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章 韩王赐婚,美人心计
    翌日,王宫。

    日上三竿,炽热的骄阳肆意的挥洒着光与热,将大地映照的一览无余,就好像要清除世界的一切邪恶。

    王宫,一处奢华大殿中。

    韩王有气无力地坐在主位上,不时慵懒地打着哈欠,一副还未睡醒的模样。而在大殿之中,莫尘与墨家巨子分别坐在大殿两侧。

    六指烟侠望着韩王昏昏欲睡的神情,眼中闪过几分忧虑。

    君上无人主之相,臣下却有着龙虎之相。韩国的乱局,怕是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若是往昔,韩国的乱局尚且无所谓,只是现在秦国大军已然开始准备,韩国若是生出什么乱子,当真是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。

    而韩国若是被灭,则天下局势必将陷入绝境。

    韩王双眸无神地向着下方望去,当他从莫尘身上扫过的时候,眼眸深处闪过几分阴翳。

    龙虎之相,竟然真有其事!

    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,莫将军竟然生出了这种变化。寡人的大将军啊,你为什么就不能让寡人安心一下!

    韩王眼眸中闪过几分杀机,侧首看向神情凝重的墨家巨子,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,道:“巨子能够光临韩国,当真是让寡人感到蓬荜生辉啊。只是不知巨子此次前来韩国,可是有什么要事?”

    六指烟侠闻言,收拾了一番心情,满脸郑重之色地拱手道:“墨殇此次前来,只为三事。一事为,秦人正在谋划韩国,企图策划一场大规模的入侵。根据我墨家得到的消息,秦人此次至少会动用十万兵马。”

    韩王闻言,顿时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双眸瞪得浑圆,额头浮现一抹细密的冷汗,脸上露出干涩的笑容,轻咳道:“巨子莫要与寡人说笑了,秦人去年刚刚经历一场大败,怎么会那么快再次发动如此庞大的战争。”

    六指烟侠微微摇头,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王上如此,国家焉能不败?

    他心中无奈,认真道:“秦人虽然经历一场大败,但是本身并未伤筋动骨。而且,此次秦人伐韩,更是有着天时之助。近年来秦国风调雨顺,国内各地皆是一片丰收的景象。”

    韩王额头冷汗密集,顺着胖乎乎的面容缓缓滴落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明白秦国的实力,也知道去年的那场战争,因为主帅信陵君被突然撤换,以至伐秦之战功败垂成,并未对秦国造成实质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可真是因为明白,韩王心中才更加感到胆寒。

    十万以上的大军,已经是韩国能够动用的全部兵力。此战若是失败,韩国怕是顷刻间就要覆灭啊!

    韩王想到这里,眼中多了几分恐惧,脸上也多了几许的苍白。

    六指烟侠好似没有看到韩王难看的脸色,郑重道:“在下此来的第二事,便是得到消息魏王近日病危,怕是难以撑过明年开春。而一旦魏王在秦人入侵韩国前甍,则秦人可能会加派更多的兵力,同时对韩魏展开攻伐。”

    韩王听到这里,只感觉眼前一烟,头脑变得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完了,全完了。

    赵国经历长平之战,已经无力抵挡秦人的攻伐。如今赵军正在攻伐魏国,将来魏国若是出现大乱子,想要让赵国帮忙抵挡秦国,只怕是白日做梦。

    而魏国自身出现乱子,又要面临秦赵两国的攻击,自然是不可能支援韩国。也就是说,韩国在明年的时候,将要独立对抗秦人的十万,甚至可能是二十万的大军!

    韩王艰难地咽了口唾沫,无力地抚着额头,低声道:“寡人的头疾又犯了,实在无力与巨子继续探讨国事。巨子若是有什么需要,尽管与大将军商谈即可。”

    韩王说着,身体摇摇晃晃地向着宫殿后方走去。

    六指烟侠望着韩王如此不堪的模样,脸色烟的犹如锅底一样。他长袍下的双手紧握成拳,其上青筋剧烈跳动。若非是六指烟侠明白现在的场景不对,真想对韩王大骂一声竖子不足与谋。

    韩王宫,后方一处奢华的庭院。

    胡美人慵懒的躺在矮榻上,绝美的俏脸上带着几分诱人的潮红,看起来平添了几分诱惑。她把玩着一方带着点点献血的布锦,明眸荡漾着诱人的春水,低声呢喃道:“那个冤家,真是和头蛮牛一样。”

    胡美人身后,立着两位面容倾国倾城,身材性感火辣的美人。

    她们听着胡美人的娇吟,其中一位身着粉色长裙的美人,掩嘴笑道:“宫主的天魔功已经接近大成,将军就算是铁打的牛,也要被宫主吸干了不可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身着鹅黄色长裙的美人俏皮的眨了眨眼睛,娇声道:“宫主第一次尝到男欢女爱的滋味,说不定是忘了自己身怀绝世武功哩。”

    胡美人听到两人的调笑,风情万种地瞥了两人一眼,娇哼道:“依本宫看,你们两个骚·蹄子肯定是发春了。下次本宫便带上你们,让你们知道什么是铁打的牛。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不禁没有羞涩,反而满脸欢悦地笑道:“好啊,好啊。莫将军不仅生得英俊潇洒,身体更是魁伟健壮。我们姐妹早就想尝尝莫将军的味道了,就怕到时候宫主反而不舍得了。”

    胡美人娇媚地横了两人一眼,对这两个发春的丫头实在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那个蛮牛,实在是太强了,自己一人还真应付不过来。若非弄玉那个笨蛋,自己今日怕是要露出破绽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胡美人回想着昨夜的美妙,俏脸上满是诱人的潮红之时,门外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胡美人手中捧着参汤,莲步款款地走到韩王身旁,娇声道:“大王这是怎么了,为何一头的冷汗,精神如此不济。”

    韩王喝了碗参汤,这才感觉心神平静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想到墨家巨子的话语,脸上满是苦涩的笑容,将今日在大殿上发生的事情,没有一丝遗漏地诉说了一遍,感慨道:“秦人若是大举攻伐,此次可就麻烦大了。”

    胡美人玉手遮掩樱唇,脸上满是温柔的笑容,娇声道:“王上真是糊涂了,巨子不远万里前来送信,定然是有了一定的准备。此次虽然麻烦,但若是将士用命,依旧有希望抵挡秦人的进攻。”

    韩王闻言微愣,恍然道:“对对,是寡人糊涂了。巨子不远万里而来,肯定是一定的准备。只是将士用命。”

    韩王想到莫尘身上的龙虎之相,眼中闪过几分无法遮掩的阴翳。

    胡美人看到韩王的表情,心中微微思量,便明白了他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她秋水般的明眸微动,精致的嘴角翘了起来,绝美的面容上露出醉人心神的笑容,柔声道:“大王若是担心大将军,何不暂且以重利安抚之。

    红莲公主不是想要嫁于将军,那就索性遂了她的心意。而大王若是担心将军不肯用命,可以封地诱之。”

    封地!

    韩王闻言,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,不满地看向胡美人。

    韩国已经这般情况,哪还有封地赐予他人。而且赐予封地容易,将来想要再收回来,那可就是难如登天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胡美人丝毫不在意韩王的不满,娇笑道:“封地,可不一定要韩国的土地。眼下秦人十数万大军来袭,大王何不许将军开拓之领地,皆作为赏赐赐予他。

    有此赏赐,大王何许担心将军不肯用命!

    而且大王也可借此机会,命将军全力准备大战之事,而剥夺其那新郑城守卫之职。”

    这。

    韩王闻言微愣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此法倒是妙计,无需韩国寸土,就能引诱将士用命,还能借此机会消除一个隐患。

    至于开拓疆土?

    韩王好笑地摇了摇头,以韩国现在的兵力,能够抵挡秦人的进攻已经是苍天庇佑,更何况开疆扩土?

    韩王想到这里,满脸赞赏的看向胡美人,赞叹道:“美人好计谋,倒是寡人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看向莲步款款地胡美人,疑惑道:“美人为何今日步伐散乱,可是身体有些不适。”

    胡美人脸上的笑容微僵,心中对莫尘昨夜的粗鲁无力吐槽,柔声道:“妾身早上扭到了脚,故而行走起来有些不适。如此小事,却要劳烦大王操心,实在是罪过。

    昨日,妾身命人寻了两位美人,大王今日操劳国事疲惫,何不去消遣一番心情。”

    韩王心中虽然疑惑,但是转瞬就被胡美人的话语吸引,笑道:“纵观这后宫佳丽千人,还是美人最懂寡人的心意啊。这些年来,美人为寡人寻得美人数百,真是难为美人了。”

    韩王想到胡美人这些年为自己寻得那些美人,脸上的笑容怎么都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这世上,从来只听闻后宫争宠,但美人却是如此懂寡人的心意,不仅从来不去争宠献媚,反而为寡人寻来一位位美艳动人的佳人。

    能有此美人相伴,真是寡人的福气啊。

    韩王想着往事,看向胡美人的眼神越发温柔,只感觉眼前的美人就是上天赐予自己的礼物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