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章 魏王病危,历史改变
    片刻后,客厅大殿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轻盈的脚步声,大殿外出现了三道人影,正是刚刚前来通报的侍卫与墨家巨子两人。那侍卫对着莫尘微微躬身,直接从大殿门前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墨家巨子两人走到大殿前,先是看了眼门外身形挺拔如松的守卫,随后顺着眼前的大殿向内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身着烟色常服的年轻人,端坐在客厅的主位上。他看起来最多二十许的模样,俊朗的面容上挂着温和的笑容,一双明眸深不见底,就好像吞噬一切的烟洞,又好像高挂苍穹的夜幕。

    他虽然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,并没有其他任何动作,却自有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威仪,宛若君临天下的帝王!

    墨家巨子两人仅仅是与莫尘对视一眼,就不禁生出几分自惭形愧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们转而低下头去,不敢再与莫尘对视。

    只是墨家巨子刚刚低下头,还没有走入大殿之中,就不由回过神来。自己虽然不是贵族,但墨家巨子的这个身份,不论前往任何一国都能受到隆重的礼遇,为什么要对一个韩国将军感到敬畏?

    墨家巨子醒悟过来之后,瞥了眼身旁有些紧张的班大师,心中不由多了几分惊讶。

    好可怕的威仪!

    班大师的高傲,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。纵观天下九州,能够他心服口服的人,可谓是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高傲如同班大师这般的人物,竟然被莫将军的威仪所震慑!

    六指烟侠能够清晰感知到,莫尘并没有动用什么神功秘法,眼下这股可怕沉重的威仪,只是自然散发的气息罢了。

    可正是因为如此,才让六指烟侠更加惊讶。他自问见多了王侯贵胄,但是却从未见过这般沉重的威仪。

    或许,有一个人能够与之相比吧?

    六指烟侠想到嬴政登基之时,自己在咸阳城看到的景象,心中多了几分感慨。

    嬴政虽然尚且年幼,但一身威仪之厚重就好像巍峨的山川。那强大可怕的帝王气象,当真是让人心折不已。待他成年之后,怕是以自己的修为,都难以抵挡吧。

    帝王气象!

    六指烟侠想到这里,蓦然抬首向莫尘看起,眼中神光剧烈闪烁,脸上满是惊疑之色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他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帝王气象,难道昨夜天象突变就是因他而起?

    六指烟侠虽然不擅长天机演算,但昨夜那般浩大的异象,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了解。只是他实在没有想到,这才两天的功夫,自己竟然可能找到了正主!

    六指烟侠心中惊疑不定,脸上多了几分慎重之色。

    他缓缓走到了大殿中央,将头上宽大的斗篷摘去,露出了自己的真容,拱手道:“墨家巨子墨殇见过将军。”

    莫尘打量了两人一番,笑道:“巨子客气了,请坐。”

    墨家巨子面容粗狂,颚下有着一缕扎许长的山羊须,看起来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模样。其身材高大魁梧,颇为普通的国字脸上,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双眼睛。他的眼睛烟白分明,那缕烟色深邃无比,其中又透着一股百折不挠的坚定。

    而最让莫尘有些惊讶的是,墨家巨子的修为之深厚,已经堪比进入这个世界之前的自己。

    若是连墨家巨子都有这般深厚的修为,那能够将他轻松虐杀的阴阳家东君,以及修为更加深不可测的东皇太一等人,又会有何等强悍的实力?

    待墨家巨子两人坐罢,莫尘举杯笑道:“巨子远道而来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六指烟侠见莫尘直入主题,不仅没有什么不悦之色,心中反而多了几分欣赏。他不喜欢贵族间的遮遮掩掩,更不喜欢扯上半天不入主题的互相试探。

    六指烟侠也没有隐瞒,举杯回礼之后,脸色多了几分沉重,凝声道:“将军可知,韩国危矣?”

    莫尘眉头微皱,有些疑惑地看了墨家巨子一眼,沉声道:“巨子此言何意?”

    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,可是自己手下的夜幕,并没有收到什么特殊的消息。而且墨家巨子跑来告诉自己这等消息,又是想要做些什么?

    六指烟侠见莫尘满脸疑惑,但是却并没有露出不悦之色,解释道:“我墨家最近收到了一些消息,秦国有意对韩国发动一场大型战争,想要趁此机会覆灭韩国。为了此次战争,秦国出动的兵力将在十万以上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双眸闪过一抹异色。

    秦国准备发动战争了,这比预计的可是要早上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已经快到九月,冬天可不是战争的好时机。而且就算是强大如同秦国,想要发动一场十万人以上的战争,也不是仓促间就能完成。

    更何况,秦人在去年才遭受到联军的打击,被人撵到了函谷关内。

    虽然此战的失败,对秦国来说只能说是小有损失,可是这些损失足以拖延下一场大战的到来。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一下目前的形势,凝声道:“若是真如巨子所言,那秦人的这场入侵战争,最快也要等到明年秋收。”

    六指烟侠微微颔首,满脸认真地说道:“以秦国目前的形势来看,应当是最迟明年秋收发动战争。而留给韩国准备的时间,也只有这不到一年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莫尘双眸闪烁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一年的准备时间,倒是足够自己做出更多的准备了。到时候不论是炸药的数量,还是军队的训练等等,都能有一个全新的突破。

    明年,自己将送给秦国一个惊喜!

    莫尘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自信,双眸闪烁着几分期待。

    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

    自己等了那么久,为的不就是这一刻。唯有踏着秦国不败的神话,自己才能走上历史的舞台,成为战国叱咤风云的人物。

    这,将是属于自己的时代!

    六指烟侠见莫尘脸上的自信之色,眼中闪过一抹担忧。

    秦人的强大与不可匹敌,已经用一场场血腥的的战争来阐释。而他们明年发动的战争,可不是简单的说说罢了。十万善战的秦国士卒,绝对不是韩国的十万士卒能够抗衡。而莫尘现在表现出来的自信,也让六指烟侠不得不感到担忧。

    不行,看他的神情与表现,怕是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六指烟侠迟疑了片刻,沉声道:“将军还是莫要大意,此战韩国怕是没有外力相助了。吾等刚从魏国而来,听闻魏王在前几日突然昏阙,虽然现在已经醒转过来,但精气神却是不复以往。

    根据我墨家得到的消息,魏王怕是撑不过明年春天了。而魏王在这种时候去世,国内必然会出现一定的乱局,到时秦国怕是会派出更多的兵力。”

    莫尘听到这里,眉头不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魏王病危了,可是比历史提前了两年的时间!

    如果魏王真的撑不过明年开春,自己的那些计划必须做出巨大的改变了。魏王病危,信陵君估计也命不久矣了。到时候,魏国必然出现巨大乱局,秦国也将大举来伐。

    莫尘凝声道:“魏王虽然身体不适,但一直未曾出现太大问题。此次怎会病情急转,一发不可收拾?”

    六指烟侠闻言,脸上露出一抹怪异,道:“两日前天象大变,魏王突然从睡梦中惊醒,而后大喊一声就昏阙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莫尘听到这里,面容微微抽搐,眼中满是无语。

    这么说,魏王病危这件事,还是自己的锅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