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章 墨家巨子,纸张问世
    自从两日前紫兰轩被大军清剿,新郑城的氛围就变得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新郑城的夜晚,往日喧闹的景象一去不复返,大街上满是来回巡逻的韩国士卒。不管是什么人走在深夜的街道上,都会被巡逻的士卒拦下盘查身份。但有胆敢反抗者,直接就地处决。

    即便是白天的时候,也能在新郑城的各处主要街道上,看到来回巡逻或者直接站守的士卒。他们警惕地打量着来来往往的行人,就好像要将所有人看透一样。

    在新郑城的一处酒楼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说了吗?公子韩非因为紫兰轩之事受到牵连,明天就要被送往秦国当质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韩非,他算什么。你怕是不知道,就连张相国与莫大将军都受到了牵连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连张相国与莫大将军都受到了牵连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张相国与莫大将军可是我韩国之柱石,怎么可能都因为此事受到牵连?”

    “呵,这你们都不知道。张相国之孙张良与韩非公子走的太近,也被牵扯到了紫兰轩谋反一案。张相国因为此事受到牵连,如今虽然还没有被革去相位,但已经被大王禁足家中反思。

    至于莫大将军,听说是因为守卫新郑不利,让紫兰轩潜伏了如此之久,因而被大王罚去了一年的俸禄。”

    “张相国虽然没有被革去相位,但是张良被安上了谋算的罪名,他们张家也没有什么盼头了。不过张良与紫兰轩牵扯颇深,张家没有被满门抄斩,已经是王上开恩的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。听说王上本打算将他们全部处死的,只是因为大将军开口求情,才免去了他们的死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大将军为张相国他们求情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吧,谁不知道张相国与莫大将军的关系何等恶劣,可谓是水火不容之势。大将军没有落井下石已经是难得,竟然还会为他们求情?”

    酒楼二楼,一处偏僻的角落中,两道人影隔着矮案对视而坐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身披烟色的斗篷,将全身笼罩在烟色之中,就好像行走于烟夜的使者。因为宽大斗篷的遮掩,让人看不到他的真实面容,只能从他的身形判断,应当是一位相当魁伟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坐在那里,随意地把玩着普通的茶盏,粗糙的大手上竟是六根手指。此人正是当代墨家巨子,名震天下的强者之一六指烟侠!

    在六指烟侠的对面,坐着一位身材矮胖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他胖乎乎的面容上挂着温和的笑容,一双瞪得浑圆的小眼睛看起来颇具喜感。只是继续向下望去,却让人不由汗毛竖起。只见在他左手的位置,并非寻常的手臂,而是一支木制的机械手。

    此人却是墨家最顶尖的机关大师,名动天下的班大师。

    班大师听着下方的谈话,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,恭敬道:“巨子,眼下韩国出了如此大的变故,只怕很难抵挡秦国的下一次进攻。”

    六指烟侠放下了手中的茶盏,微微摇头道:“现在张相国失势,韩国的大权完全被莫大将军掌控,短时间内倒是最有希望抵挡秦国的进攻。

    只是莫将军独掌大权,韩国的权利已经完全失衡,怕是韩国的祸事不远矣。就算他们能抵挡此次秦国的进攻,但距离灭亡之期也是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班大师闻言,眉头紧紧皱了起来,叹息道:“哎,秦国大势已成,这天下真不知道还要增添多少杀戮。”

    六指烟侠沉默了良久,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。

    天下九州战乱数百年之久,诸侯们互相攻伐杀戮,以至天下生灵涂炭。若是能够天下一统,到时世上再无战乱之祸,或许是一件好事也说不定。只怕秦法严苛,到时百姓不仅无法休养生息,反而会陷入更深的灾难之中。

    班大师见六指烟侠陷入沉默,迟疑道:“巨子,那我们如今是否还去求见韩王。”

    在班大师与六指烟侠的行程中,此次应当是先去拜会张相国,然后再由张相国引荐韩王。只是现在张相国自身难保,他们自然不会再去拜会。

    六指烟侠沉吟了两秒,认真道:“自从去年秦人被信陵君打回函谷关内,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。此次秦国重整旗鼓归来,发兵十万由名将蒙骜领军,意欲一举灭掉韩国,震慑周边诸国。韩国若是有失,则天下大势再也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虽然韩国出现了这种变故,但我们还是尽量努力一下。但愿能够让韩王明白,韩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。

    最让我担心的事情,还是魏国的变化。传闻魏王身体不好,并与信陵君生出了间隙。一旦两者发生不可挽回的冲突,对秦国来说则是天赐良机。”

    班大师满脸为难,低声道:“可是张相国已经失势,我们在韩国并无其他相识。若是无人引荐的话,怕是难以见到韩王。”

    六指烟侠沉声道:“既然张相国已经失势,那我们就去拜访一下莫将军。”

    班大师脸上满是为难之色,嘴唇微微开合,最终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传闻那位莫大将军嚣张跋扈,可不是好相处的人。但愿对方能够明白天下大势,否则事情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大将军府,客厅。

    莫尘随意地侧卧在长椅上,手中把玩着青铜酒樽,身旁有着数位倾国倾城的美姬侍奉。他双眸微闭,脸上满是慵懒之色,似是在享受难得的悠闲时光。

    弄玉跪坐在大殿下方,玉手在无弦的古琴上轻轻拂动,留下宛转悠扬的心弦之音。她在弹奏之时,偷偷地向莫尘望去,晶莹的明眸中流露出淡淡异色。

    师父曾经说过,心弦之曲的妙处,大奸大恶之人不可得,庸俗凡人不可得,唯有至情至性之人可闻。世间若是能得可闻心弦之曲者,当为知己矣。

    可是,他怎么会是至情至性之人?

    弄玉想着紫女等人对莫尘的评价,以及他在韩国的所作所为,不得不怀疑师父是不是搞错了什么。这种人,会是自己的知己?

    就在弄玉失神的时候,莫尘轻轻晃动着酒樽,满脸悠闲地抿了一口,平淡道:“你的心,乱了。”

    弄玉闻言,从沉思中惊醒过来。她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,粉嫩诱人的樱唇微开,有些傻傻地看向莫尘,明眸中透着几分难以置信,以及淡淡的复杂。

    他,真的能够听懂自己的心?

    莫尘享受着美人们的按摩,连眼睛都懒得睁开,平淡道:“琴由心生,你的心乱了。算了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莫尘话音刚落,大殿外传来一阵难以压制的兴奋之声:“将军,将军成了,成了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那声兴奋的声响,只见身着华丽紫色服饰的胖子,从客厅的大殿外奔了过来。他胖乎乎的圆脸上满是汗珠,其上透着遮掩不住的兴奋与激动。他吨位实在太过庞大,每一步落在坚固的青石地板上,都让大殿跟着微微颤抖起来,就好像随时都可能倒塌一样。

    翡翠虎怀中抱着一个木盒,大口喘着粗气跑到莫尘身前,还不待他开口询问,就兴奋地喊道:“将军,纸张造出来了,完美,完美啊。我们要发了,要发了!”

    翡翠虎将木盒放在莫尘身前的矮案上,兴奋的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纸张,造出来了。这才多长时间,怎么可能?

    莫尘闻言,惊愕地望着激动的翡翠虎,其中透着几分不敢相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