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章 新年小结,半年发展
    新郑城。 ..

    除夕刚刚过去不久,新郑城下依旧散发着淡淡的喜庆氛围,丝毫没有因为秦人的动作而有所慌乱恐惧。

    对这个世界的普通人而言,战争是一个永远不会陌生的词语。它好像一个可怕的梦魇,从每一个人出生的那一刻起,注定要伴随着那个人一生。

    新年的大将军府,自然是相当的热闹。

    因为自从传出秦人二十万大军即将出函谷关,以及信陵君与魏王先后去世的消息,韩王彻底地不再理会朝堂政事,只顾沉迷于美人酒色之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他与信陵君和魏王有多深厚的交情,而是他明白魏国乱了。而韩国,作为挡在秦人出关道路的第一个阻碍,只能独自面对那可怕的二十万虎狼之军!

    二十万的精锐秦军,将韩王心的那点侥幸彻底浇灭。

    如今的韩王,只想着得过且过。

    早在三个月前,韩王已经下旨将红莲公主赐婚莫尘,并且订下了新年后的大婚之期。同时以莫尘需要整顿军务为由,将新郑城与皇宫的防守之职,交给了四公子韩宇掌控。

    而韩王的一系列动作,也在韩国朝堂引发了相当大的轰动,让不少之前依靠张相国的官员,纷纷投靠了四公子韩宇一系。以至短短时间内,四公子韩宇在韩国的势力急速膨胀,已经达到勉强能与莫尘抗衡的程度。

    可以说如今的韩国朝堂,大小事务基本都落入了莫尘与四公子韩宇的掌控。

    新郑大将军府,客厅。

    客厅虽然不小,但其的人却并不多,林林总总不过只有六七人。

    莫尘身着黑色的广袖长袍,跪坐在客厅的主位坐席之。

    在他下方两侧,左方首位坐着满头银发的血衣侯白亦非,其后是身着黑色常服的墨鸦。右方首位坐着胖似圆球的翡翠虎,后方则是一位面容儒雅的年人。

    莫尘从几人身扫过,脸露出温和的笑容,举杯道:“新年已至,新的时代即将开始,让我们举杯共饮一杯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纷纷举杯同饮。

    饮罢,翡翠虎红光满面,其挂着灿烂的笑容,笑道:“将军这话,俺老虎喜欢啊。咱们这一次可不是打开了新时代的大门,去年仅仅是纸张一项的利润高达十万金。

    至于将军提供的琉璃锻造之法等等,虽然技术方面还不够成熟,但所有项目加在一起,也盈利超过了三十万金。而经过大半年的摸索,其大部分的技术都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进展,如瓷器、琉璃镜等等。

    以老虎的预计,我们今年若是继续扩大纸张的生产,以及在其他项目加大投入,利润将会高达两百万金!”

    两百万金!

    众人闻言,皆是不敢置信地看向翡翠虎,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。

    韩国十数万大军一年的军饷,也不过十万金左右罢了。算是到了战争时期,军饷翻数倍左右,那也不过三、四十万金。可翡翠虎一年的利润,竟然高达两百万金之巨。

    两百万金,韩国一年的赋税也只有二三十万金左右啊!

    众人望着翡翠虎得意的笑容,心虽然不敢相信,却也找不到反驳的言语。

    莫尘脸露出满意的笑容,赞许地点了点头,道:“老虎做得不错,两百万金足以让我们开始第一步计划。”

    垄断,可是世来钱最快的办法。

    不管是那些精美诱人的瓷器,还是奢华靓丽的琉璃,又或者必不可缺的纸张。这些东西随便拿出去一样,都是堪称日进斗金的抢钱行当。更何况它们的制造技艺,全都是被自己独家掌控。

    若非自己身为韩国大将军,有着绝对的实力镇压那些心怀不轨的人,如此庞大的利益足以让任何人疯狂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自从瓷器纸张这些东西热销九州诸国之后,新郑城半年来抓捕的各国密探,往年多了十倍都不止。

    翡翠虎下方的年人闻言,双眸闪过一抹惊愕。

    两百万金,还只是第一步计划!

    韩国每年的赋税也只有二三十万金啊,大将军到底想要做什么事情,竟然需要如此多的钱财?

    莫尘感受到年人惊愕的眼神,脸挂着温和的笑容,道:“张相国可是心有什么疑惑?”

    张平闻言,站起身来躬身拜道:“张某不敢。”

    张平身为前任相国张开地的儿子,韩国的新任相国,自然不是没有眼色的人。他因为张家之事投靠莫尘不久,虽然有幸参加到这种机密的会议,但也知道多看多听少言的明哲保身之道。

    若非因,除了莫尘,整个韩国再也无人敢用张良,张平也不想走到今天这一步。

    张家只有张良一根独苗,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张家落寞,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儿子废掉。

    莫尘脸笑容不变,道:“相国若是心有所疑虑,大可坦言相告,无需顾虑太多。”

    张平心的疑惑,莫尘如何能够不知。

    他心定然是有所疑惑,两百万金的计划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早在当初张平投靠自己之时,莫尘有心将张家拉自己的战车。先不说张家在韩国的名望,不管是张平的父亲张开地,还是他的儿子张良,那可都是难得的人才。

    张开地年迈尚且不谈,张良可是被后世称之为谋圣的人物!

    自己若想要逐鹿天下,少不得各种人才的支持与帮助。虽然自己与张家有着小小的矛盾,但巨大的利益更能拉近人们之间的关系,不是吗?

    张平见莫尘说到这里,自知不能继续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同时他心也有些好与忐忑,那两百万金才能开始的计划,到底隐藏着何等惊天动地的秘密。自己若是知道了那等秘密,又是否会惹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张平脸露出些许的尴尬,躬身道:“张某对将军之前所说的话,确实有些疑惑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温和笑道:“本将军还以为何事,原来张相国是好此事。这两百万金虽然不少,但想要集诸子百家之言,向天下人授先贤之学问,可还是差了太多太多。”

    集诸子百家之言,向天下人传授学问!

    张平顿时想到了莫尘所建立的公学,双眸瞪成了牛眼一般,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将军这是何意,难道还想在整个韩国普及公学不成?

    自古以来,知识皆为贵族士人掌控,将军此举怕是要惹众怒啊。而且传播诸子百家先贤之道,似乎对将军并无特殊的用处啊?

    张平心震撼,却是怎么都想不明白,莫尘此举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深意。

    莫尘没有理会张平的震惊,侧首看向白亦非。

    白亦非脸神情平淡,双眸闪烁着微微的激动,举杯道:“大将军要求的五千精锐骑兵,经过小半年的训练已经有了相当不错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并且因为大将军提供的炼铁法,我们军备的强度有了相当大的提升。只是因为时间太过紧急,暂且只能准备出一万套的军备,将之全部提供给了骑兵部队。除此之外,火药已经有了六万斤的储备,连弩也已经制作了千柄。”

    莫尘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短短半年的时间,能够有如此底蕴,也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等到秦人入侵的时候,应该能够准备十万斤的炸药。虽然这些炸药算不多,但若是用在合适的地方,足以发挥出毁灭性的威能。

    至于连弩,能够储存十二只箭支,发射途无需换箭,可以说是古代版的机关枪。不管是用来防守,还是用来进攻,都是真正的大杀器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准备,秦人纵然是二十万大军来袭,又有什么值得畏惧!

    莫尘想到来自秦国的消息,眼闪过淡淡的杀机。

    希望,秦人会喜欢自己的这份礼物。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