纵横秦国官场数十年,名动九州的一代人杰吕不韦。自从吕不韦执掌秦国相国之位,秦国这些年的发展那是有目共睹,其当年奇货可居的事迹,也为天下商贾们所崇拜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事情,自从新王嬴政登基以来,朝廷大权基本都在吕不韦的掌控中,更是被称之为仲父!

    八贤居,三楼一处包厢之中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隔着矮案而坐,其中一人正是被韩王流放至秦国的质子韩非。而另一人面容比之韩非稍大一些,眉宇间满是春分得意的神情,其正是韩非的同门师兄李斯。

    李斯自从入秦国,就受到了吕不韦的器重。

    虽然他回到秦国的时间并不长,但已然是咸阳城中小有名气的人物,更是因为灭六国之计得到秦王嬴政的赏识,被封为长史。

    李斯想到自己这些时日的机遇,瞥了眼身前没有了锋芒,显得有些沉寂的韩非,只感觉如同喝了一大杯酸梅汤般酸爽。

    当年在小圣贤庄之时,韩非处处强过自己。

    可那又如何,如今他已然成为丧家之犬,有家不能回,有国而不能入!

    李斯心中隐隐生出几分得意,嘴角微微翘了起来,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,柔声道:“师弟近来在咸阳,可还住的习惯?”

    韩非淡淡地看了眼李斯,曾经自信飞扬的面容多了几分沉稳,平淡道:“韩非不过是一弃子,又哪里还有什么习惯与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李斯闻言,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,微微摇头地可惜道:“师弟终究还是太年轻,不懂得隐忍之道。以师弟的大才,若是能够潜伏两年,未尝不能将奸佞铲除,进而执掌韩国大权。”

    韩非双眸微微闪烁,始终表情平淡的面容上露出淡淡的无奈,叹息道:“这一次,韩非输的不冤。即便是再给我两年的时间,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韩非不得不承认,不论是谋略还是实力,自己都不是莫尘的对手。

    倒不是自己的能力不如对方,而是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。对方不仅掌控了韩国的一切,更是对任何威胁都毫不留情。别说是再给自己两年,纵然是十年八年,也不可能与对方相比。

    因为,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成长起了!

    李斯听到韩非的话语,顿时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对于韩非这个人,李斯与他相处了数年,自然是相当的明白。

    在李斯的眼中,韩非眼气之高天下少有人能及,心中的傲气更是让人难以想象。甚至可以说,这世上没有人被韩非看在眼中。即便是自己的师尊荀子,韩非怕是都不会完全服气。

    可就是如此高傲的韩非,竟然会在自己眼前主动认输!

    在这一刻,李斯顿时对莫尘生出了几分兴趣。

    能让韩非主动认输的人,这可不是简单的人物啊。看来自己以往得到的那些消息,还是有些太过片面了,这位执掌韩国大权十数年的大将军,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。

    眼下二十万大军即将出关伐韩,不知道是否会出现什么变故?

    李斯想到这里,心中好笑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就算那韩国大将军有通天彻地之能,面对装备精良的二十万秦军,还能翻天不成?

    若是以往尚且不好说,但是现在随着魏王与信陵君纷纷去世,魏国已经陷入一场大乱。赵国经历了长平之战的失败,国内可战之兵损失了半数,再加上赵王年事已高,无法主持朝政。

    而赵国太子与大将廉颇有间隙,君臣不和怎么与大秦抗衡?

    楚国虽然强盛,但是受到了秦国其他军团的牵制,也无力支援韩国。单凭韩国之力想要抵挡秦军的攻伐,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李斯沉吟了几息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道:“莫尘此人能够得到师弟如此赞誉,倒是让为兄想到了一件事。听闻莫将军在新郑建立了一所公学,不仅免费向天下人传授圣人教义,更是给优秀的学员做出了各种补贴。”

    韩非闻言,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,双眸凝重地看向了李斯,沉声道:“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李斯微微颔首,道:“此事距今不过两三月之余,在各国高层已经不是秘密,只是还未正式在天下传播开来。说到这里,倒是让为兄想到一件趣事。莫将军曾向天下诸子百家发出邀请,只是三个月的时间过去,真正响应的人却是寥寥无几。”

    李斯说着,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韩国大势沦落至此,天下但凡有识之士都不会选择韩国。那位莫大将军看来真是糊涂了,竟然这般自寻无趣。

    韩非没有在意李斯的脸色,双眸微闭地沉默了几息的时间,叹道:“韩国,完了。”

    李斯闻言微愣,有些惊愕地看向韩非,一时间没有弄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韩非食指在矮案上轻轻敲击,俊朗的面容多了几分无奈,几分难言的失落,苦笑道:“开办公学,支持寒门弟子,此人的野心之大,怕是已经不是韩国能够容下。秦人伐韩之事,看来是要生出变数了。”

    李斯听到这里,才算是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韩非所谓的韩国完了,竟是因为那个韩国大将军而发。只是秦军伐韩会出现变数,真是可笑至极!

    李斯心中不屑,脸上露出几分不悦之色,也没了与韩非继续说话的心思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房间外传来一阵不满的娇斥声:“小非子,你以为躲在这里,就能逃出本姑娘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那声娇斥,两人房间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直接踢开。

    就见一位最多十五、六的妙龄少女,满脸得意之色,双手叉腰地出现在房门外。

    她身着蓝底金边的广袖长裙,宛若一只展翅翱翔的金乌,将曼妙婀娜的身姿勾勒的相当曼妙。她乌烟柔顺的长发低束,其上别着一根精致的发簪,另缀有暗蓝色宝石首饰点缀,看起来平白多了几分贵气与青春的气息。

    少女明眸皓齿,柳眉飞扬间充满了朝气,眉宇微扬间又透着几分俯视天下的高傲。

    阴阳家东君!

    李斯望着房门外的人影,眉头不由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阴阳家东君焱妃,那可是名动天下的人物,在秦国更是有着相当特殊的地位。有传言,她从出生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是嬴政的女人。也有人说,她身体里流淌着大秦赢氏的血脉。不管是那种说法,有一件事可以确定,那就是这个女人的身份相当不简单。

    只是,韩非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东君大人。

    看他们两人之间的表现,关系可是不同寻常啊!

    李斯眼神诧异地看向神色平静的韩非,随后看向房门外的焱妃,恭敬地躬身拜道:“内史李斯,见过焱妃大人。”

    焱妃瞥了李斯,随后再也懒得关注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李斯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小人物,还没有眼前的韩国质子韩非来的有趣一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