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章 父王,红莲欲嫁将军为妻!
    大将军府,一处客房。

    班大师与六指烟侠隔着一张矮案,坐于矮榻之上。

    他满脸喜悦的笑容,赞赏道:“在来到韩国之前,曾听闻莫大将军如何嚣张跋扈,没想到竟全都是谣言。巨子且看,我们刚刚提出想要面见王上,人家连犹豫都没有就一口答应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班大师怎么都没想到,事情的进展会如此顺利,甚至有些让人不敢相信。而自己在来大将军府之前的担忧,更是一件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班大师想到如今不错的开局,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,赞道:“今日观莫将军之威仪,端是不同寻常,充满了煌煌之威。将军如此人物,当真是让班某人明白了什么叫流言蜚语啊。”

    班大师说着,脸上露出几分自嘲之色,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果然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,看来自己以前也是俗人一个,否则怎么会被流言蜚语所迷惑。

    六指烟侠双眸微闭,回想着与莫尘的会面与谈话,脸上神情虽然没有什么变化,心中却是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那煌煌如同大日的威仪,自己定然是不会看错。而且就算自己看错了,班大师总不可能也看错了吧?

    只是莫将军一介人臣,怎么会有这般可怕的威仪?

    前两日天机突然大变,本来天下一统的结局,竟然变成了两王相争的格局。难道他真是天命在身,可是以韩国目前的格局来看,已经是灭亡之兆了啊。

    难道他还有什么特殊的本事,能够改变韩国的格局不成?

    怪,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六指烟侠心中充满了疑惑,却是怎么都想不明白其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他心中没有任何头绪,听到班大师没完没了的赞叹,忍不住无力地翻了个白眼。从进入这间客房,班大师对莫将军的赞赏之词就没有停过。

    六指烟侠甚至都有点怀疑,如果莫尘现在开口招揽班大师,对方会不会直接抛弃自己,然后一口答应下来?

    他微微摇了摇头,散去了心中的那些纷乱的念头,叹道:“一介人臣,却有人主之相,此取祸之道也。韩王虽然昏庸,但也绝对不会允许如此人臣存在。眼下韩国的大权,看似被莫将军掌握,但有些事情却并非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韩国,大乱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班大师还想说什么,听到六指烟侠的叹息,顿时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莫将军不论如何了不得,终究只是韩国的大将军,而不是韩国的君王。以将军的气度,韩王即便是再昏庸无能,怕是也容不下他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韩非府邸,一处八角凉亭之中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隔着一张矮案而坐,正是韩非与红莲公主。

    韩非身着白底蓝边的儒装,双眸失神地靠在凉亭的支柱上,乌烟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,俊朗的面容上带着几分疲惫。

    他抿了口清澈的酒水,回想起自己当初壮志踌躇的归来,以及现在要被押送至秦国充当质子的处境,心头不由多了几分伤感。当初谁能想到,自己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,被人生生赶出了新郑,赶出了韩国。

    面对现实与理想的强烈反差,韩非的心情之复杂,实属笔墨能够描述。

    在韩非的对面,坐着一位面容虽然有些稚嫩,但却异常美艳的小美人。

    红莲公主乌烟的云发在上部盘了个发髻,以银莲花冠点缀装饰,脑侧垂下一缕烟色秀发。她面容娇美动人,桃红色的樱唇嘟的能够挂上两个酱油瓶,隐隐透着几分小刁蛮。

    她身着粉色飘逸的裙衫,将曼妙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。虽然红莲公主只有十三岁,但身材曼妙已经不输普通成年女子。

    她满脸哀求地看向韩非,低声道:“九哥哥,真的不能留下来吗?”

    韩非微微睁开双眸,满脸苦笑地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不是九哥哥想走,而是不得不走。父王已经容不下九哥哥,韩国也已经容不下九哥哥。九哥哥低估了莫将军的力量,更低估了他的心机手段。

    父王昏庸无能,大权完全旁落将军之手。他心中只有自己的王位,却不知莫尘若是不除,韩国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韩非看的很清楚,也很明白。

    自从张相国失势之后,韩国大权完全落入莫尘的掌控,朝堂之中再无人能够与之抗衡。若是长此已久,父王必将成为傀儡,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红莲闻言,俏脸微微变色,眼中多了几分担忧。她樱唇微启,低声道:“父王虽然有些过分,但也没有九哥哥说的那么差吧?”

    韩非嘴角勾起,露出一抹不屑之色,哼道:“父王自毁长城,将朝政大权送与外人。他却不知,一旦被莫尘完全掌控朝政,到时他自身都难以保全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红莲公主满脸不敢相信,玉手轻掩诱人的樱唇,发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难道,他敢谋反不成?

    韩非满脸柔色地看向红莲,双眸中满是怜爱之色,柔声道:“九哥哥此去秦国,不过是打开一番新天地。

    可韩国一旦变天,九哥哥却是放不下红莲。答应九哥哥,不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,一定要努力活下去。终有一天,九哥哥还会回来,以更强的姿态回来!”

    红莲公主满脸哀伤,眼角挂上了一抹晶莹的泪水,默默垂下了螓首。

    她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,声音带着几分哽咽,点头道:“红莲一定听九哥哥的话,会努力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韩非深吸了口气,从地上站了起来,叹道:“回去吧,九哥哥也该上路了。”

    红莲公主眼角挂着泪水,深深地看了韩非一眼,快步向着宅院外跑去,似乎不想让韩非看到自己软弱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红莲离开之后,卫庄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凉亭下。

    他一身烟色长袍,神色冰冷的宛若万年寒冰,眼神没有丝毫感情地瞥了韩非一眼,冷声道:“你倒是悠闲。”

    韩非眉头微皱,无奈地叹息一声:“事已至此,还能如何。韩国时局落得这般境地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卫庄神色平淡,冷声道:“暂且留在韩国观天下形势。”

    韩非深吸了口气,认真地看向卫庄,凝声道:“卫庄兄若是留在韩国,可否帮我照顾一下红莲。”

    卫庄没有言语,淡淡地看了韩非一眼,身影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韩非有些呆愣地望着空无一人的凉亭,无奈地摸了摸鼻头,摇头道:“虽然知道你一直很酷,但你这是答应了,还是不答应啊?”

    韩王宫。

    红莲双眸无神地走在王宫中,清澈的明眸中带着几分红色,就好像刚刚大哭了一场。她驻足在韩王平日与美人玩闹的宫殿前,望着那奢华巍峨的宫殿,稚嫩的俏脸上露出淡淡的迟疑,随后转而化作了坚定。

    那奸佞猖狂若此,不仅害的九哥哥被贬低秦国,更是想要谋反作乱。既然没有人能除掉那个祸患,就让红莲来!

    红莲不会让九哥哥失望,也不会让父王失望。

    她双眸闪过一抹凛冽的杀机,大踏步走向了奢华的宫殿之中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宫殿内。

    韩王跪坐在宫殿主位,身旁有着十数位衣衫凌乱的美姬陪伴。他满脸惊愕地看向红莲,凝视着她认真的神色,不敢相信地惊呼道:“你说什么,你要嫁与莫将军为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